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大学校园女鬼事件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一般晚上9点是大学晚自习放学的时间,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都迫不及待地走出了教室回寝室准备收拾睡觉。李芳是最后一个走出班级的,一位长得清纯又爱学习的大一女生,因为收拾书包比较慢,所以离开教室晚了一些。走到门口,伸手闭了灯又轻轻地把门关上。这时楼道里已空无一人,因为李芳的教室是在5楼也是教学楼的顶楼也就看不到学生从楼上下来的热闹情状,楼道里点滴地留有余光是其他教室还没有关灯留下的。因为急着回寝,她大步向右侧楼梯走去,就快要到楼梯口时李芳突然大叫了一声“啊....”。有一位身穿白色又带有斑斑红色血迹的实验服的女生出现在她的面前,黑色长头发披散着地盖住了整张脸,而且是飘着从女厕所出来,左手上拿着把手术刀。这时李芳已经吓得毫无意识,双腿发软,嘴角抽动却再也喊不出声来,两眼瞪得极大地注视着女,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劲儿来,转身向身后远处的中楼梯跑去并大叫“有鬼啊..”。就算大叫又会有谁听到,同学们都已经离开教学楼了,而且楼外非常喧闹,看门的大妈又是在一楼值勤室里。当李芳快跑到中楼梯口时,紧张的心情使得发软的双腿终于没出息地支撑不住了,她一屁股下坐在了楼梯栏杆旁,低下头,吓得浑身发抖,脑海中开始回想着刚刚的一幕。不敢转过头来看但又害怕女鬼过来,最后她还是鼓起勇气抬头,紧张又缓慢地像刚才那个地方瞟去,奇怪的是那个女鬼已经消失了。李芳这时感到疑惑又有了点儿希望,她的恐惧感慢慢的要消退了,双腿又回来一股力量想要站起来,突然发现身旁多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大玻璃瓶子,好像是试验室里泡动物尸体标本的瓶子,里面透明的液体里装的竟然是一只手,那只手沉在瓶底非常的细腻和秀长,应该是一位女生的手。一股强大的求生欲注入了李芳的身体里,她害怕得迅速地站起来并慌张地向楼下跑去……

    
    小福尔摩斯登场
    D教学楼五楼右侧楼梯旁1位男生正在和两位女生谈话,其中有一位女生手舞足蹈并述说着什么—这个人就是李芳。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李芳还是心有余悸,并向两位同学阐述着昨天发生的骇人离奇事件。
    “花生,你的朋友什么时候到啊?”一位女生有点不耐烦地问着那位男生,这位女生的名字叫做穆兰雪,班里同学称她为“花木兰”,其一名字有点相像。第二.她的胆子也挺大,做起事来像男人一般。她和李芳是同寝室的好朋友,昨晚李芳匆匆从D教学楼门口跑出来时正好遇到了穆兰雪,是她扶着李芳回到了寝室。那位男生名叫李华生,正好和小说中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要好的朋友:华生名字一样。华生和花生音译很像,所以穆兰雪给他起个外号叫“花生”,他是主角小福尔摩斯的同寝好朋友。(在这里我说明一下:穆兰雪.李华生.李芳是一个班的,而小福尔摩斯是同学院另一个班级的同学,所以两位女生不太了解小福尔摩斯托同学去请他,穆兰雪那天有选修课没有上自习所以能和李芳在楼下相遇)

