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对面的女邻居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小文搬进新居时起,他的对面就一直没有人住,最近搬过来一个女住客,女人很怪。大夏天的,就围着一条粉红色的围巾。不过女人脸很白净,身材高挑,按常理来讲女人爱换衣服,可她几个月以来每天都穿着那身浅紫色的套装。平时上下楼,上下班的总会遇见,小文也是个文化人,每次见面免不了客气一番,而女人却冷若冰霜,不理不睬。小文几回自讨没趣后,也就不在打招呼,但小文似乎不打招呼他难受,也会礼貌性的微笑着冲女人点点头,女人还是一脸的冷漠,似乎在她眼里,就从来没有小文这个人……

   小文是报社的编辑,没事也是码码字写写小说啥的,每天下班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记下一天的生活,这已经是小文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

   父母常年在外经营生意,所以给小文买了这套大居室。楼上是卧室和浴室,楼下是个大客厅、厨房和卧室。因为只有小文一人,小文喜欢住楼下,楼上有浴室,每天去楼上洗完澡然后在下楼来睡觉,他不喜欢住在楼上,因为他总感觉楼上有点怪。例如,上班之前明明记得家里的灯都关了,可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浴室的灯在亮着。一开始,小文以为是自己忘记了,可接连几次,小文就有点害怕了。总感觉冥冥之中有东西存在。可除了这个,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动静,小文也就没放在心上,每天还继续在自己的博客上写着自己的一些生活见闻。

   今天,小文下班晚,单位临时来了一个广告客户,要求今晚必须赶出稿子,小文忙活了半天,总算把稿子完成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打开电脑,先写下今天一天的行程,

   正写着的时候,小文突然听见楼上有高跟的声音,凝神再一细听,又没有了。小文摇摇头,感觉自己忙晕了有点累。于是,加紧速度写字,一会洗完澡就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个懒觉啦。今天加班,明天就可以晚一点去公司。正想着,那阵“哒哒”的高跟鞋的声音又来了,小文这回没有听错,上边绝对有人,是谁呢?父母?不太可能,父母回来总会给自己说一声啊?

   小文试探性的喊了一声,楼上又是一片宁静。说实话,这么晚了,小文确实有点害怕,如果要是母亲,也不会这么晚了在楼道走动啊?还是确认一下的较好?小文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小文,怎么了?这么晚打电话?”显然母亲是从睡梦中醒来接的电话。

    

   “哦,没事,妈。你……你没回来过?”小文忐忑的询问道。此时他多么希望听见母亲说自己正在家里楼上睡觉呢。

   “你怎么了小文?我和你爸过一段时间再回去看你,这边生意脱不开身……”母亲在那边说着,可小文在母亲确认没在家里的时候害怕了,那楼上会是谁呢?对,也许是小偷,也只有小偷会这么晚出现?小文安慰着自己。

   “哦,没事,妈,就是想你们了,今天加班了,忘记时间了,呵呵,你睡吧妈,我挂了啊。”小文匆匆挂断电话,不想父母为自己担心。

   小文来到一楼的厨房,顺手抄起一个铁勺子,轻手轻脚的来到楼梯口。此时,楼上的脚步声已经没有了,但却有浴室淋浴的滴答水声。小文骂道,这个小偷也太猖狂了吧?偷东西不说,还洗起澡来了?

   小文拿起铁勺顺着楼梯来到楼上,这回他确认了,的确有人在上面。正对面的浴室的灯开着,水“滴滴嗒嗒”的声音,而且透过磨砂玻璃门小文隐约看见一个长发女人曼妙的胴体……小文心想:这个小偷也太大胆了吧。以防万一,小文举起铁勺子慢慢的走向浴室的玻璃门,女人还在里面拨弄着头发,小文要给她来个突然袭击,他也害怕小偷随身带着武器,所以自己必须防备这一手。

   悄悄的走到玻璃门前,小文大吼了一声:“谁?赶紧给我出来?”说着顺势拉开玻璃门,举起铁勺。一刹那,小文彻底呆了,浴室里的淋浴头还在“滴答滴答”的流着水珠,而里面却一个人也没有?小文不相信的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人,怎么会呢?浴室是封闭性的,除了一个淋浴头、电热水器和一些洗浴用品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最起码自己知道的就是浴室根本就窗户,人怎么可能瞬间就蒸发了呢?在外边明明看见里面有个女人在洗澡的啊?小文最起码呆呆的站立了有一分钟。忽然,小文眼角的余光看见墙角有一条粉红色的围巾。他赶紧回过神来,再次把玻璃门拉上从外边在看向里面。没有?小文大脑“嗡”的一下,见了?见鬼了?

