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后山女尸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我正在宿舍的电脑前做着六级试卷,西安的天气也真是的说冷就冷,前几天还要穿短袖,一场秋雨就骤然变的阴冷起来了,风也是整天没完没了的刮。我起身找了件外套披在身上。看看手机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这时电脑屏幕右下方的qq头像闪动起来了,我嘴角不经意间浮现出浅浅的微笑。我上q一惯潜水,喜欢看着各个论坛热闹的讨论但很少发表言论,根据他们的谈话设计我自己的情节写成一篇篇小说(忘记交代本人除了是个英语系的专职学生外,还是网络自由撰稿人)。在那些叽叽喳喳的论坛中我注意到一个女孩子,她话也不多,但每次对悬疑小说的构思和看法总能和我产共鸣,于是总是找机会和她私下讨论。每天晚上她都会和我说晚安,我也习惯了等她的qq闪动之后在去睡觉。我打开对话框输入“晚安,好梦。”就关了电脑准备睡觉。这样一个女孩子,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感觉应该是绿茶一样的女孩子吧,淡淡的清香沁人心扉,但又会让你保持清醒状态。想着想着我的思维变得朦胧,有一个带这淡淡绿茶香气的女孩微笑着朝我走来,浅浅的酒窝…
    嘀嘀嘀~嘀嘀嘀~”突然铃声大震,我睡眼惺忪的连忙爬下床去摸手机,这么晚了谁还会打电话过来?我心有不悦,于是不满的应道:“喂!谁呀?”“杨浩,我是何静,那个… 半夜吵到你不好意思。”一个焦虑又有点犹豫的声音悠悠的传来,何静这学期刚到我们班的据说原来是新闻系的,不知为什么转来到外语系。平时也跟她没说过几句话,见了面也就是互相点头算是问候了。她这么晚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我听她说话吞吞吐吐的就问:“何静?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导员昨天刚跟我谈过,让我多关心一下何静,她刚转过来,在班里没什么朋友,又不很爱讲话。我正发愁呢,虽然是班长但是要找机会和一个女孩子谈心,确实有点难为我了,班导也不考虑就给我安排任务…“我不知道该跟谁讲的就只好打给你,那个,那个,小柳,她到现在还没有回宿舍,我有点担心她,所以…”杨柳是我们班的班花,她是一个北方女孩长的却小巧可爱,又有温柔如水的性格。所以有不少的追求者。前一段时间因为前男友来我们学校找她复合,她不肯所以那哥们又哭又闹,弄得满城风雨,气的一向温柔可人的杨柳吵着要杀了他,最后学校报了警才平息了这件事。“在听吗?”电话里何静怯怯的声音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来。“哦 我打电话给导员,你先休息吧,明天到班里我再找你谈。”怕她真有什么意外,所以报告学校是我的第一反应。打电话给导员,她和我的反应一样,校警几乎全部出动了,学校各个角落,包括学校周围的网吧都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杨柳。我几乎也一晚上没有睡着,杨柳怎么会夜不归宿呢,凭我对她的感觉她不是轻浮的女孩会出去跟男朋友过夜,那是为什么呢?这时电话打断了我的思维,是导员:“哪都找遍了还是没找到,24小时她还没回来就只好报警。你跟何静说让她,注意保密。”对于这个结果是在我预料之中的,我无奈的摇摇头——半夜找人走的不过是程序,没有结果却是必然的结果。