    “拜托,我是hua华二声,不是hua花生,小福上就快到了。”华生解释的说。
    话音刚落,他们就听见了楼梯里传来了脚步声,而时不时地又听见有什么东西敲打着地面发出清脆的噹噹噹....声响。上楼的这个人正是外号人称“小福尔摩斯”的学生。他酷爱读柯南道尔《福尔摩斯侦探系列》小说并且擅长推理是李华生的朋友,小福尔摩斯简称叫小福。
    “久等了啊,都别站着,快找个地方坐”小福微笑着说。
    大家瞅着他无语.....走廊哪有什么地方做啊。
    “你可算来了,我的大侦探。”华生说。
    “哈哈,不好意思,这套衣服和这些装备我找了半天才找到”小福说。他身穿着风衣也就是电影里经常能看见演侦探穿的服装,头上戴个圆顶帽,手上拿着个拐杖,也就是为什么楼道里发出噹噹声的原因了。
    “你能帮我吗?”李芳问。
    “当然可以了,推理判案那可我的专长,但是你要先等一下。”小福说。
    “怎么了?为什么要等一下?”李芳有一点疑惑。
    “我得去教室取个凳子休息一下,你可不知道,我怕你们着急,我跑过来的。”小福说着就朝一个开着门的教室去取凳子。
    全场无语,汗……

    
    “那你还上楼慢悠悠的,竟装‘裤’。”穆兰雪说。全场哗然大笑,李芳这时忘记了昨天的恐惧也笑了起来。
    小福有点不好意思,搬来椅子坐在了他们面前说:“不用自我介绍了吧,这是我的助手华生”。顺手指向李华生。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助手了?”华生不服的问。
    小福并没有做解释,从兜里拿出一个烟斗,刚要用打火机点着,只见放在他嘴里的烟斗一把被别人用手夺走,他自然是条件反射地抬头看,只见一位盘着黑色头发.一身运动装,打扮得很靓丽的女生看着他并发火的说:“你不知道学校里有规定,教学楼里不让抽烟啊?”
    “是是是,我只是想摆个造型。”小福辩解道。
    “摆造型也不行,你以为你是福尔摩斯啊,我看是福尔发胶吧。烟斗没收了。”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小福当然有些委屈并且很心疼那个很难能够买到的珍藏烟斗,他哪能给那位女生拿走的机会啊。

    “学姐有二十了吧,食品学院烹饪与营养专业,校学生会安检部,而且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说话的人正是小福。
    那位女生突然停住了脚步,有点脸红并且惊讶,迅速的转了回来问:“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
    “认识,刚刚认识。我闻到你身上有股圆葱味道并且手背上有油点烫伤的痕迹,因此我推断你是食品学院学烹饪与营养专业的,而烹饪实验课只有到了大二才有,所以我想你是08届的学姐,我大一今年19岁,那么你就20了.刚才你拿走我的烟斗,有那么大的勇气和权利没收我的东西,我想不是在校学生会安检部工作的就不会那么做。至于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是你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告诉了我,我想这不用我再过多的解释了吧。”
    “呵呵,学弟真聪明啊,对于刚才无礼的对你我表示道歉。好吧,这个烟斗还给你,但以后不要在教学楼里抽烟。”说着并拿起烟斗翻过来把里头烟灰磕了出来然后递给了小福。
    “那就谢谢学姐了。”小福接过烟斗放进兜里并感激地说。
    “下回再让我看到了,那我可就不轻饶了。”那位学姐说。
    “yes,Sir。”小福说着并打个军礼示意。
    “那以后再见了,呵呵,小福尔摩斯。”说着并转身拜拜手,刚才有些严肃脾气火爆的学姐现在变得可爱多了。
    “学姐再见。”三人齐声。
    “对了,学姐你叫什么名字啊?”小福朝向已经走出了十几步的学姐喊。
    “我叫高玉美,小福尔摩斯先生后会有期了。”说着头也不回地下楼梯了。
    “我知道了,高玉美学姐,后会有期。”小福喊。
    “哇,大学里还管得这么严,大二的真会欺负大一来的新生”。华生抱怨着说。
    “可不是么,我们正要谈论正经事呢,她却出来搅和。”穆兰雪说。

