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女儿回来了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刘方华给老婆李萍倒了杯水,李萍应付式地喝了一口,继续看着手中的一张照片。刘方华在心中叹了口气,说:“很晚了,回房睡吧。”
    “你先去睡吧,我睡不着,我多陪晴晴一会。”李萍依旧看着手中的照片,她双眼红肿,容颜憔悴,看似一个重病之人。
    刘方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十一点,夜深了,自从办理了女儿晴晴的身后事,老婆已经一个星期没好好休息了,再这样下去,刘方华不敢再往下想,没有了女儿,老婆就是他唯一最牵挂的人,所以一定要老婆好好休息。
    “好吧,我也不睡了。”刘方华使出激将法,他从女儿书架上取下一本相册,逐页翻看,里面全是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人不在了,留下的只有照片,谁能想到,一个星期前还在活蹦乱跳的女儿,如今已化为骨灰。
    李萍的泪水沿着脸颊顺流而下,打在手中女儿的照片上,她说:“你去休息,这个家目前只能靠你支撑了。”

    刘方华放下相册将李萍搂入怀中,说:“女儿也不想看到我们这样,我们必须坚强,女儿泉下有知才会欣慰。”
    李萍哽咽着说:“不,我睡不着,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们的女儿,都怪我们不好,我们这辈子都无法弥补她了。”
    “爸爸,妈妈——”
    李萍一下从刘方华的怀里挣脱出来,惊异地望着他。刘方华也是大惊,刚才那喊声——竟然是女儿刘晴的!
    刘方华小声地问:“我们是不是听错了?”
    李萍有点激动地说:“好像是晴晴在叫我们。”
    刘方华斩钉截铁地说:“怎么可能,肯定是我们听错了。”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快给我开门呀!”
    两人互望对方,眼神混乱,这次没有听错,真的是晴晴的声音。李萍一把掀开窗帘,只见楼下的院子里,一个身形单薄的女孩正仰望着自己的房间,脸上尽是期待,不是晴晴是谁。
    见李萍掀开窗帘,刘晴开心地招了招手,嘴唇一开一合,好似没有声音,但李萍和刘方华两人都能听到是女儿在呼唤爸爸妈妈。
    “晴晴回来了,太好了,我去给她开门。”李萍说着就要下楼。刘方华心中惊骇莫名,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晴晴还魂了,曾听人说人死后的第七天魂魄会回家,难道竟是真的,但是,作为一名唯物主义者,这实在太难以置信了。

    
    刘方华比李萍镇定得多,他一把拉住李萍,神情严肃地说:“晴晴已经不在了,下面那个不是我们的女儿。”
    “你说什么!”李萍声色俱厉,额头青筋突兀,“怎么不是我们的女儿,你没听见她叫我们给她开门?”
    刘方华一巴掌扇在李萍的脸上,大声说:“你醒醒,晴晴不在了,下面那个不是晴晴,晴晴有家里的钥匙,是她的话她可以自己开门上来。”
    李萍抚着被老公扇疼的半边脸,泪水夺眶而出,反驳说道:“晴晴离家七天了,钥匙肯定丢了,我要去给她开门。”
    “不行!”刘方华挡住门,“不能下去。”
    “你让开。”
    “不让。”
    “爸爸妈妈,你们吵什么呢,快开门呀,我回来了。”晴晴的声音居然已不在楼下,而是门后!
    刘方华只觉一股电流从脊髓直串后脑,令他遍体生寒,再挪不开半步。

    李萍也是一怔,片刻后她蓦地冲过去撞开刘方华,咔塔一声,开了门。
    刘方华被撞在一边想要阻止已来不及,他倒吸一口凉气,心道不好。
    门外却没有人!
    “晴晴呢?”李萍大失所望地望着过道。刘方华一惊,迅速挡在李萍身前,过道上果然什么都没有。
    “爸爸妈妈,快开门呀,我在下面。”晴晴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李萍绕过刘方华,疾奔楼下,刘方华见势不妙,也跟了下去,李萍迅速打开客厅的玻璃门,叫道:“晴晴,妈妈开门了。”谁想院子里空空如也,哪有个半个人。
    “妈妈,我在大门口,快给我开门呀。”
    李萍不等急追而来的老公,人已跑向大门,打开门一看,昏黄的路灯下,一个女孩满心欢喜的站在门口,犹如黑暗中的一点星光。
    李萍目瞪口呆了片刻,忽然一下子抱住了刘晴。
    刘晴也紧紧地抱着李萍,将头埋在李萍的怀中,小声地说:“妈妈,我回来了。”
    刘方华这时也来到门口,一见果然是女儿刘晴,心中七上八下,喜忧参半,这究竟……女儿难道真的还魂了?
    刘晴朝刘方华一笑:“爸爸,我回来了。”
    刘方华呆站在原地,说:“晴,晴晴,真的是你吗。”
    刘晴皱着眉头,说:“当然是我了,你们真是的,我只是出去玩了一会,又不小心把钥匙弄丢了,喊你们半天也不给我开门,我知道要高考了,但也不至于这样惩罚我吧,我上上楼看书还不成么。”
    “对,上楼。”李萍紧紧牵着女儿的手,生怕她会突然间消失掉似的,“妈妈给你做好吃的。”
    经过刘方华身侧的瞬间,刘晴闪电般牵住了刘方华的手,刘方华大惊,想要避开已来不及,但那手,很温暖啊。

