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藏尸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深夜,月色正当头,将这一片地域照的很光明。如果是文人看到,说不定会吟上一两首太古的诗歌,来赞扬这可喜可爱的月光。但是,有的人喜欢就一定会有人不喜欢。比如说强哥,他就不喜欢。
    强哥开着他的奥迪A8,在这一片月色中匆匆划过,都市的夜景他没有心情去理会,车窗外羡慕的眼神他也没工夫去理会,他只是开着车一路奔向城郊——他是去藏尸。
    藏尸!难道他杀人了?不错,他确实杀人了。强哥是靠黑道起身发家,手上也有好几条人命,但唯独这一次,他却有着从来没有的紧张。因为他杀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儿子!或者又可以说,不是他的儿子。
    早在很多年前,强哥在火并中被人伤了下体,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为了一个黑道老大的尊严,他将当时知道他底细的小弟全部封口,他瞒住了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有了一个儿子!这在平常人眼中视为狂喜的事情,在强哥心里却引燃了熊熊的烈火!

    在一开始,强哥并没有去调查这个孩子哪里来的,因为他也想要个儿子来续后,所以他只是对他的妻子进行了惩罚,但留下了孩子。记得那也是一个月色明朗的夜晚,强哥开着车同样是往城郊走,但车的后备箱里却躺着他的结发妻子冰冷的身躯。他当时的眼神并不是现在的迷茫和惶恐,而是彻骨的坚定。凡是辱他尊严的人,必须死!很快,他就选定了一片小树林,挖了一个两人多深的坑,将妻子埋了进去。回到家后,他用再镇定不过的语气对儿子说——你妈妈不要我们了,跟着别人跑了。
    孩子很懂事,从小到大都很懂事,他从来不和别的小孩子一样哭着找妈妈,这让强哥逐渐放下心来。强哥对他也是关怀备至,如同亲生儿子一般。但是渐渐的,强哥觉得儿子有点变了。最初,儿子只是喜欢摆弄女人的衣服,那些衣服都是他妈妈留下的,强哥一直没扔掉。他看到儿子抚摸衣服的样子,就像一个女人在精心挑选要穿的衣服一样,但是强哥并没在意,他以为是孩子想妈妈了。后来有一次,强哥应酬完回来后,突然发现儿子在他母亲的穿衣镜前试穿他母亲的衣服,把一开始没看清脸的强哥吓了个半死,随即他就觉得事情不对,把自己的儿子狠狠地打了一顿,并警告他不许再穿女人的衣服。但是,这一次的胖揍好像起了反效果,自己的儿子越来越不听话了,常常违反强哥的命令,去穿他母亲的衣服,甚至开始在脸上涂涂抹抹,口红、眼影之类,儿子用的比一个女人都熟练。而且,儿子还经常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那个眼神很熟悉,而且让强哥毛骨悚然——那是他死去的妻子的眼神。

    
    强哥终于扛不住了,他一怒之下,将他妻子以前的所有东西全都付之一炬,他觉得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更加诡异的事情出现了,那些被烧掉的衣物,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一件件的又出现了!而且还和以前的那些衣服无论从颜色上还是面料上都丝毫不差!他以为是儿子偷偷从外面买了的,就派了一个私家侦探去跟踪儿子,当天,侦探就把照片和录像传给了强哥。让强哥倒吸一口冷气的是,自己的儿子中除了学校哪里都没去过!他昨天亲手给儿子收拾的书包,今天儿子的书包除了在背上就是在书桌洞里,但是等儿子回到家后,赫然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件他亲手烧过的衣服穿在了自己身上!并且还从书包里拿出了一系列化妆品坐在镜子前描描画画!强哥觉得遍体生寒,他甚至觉得,在这个阴冷的屋子中,并不是只有他和儿子,那个女人,她一直都没离开过!

    他觉得有必要和儿子好好谈一谈了,就向卧室走去。儿子端坐在梳妆台前,认真地在脸上涂抹着。本来他儿子就瘦小,这又穿上女人的衣服背对着自己,让刚走进来的强哥浑身哆嗦了一下,他以为坐在那里就是那个贱女人呢!强迫自己冷静下后,他悄悄地靠近儿子,想看看儿子平时都怎么化妆,一步、两步、近了、更近了、已经可以通过梳妆台上的镜子看见儿子的脸了。他往梳妆镜上仔细看去——啊!~镜子上竟然出现的是一张女人的脸!!就是他亲手杀死的妻子的脸!
    啊!!!你是谁!!你明明已经死了!强哥疯狂大叫了起来!
    只见那人缓缓地站起身来,并将脑袋一寸一寸地转向了强哥。一张让粉底打得惨白的脸,和猩红的口红修饰过的脸,呈现在强哥面前,那是他的儿子。
    儿子一步一步地向强哥走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对强哥说:“怎么了爸爸,我是您儿子啊。”但是声音,却是一个女人空洞的声音!
    强哥一步一步后退着,他摇着头,好像傻了一样喃喃地说:“不可能啊,你已经死了!你明明死得不能再死了,为什么会在这儿!”
    儿子用女人的腔调碟碟怪笑着,并不说话,只是随着强哥的步伐,一步一步跟进着,那摇摆的身影在灯光下透着十足的阴森。
    强哥还在退,他倒退到了床边,就不再后退了,因为他的枕头下,放着一把他年轻时用的枪,他的手,已经摸到了枪把上!
    “你去死吧!”强哥大吼一声,甩手就对着那颗惨白的脑袋开了一枪——呯!

    
    儿子倒下了,惨白的脸上除了嘴巴,又多了一个腥红的洞,潺潺地往外流着血和白色的物质。
    强哥好像虚脱了一样,他不知道自己是杀了儿子,还是“又”杀了老婆。他只是木然地拿来一个编织袋,动作娴熟的将尸体塞进了袋子里,拖到了车的后备箱里,一切和那次杀掉自己老婆时的情景一模一样。那天,好像也是这么明亮的月光。

    开车的强哥看着明亮的月和周边熟悉的景物,他甚至是错觉到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了几年前。但是车里的尸体却在提醒他,他不是。使神差的,他又来到了埋藏妻子尸体的小树林。
    夜深了,林子里很静很静,连月光都无法照射进来。强哥跌跌撞撞地拖着口袋,摸索着来到一块平地上,然后开始一铲子一铲子地挖土。挖着挖着,他感觉铁锹好像触碰到了什么东西,很硬,和石头差不多。强哥就蹲下身子用手去清理土里的东西。就在他的手触及到坑边的时候,突然一只冰冷的手从坑里伸出来,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胳膊!强哥大惊失色就猛地一拽胳膊——“哗啦”一声将一个人从坑里拽了出来!强哥跌坐在地上,太黑了,他看不清直挺挺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但是他又隐隐觉得这四周有些熟悉。就在他不知所措时,只听一个怪笑着的女声响在耳边:
    “嘻嘻,我们一家团圆了!”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