    
    “不过那位学姐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啊,是不是像美羊羊?”华生笑着说
    “我看你像大色狼。”穆兰雪讥讽道。
    “好了,好了,先别讨论这些了。我的烟斗差一点被她抢走了,我这可是好不容易才买到的,你说这万一被她没收了,我上哪找她要回来啊,再说没了烟斗,那还算是福尔...。”小福的话突然被被穆兰雪打断:
    “你还有完没完?你自己还说不讨论这些的,自己却说了一大堆,你想急死我家李芳啊?”
    “呵呵,是我的错。对了,李芳你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跟我详细地叙述一遍.”小福说。
    (李芳就开始叙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脑海中不断地浮现着昨天晚上的惊人画面,心有余悸。叙述的内容,就是文章开头写的发生的事情再加上李芳跑到楼下后与穆兰雪相遇的事情。)
    “哦,是这样啊!我有一点疑惑,你说你跑到楼下时正好遇见了穆兰雪,选修课是晚上八点整下课,你是九点钟放的学,选修课在C楼上,你是从D教学楼跑出来的,穆兰雪怎么刚好会在那儿?”
    “你怀疑我是不是?”穆兰雪有些不高兴
    “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好奇地问一问。”小福解释道。
    “我昨天晚上和选修课上的一位同学在外面散步聊了很久,九点多,我们在这个教学楼附近分的手,分手后正好看见李芳从门口慌张地跑了出来,我就过去扶着她回的寝室。我送她回去时告诉她了,不信你问李芳。”穆兰雪说

    “嗯,是的。”李芳点头回应
    “嗯,但是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鬼,这一定是有人装扮的。”小福心想:但是是谁装的鬼呢?是专门针对李芳的么?难道是她班里其他的同学恶作剧吓唬她?但是这个恶作剧也太过火了,这里肯定另有原因。想到这里他说:
    “李芳,今天晚自习你照常去上,我和李华生要先回去了。”
    “啊……!”李芳叹气道
    “你不帮李芳了。”穆兰雪生气的问
    “对啊,你帮帮她啊,大侦探。”李华生说
    “我又没说不帮她,我要先回去准备准备,等着晚上捉鬼,我猜想这个鬼晚上还会来。对了,你最好今晚放学晚点走,把她再引出来,那样子就会真相大白了。”小福说

    “啊!她今晚还会来啊,我可不想引她出来,我害怕。”李芳心惊胆颤地说
    “没事,今天我也有晚自习,放学后我陪你一块儿走。”穆兰雪掺着李芳的胳膊给予她勇气说
    “有你在就好。”李芳带有感激的口吻说
    “那我和华生就先告辞了。”小福说
    “嗯,再见。”两位女生异口同声并挥挥手说
    “再见。”两位男生也摆摆手下楼了。
    在路上,李华生疑惑地问小福:“对于李芳那件事你到底有没有思路啊现在?”
    “没有思路,但疑点有三个。”
    “哪三个?”华生接着问
    “第一,那女鬼身上的血迹是哪来的。第二,女鬼是飘着移动的,没有走路的姿势。第三,装在瓶子里的那只手怎么会沉底的,那只手是哪来的。”
    “其它的我倒不知道,那血迹一定是拿红钢笔水之类的,滴上去的呗。”华生说
    “不对,如果是红钢笔水的话,它滴在身上的红颜色过多长时间都不会变,而人的血液凝固时就会红得略发黑。”小福忙解释
    “那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过这是疑点。等晚上一切就水落石出了,先回去准备准备,晚上咱们有选修课。”
    “嗯”华生答应着,两人一起并肩着向寝室走去。

    
    捉鬼时刻尾声
    晚上9点整,下课铃响了,学习部的干事宣布下课,同学们就和往常一样收拾自己的书匆匆地走出了教室。现在教室里就剩下了两位女生,一位李芳,一位穆兰雪。
    “李芳现在咱俩可以一起走了,有我在你不用怕。”穆兰雪拍拍李芳的肩膀说
    “嗯,好,但我还是害怕。”
    “不用怕,没事的,小福尔摩斯和华生一定会救咱们的。”
    “嗯,真希望他们能来。”
    “好,咱们现在走吧。”穆兰雪拉着李芳的手一起向教室门外走去。
    穆兰雪闭上了灯,关上了门,和李芳一起按原路线慢步地走着。
    两人此时心里非常紧张,李芳最为紧张低下着头走,而穆兰雪虽有一点紧张但也有一点好奇,因为她想看看女鬼究竟长得什么样。