    
    三人回到刘晴的房间,刘晴拧亮书桌上得台灯,翻开一本《高考试题》,转头对刘方华和李萍说:“要高考了,你俩睡觉去,我不会让你俩失望的。”说完一本正经地开始做题。
    刘方华和李萍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这是怎么回事,晴晴一向不是最烦做题的吗,怎么现在却像变了个人似的。
    “别做了晴晴,让妈妈好好看看你。”李萍坐在床上,拉过刘晴抱在怀中,“你瘦了,是爸爸妈妈不好,妈妈要抱你一晚上,明天给你做你最爱吃的麻婆豆腐。”
    “你这是怎么了。”刘晴一下从李萍怀里挣脱出来,“一个月后就高考了,你俩还在这影响我,睡觉去。”说着将李萍和刘方华推出了房间,锁上了门。
    刘方华和李萍呆站在门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女儿明明一个星期前出车祸去世了,何以会在死后第七天回到家中,难道那一切只是一场梦?转念又想,肯定是老天保佑把咱们的女儿送回来了,这简直是天降鸿福,两口子开心得在刘晴门口守了一夜。
    天刚蒙蒙亮,刘晴像以前一样起床上学,李萍无论如何也要送刘晴到学校,如果可以,她甚至想陪着刘晴一起上课,直到放学,分分秒秒地陪着她。路上碰到不少熟人,这些熟人见到母女俩都像往常一样打招呼,李萍稍微释怀,看来只是一场恶梦,晴晴没有死。
    刘晴像以前一样上学放学过了几天,刘方华和李萍才安心下来,的确是一场恶梦,晴晴并没有离开他们。就这样,似乎回到了一家三口的日子,晴晴也更懂事了,每天温习功课,备战高考。

    一个月一晃而过,高考结束后,刘方华和李萍决定带刘晴出去旅游,刘晴却哪里都不肯去,说是没心情,等成绩出来了再说。刘方华和李萍大感意外,均想若是以前晴晴一定开心的恨不得立马动身,如今怎么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但他俩工作实在太忙了,能不请假就最好不要请,于是从了刘晴。
    刘晴每天呆在家里做饭,打扫房屋,足不出户。刘方华和李萍每天忙于工作也没怎么在意,只觉女儿长大了,懂得体谅关心父母。
    一个月后成绩出来了,刘晴的分数上了本科线,又一个月后的某天,这天刘方华和李萍下班回家,饭桌上像往常一样摆好了饭菜,刘晴笑容满面地站在一旁,待刘方华和李萍走近后,她突然从身后亮出一封邮件,大声说:“爸妈你们看,这是什么。”
    刘方华和李萍一看,顿时双眼放光,是一份本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啊!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前,两口子高兴得一个劲地给刘晴夹菜,刘方华还特意开了一瓶红酒给女儿庆功。

    “晴晴,”刘方华举起杯,“祝贺你,我们一家三口干一杯!”
    李萍也举起杯子,开心地说:“为晴晴的大学,干一杯。”
    刘晴举起杯子,与父母碰杯后,酒杯刚到唇边,突然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鲜血和红酒混在一起,染红了杯子。
    刘晴倒在地上。
    刘方华和李萍急坏了,刘方华抱起刘晴要去医院,刘晴扯了扯刘方华的衣领,含糊地说:“爸,妈,别折腾了,我该走了。”
    李萍一听,好像明白了什么,可如何能够接受,泪水夺眶而出,她说:“傻孩子,你要去哪,你哪也不许去,就这样陪着我们。”
    “不,妈妈,”刘晴气若游丝,“时间到了,我早不该在这里,你们知道的,其实我回来一是为了完成你们的心愿考起本科,二是尽我所能尽些孝道。”
    刘方华和李萍这才恍然大悟,刘晴不肯去旅游而是每天在家做饭完全是为了尽孝道,更让两口子悲痛欲绝的是,刘晴以前成绩平平每天被他俩压着读书,正是那天吃饭的时候刘晴因为受不了他俩一个劲地夸某某的女儿学习如何如何好,反之比较女儿如何没出息,刘晴一怒之下和他俩大吵了一架跑出家门,谁知刚出去就发生了车祸,讽刺的是刘晴回来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实现他们的愿望。
    此时,刘晴的眼睛已永远闭上了。刘方华抱着女儿的尸体黯然神伤,李萍不住倒吸凉气,浑身颤抖,她忽然将那份《录取通知书》撕得粉碎,哽咽着说:“这哪是录取通知书,分明是张催命符。”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