   说实话,小文真害怕了,他也说不清看见的是人还是鬼?这要是大白天的,倒还没那么恐惧,但此时却是深夜,小文的后背一阵发凉,直冒凉气。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楼下,还时不时回头望望,生怕女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不被鬼吓死,也被人吓死了……

    

   小文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对,一定是小偷,是小偷在捉弄自己。但想了想总也说不过去,小偷怎么可能突然之间就没有了呢?对了,如果是小偷,怎么可能穿高跟鞋来偷东西呢?一开始听见的就是高跟鞋的声音啊?……小文越想越害怕,回到卧室,锁上门,靠在墙上。

   镇定,镇定,这个世上没有鬼的。小文哆嗦着自己安慰着自己。手里还紧紧的拎着铁勺……

   第二天,天刚刚亮,还没从恐惧中回过神来的小文踉踉跄跄的出了门。小文住三楼,楼道里的灯早就坏了,楼道里还很黑,小文冒冒失失的感觉撞了一个人,借着窗户透过来的光小文看见是对面的女邻居。

   “不好意思啊,楼道太……太黑了,没……没看见?”小文颤抖着说道。

   “没事,我也没看见。你这么早就出去啊?”女人第一次和小文说话,小文看见熟人了,也镇定了下来。

   “哦,呵呵,没事,今天早上出去……晨练,是啊出去晨练,你也出去吗?”不想让邻居看见自己恐惧的表象,小文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说道。

   “是啊。我今天要出远门,所以得起早走。”女人客气的和小文一边谈着一边下楼。

   “慢点啊,楼道黑。”小文嘱咐着女人。

   到二楼的时候,楼长老太太也正好出来,“小文,是你啊?吓我一跳,你和谁说话呢?我在屋里就听见你一个人在楼道里自言自语的。”

   “哦,呵呵,张姨,你楼上的,我对面的邻居。”小文不好意思的说道。

   “啊?小文,你说你在和谁说话?”张姨环顾一下四周狐疑的问道。

   “哦,张姨,我对面的邻居啊?”小文奇怪老太太的表情。

    

   “邻居?在哪里呢?我怎么看不见啊?”老太太又看了一下四周,虽然楼道有点黑,但老太太家里的灯照的可是很亮啊,有人还是能看清的。

   小文下意识的看看女人,女人正走到老太太旁边。而此时老太太正好和女人面对面。

   “阿姨,你别吓唬我好不?你眼神不好吧?她就在你面前呢。”小文以为老太太眼神不好提醒道。

   老太太看看小文,又看向对面,用手划拉了一下,这时小文惊恐的发现老太太的胳膊穿过了女人的身体,女人就像空气一样,而小文看见女人此时正在哽咽抽泣着。

   小文感觉脑袋一阵发麻,汗毛都竖起来了,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时小文才发现女人的那条粉红色的围巾不正是昨晚浴室里的那条围巾吗!

   小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而女人用胳膊掩面哭着慢慢的走出了楼道,一转眼消失不见了……

   小文战战兢兢的来到老太太跟前。

   “张……张姨,你楼上住……住的是谁……谁啊?”小文知道,老太太是楼主,对于住户她应该都清楚的。

   老太太看见小文颤抖的声音问道:“小文,你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来,进屋来,阿姨正好要找你说件事呢。”

   来到老太太的家里,小文感觉好多了,最起码没有那么恐惧了。

   “阿姨,你楼上住的是谁啊?”小文进屋赶紧问道。

   “我楼上?我楼上住的是我的女儿……哎……我女儿自从去年秋天出差,就再也没有回来,一直杳无音讯……”老太太走向一个相框前凝神深望着。

   小文顺着老太太的眼神看向墙上挂的相框,顿时感觉全身发冷,这……这不就是刚才的那个女人吗?衣服都是一样的,尤其是那条粉红色的围巾分外显眼。

   “张姨,这……这就是你女儿吗?”小文忐忑的问道。

   “是啊。哎……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的好不好?”老太太伤心的说着。

   小文顿时明白了一切,自己见到的原来就是老太太的女儿。看来老太太的女儿已经不在人世。或许是这种亲情和想念,女人才回来看看自己年迈的母亲,虽然母女阴阳相隔,但这种亲情却隔不断彼此的惦念……

   为了不让老太太伤心,小文没有道明真相。或许这样老太太心里还存有一丝幻想,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