    “你说她还会来么?”李芳低头小声问着雪。
    但是突然回应她的却是穆兰雪的一声尖叫“啊...”
    李芳猛抬起头,看见了,她看见了昨晚的那个女鬼离她们只有五步远,也尖叫了起来。
    穆兰雪虽是男人的性格,但看到突如其来的那种浑身有血迹打扮又看不清脸的女鬼当然也会害怕,心惊肉跳,她下意识地拽起李芳朝后方跑去。李芳可是有力无力地被穆兰雪拽着跑,她浑身吓得哪有力量了,那股劲都是穆兰雪拽着她自己移动的。还没到中楼梯口,穆兰雪就没有拽李芳的力气了,手一松,李芳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穆兰雪冲李芳大喊:“赶快站起来跑啊。”
    李芳:“我站不起来了。”
    这时两人同时注视着那个正在向着飘来的女鬼,它并没有像昨天那样消失掉,而且手上还端着那瓶装女手的玻璃瓶子。
    眼看女鬼快要接近她俩了,突然后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高玉美学姐晚上好啊,这名字我没记错吧?”
    两人突然一愣,忙向女鬼的身后望去,心想从谁的嘴里说出这样一句话。说话人正是小福尔摩斯,嘴里叼着个烟斗,面带微笑,身旁站着他的同伴李华生。
    “怎么不说话啊,学姐。把那个瓶子放下吧,端着怪沉的。”小福一边开玩笑一边向这头走过来说
    两人这时才意识到,原来小福尔摩斯在和这位女鬼说话。
    “你怎么知道是我?”女鬼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突然给两位女生下了一跳,而且听着声音也有些熟悉,她们突然想起好像是早上那位安检部的学姐的声音,其实两位女生根本没在意学姐的名字早把她的名字忘掉了,只有小福还记得。想到这,两位女生就迅速地跑到了小福的身边。
    女鬼把瓶子放在了地上,又从内衣兜里拿出个皮套,把自己散乱的头发扎了起来。并转过身,这时他们才看清这个女鬼果然是学姐高玉美。
    “呵呵,这个嘛,刚开始我还不敢认,但是我看到你的那双我就认出你来了。”小福说
    “原来就是她装鬼吓唬我的。”李芳说
    “没想到笑起来那么漂亮的学姐竟然会装鬼!”华生感叹道
    “唉,唉,唉,跑题了。”穆兰雪说着手伸向华生的胳膊,掐了他一下,华生要爱面子痛得没有叫出声。
    学姐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而内心指责自己,但又辩解道:“你的观察力很仔细啊,我这款kappa旅游鞋是流行的新款,在这个学校穿这款鞋的人多了,你怎么认定这个鬼就是我。”
    “呵呵,学姐真是健忘啊,你忘记了今天上午,你拿走我的烟斗并把里头的烟灰磕了出来,而烟灰正好落在你的鞋带缝里。我想你是女生又是安检部的不可能自己会抽烟,你要再辩解说是可能其他男生抽烟的烟灰掉落在你鞋上的,那我只好告诉你,你鞋缝里还有没点着的烟叶,我抽的是装在烟斗里的旱烟,而香烟只会落烟灰而不会掉烟叶,况且那烟叶我还认识,是我抽的那种。而且你刚刚扎头发时用的是左手扎辨,而今天早上你抢走我的烟斗用的是左手,用力磕烟灰时用的是左手,还给我烟斗时用的还是左手,你是一个左撇子,所以你刚刚的那一举动,让我更加肯定你是今天早上见过的高玉美”小福解释

    “小学弟竟然这么心细和聪明啊,真让学姐佩服。”对于小福的的这种推理说服,高玉美实在没有什么好辩解的了,只有心服口服。
    “过奖了,学姐。今天晚上真算是水落石出了,我的几个疑点现在也能解释了。第一我想学姐实验服上的鲜红血迹应该是鸡或者其它禽类的血吧,因为你学烹饪,在实习课上你接触这些动物的血类你并不难。第二,你之所以可以飘着走,我看到你的旅游鞋后面装着‘轮滑’道具,这种玩具在两年前很流行,没想到你还留着,也正因为要安这个在鞋上所以你没法换其它的鞋,看样子你只有这一双旅游鞋啊。第三,那个玻璃瓶子里装的不是人手,应该是服装店门口女模特模型的手吧。因为人手的密度和水一样,是能够悬浮在水中的,而它却沉在了水底,说明这只手是用石膏做的。这些都没让我说错吧?”小福边比划边说

    “这些破绽都让你说中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你真是比福尔摩斯还福尔摩斯,没想到早上和你说的一句‘后会有期’,竟然这么快让我们不期而遇。当初真不应该去管你的闲事。”
    “但是我还是有一件事不明白?看这情况你就是针对李芳来的,你为什么要装鬼吓唬李芳?”
    “对啊,我们以前又不认识,我也没和你有仇。”李芳插上一句说。
    “而且你戴在右手的那枚戒指不见了,要不我就更早肯定出是你来了。”小福说。
    “是今天早上你提醒的我还戴着那枚戒指,今天下午我把那枚戒指给扔了。”
    “为什么给扔了?是跟你男朋友有关吗?”小福打断学姐的话说。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就是因为她,我才和我男朋友分手的。”学姐伸出左手指向着李芳气愤地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又不认识你男朋友。”李芳忙解释。
    “对啊,你和你男朋友的事,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华生说。
    “我家李芳爱学习,从来就没听说过她交往过一个男朋友。”穆兰雪说。
    “还敢狡辩,自从你们新生开学我天天看见你俩在一起,昨天中午我还看见他给你送蛋糕吃呢……”
    “那是我表哥。”李芳大声的委屈地打断了学姐的话。
    “你表哥……哈哈,骗谁呢?”学姐突然吃惊的问。
    “嗯,他是不是叫谢韵?”李芳问。
    “是”学姐回答。

    “他是我大爷家的孩子,他家姓谢,我母亲姓谢,他得光我妈叫姑姑,你懂了?”
    “啊,难道真是我误会了。”学姐有些难堪了。
    “他没告诉过你我是他的妹妹啊?”
    “他说了,但我没有相信他,我想世上哪有这么巧啊!他说那是他妹妹我就信啊,不过现在我信了。我本想装鬼把你下出这个学校,就能再和他在一起了,看来是我错了。我对这两天装鬼吓你表示道歉”学姐有些惭愧地对李芳说
    “你可吓死我了,没事了,我原谅你了。”李芳
    “唉,女生真是多情啊。”小福嘟囔着并叼了一口烟
    “你刚才说什么?”学姐听了刚才小福说自己多情立马变脸色了问
    “啊”小福惊讶。
    “我说过这里不许抽烟的,你怎么还不听。烟斗拿来这回我没收。”学姐作为刚才他说那话的报复
    这时华生来圆场说:“学姐,你那玫戒指扔哪了?误会解除了,那定情信物不能丢啊。”
    高玉美一想也对:“哎呀,让我在寝室里一气之下扔到地上了好像。”
    “那让我们一起陪你找吧,人多找的快。”华生连忙赶上说。
    “喂.喂.喂.小花生,人家住的那是女寝室,你想去占便宜是不?”穆兰雪说着又把手伸向华生的胳膊再掐一次。
    这回华生痛得叫出了声:“哎哟.我的大小姐,再说一遍,我叫花生,不不不,我叫华生,不是花生。”被掐糊涂了。
    这一场面弄得大家哄堂大笑,闹鬼的记忆也消失了,沉浸在欢声笑海之中,只有李华生自己一人痛苦的挣扎着……(完)作者:邱大任(冷回忆)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