    五点四十,还是早点起吧,杨柳的无辜失踪让我无心再睡。我吃完早饭,六点十八分,我盯着手机想着应该约何静出来谈谈,不光是因为班导的交代,我总觉得她昨天的话并没有说完,她跟杨柳关系最好,而且又在一个寝室,找她了解情况也是唯一的办法。
    “嘀嘀嘀”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笑笑按了接听键:“杨浩,杨柳回来了,就在刚才,恩 现在已经找班导去了。对了,你昨天说要找我谈谈。我现在过去找你吧。”怪怪的,这是我脑袋里冒出的第一感觉。
    六点二十三分我到达约定地点——她们宿舍楼后面的凉亭。空无一人。本来这么早就没什么人,再加上今天周末,一路过来都没见到几个人。我习惯性的挠挠头,女孩子总是把迟到美名为矜持。
    她们住的是一栋新建的楼,位置在我的学校的新区,因为最近各大高校流行扩招,所以我们学校为了能吸收更多的人才,就在靠近后山的地方新开辟了一个宿舍楼群,学校暂时命名为新区。新区目前只有她们所居住的这一栋宿舍楼建成,还有几栋‘半成品’因为预算失误,挪不开资金只能暂时停工。新生还没有报道,所以这栋楼也没有住满,所以据说这里晚上非常恐怖,秋天的北风打着哨呼呼的吹着,像是一个个不甘心的魂在索命。最近又传出顶层闹鬼的一说更是人心惶惶的。后山离她们的宿舍楼也不过三百米左右,难怪会让想象力丰富的女孩子们觉得恐惧压抑。那杨柳怎么敢在晚上一个人出去,并且在外面呆一晚上的呢?我又陷入到无尽的谜底中。

    
    “杨浩,等很久了吧?”满头大汗的何静气喘吁吁的站在我面前抱歉的说。“怎么跑成这样啊?你刚刚不在宿舍吗?”我微笑着问她。“哦 不在,不是 我 我忘记带东西又跑回去了。呵呵”我看了一眼手机六点三十八分。我抬头冲她笑笑说:“其实找你也没什么事,你刚刚进入这个大集体,有什么学习和生活方面的困难或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笑着冲她挥挥手离开了,我低着头走了两步又突然转过来盯着正在发呆的何静:“对了,昨晚一定没睡好吧,眼圈都肿了,回去睡一觉吧,不管发生什么事下午再解决吧。”说完我扭头就走,留下迷惑的何静。
    可怜的女孩子 我心里暗暗的想 竟有一股莫名的酸楚。
    我离开何静就直接去了后山,我小跑着来到后山用了十分钟。我每做一件事都习惯看看时间,没有原因只是习惯而已。
    虽然是白天,这里依然阴森森的,风吹着挂在树枝上寥寥可数的几片枯叶摇摇欲坠,让人没有一点点的安全感,像是一个个孤独的无处安置,只能游荡在人间寻找寄生的孤魂野鬼。阴冷的风吹过我的耳朵灌进我的颈子,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裹了裹身上的外套踩着厚厚的落叶向前走。有些结果明明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但是为了某些原因不得不去证实,这就是人的无奈吧。
    沙沙沙~我感觉到背后有轻微的声响,但我并没有回头,只是提高了警惕继续向前走,突然我猛地停下,我后面的声响也在同一时间消失了。我愣了一下,看看周围,然后迅速用脚踢开厚厚的落叶,一滴滴殷红的血迹显现在我面前,我踢开前面的落叶顺着血迹向前找,已然忘记了那沙沙的响声。到了一堆小小的枯叶堆砌的坟墓般的小丘前,血迹消失了。我傻傻的愣在那里,心紧紧的揪在一起,眼角似乎有晶莹的液体流出,貌似眼泪的东西。我掏出手机拨通了班导的号码,电话里传出班导焦急的声音:“杨柳还没找到,学校已经报了警,警察上就到。你过来一下吧。对了,叫上何静他也算是知情人。她的电话关机我打不通,你通知一下…”我这才注意到沙沙沙的声音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我的脸一阵苍白。
    我疯狂的向何静的宿舍跑去,拨出120的急救电话:“快!快来!某某大学有人自杀!”我用尽全力吵着电话那边吼着。脚下像生了风一样狂奔。

    冲进何静的宿舍,看到她已经倒在血泊中,鲜血流了一地,阴湿她早上的衣服,但是她脸上的表情却异常的安详,甚至还能感觉到淡淡的微笑。我看到她的桌子上有一张纸,我拿过来看到上面写道:“杨浩  还是被你猜到了,不过我以了却心愿,你一定很想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做吧?今晚10点真相就会大白。不过,依然谢谢你,没有让我当面认罪。静”再次有晶莹的液体从我眼睛流出,不过仿佛这次来势凶猛。电话又次响起,我没有接只是看了看时间从我接到何静电话到现在一共1个小时18分。我离开宿舍直接去了警卫室…
    警察把埋在落叶堆里的杨柳的已经僵硬的尸体取出,经法医检验死亡时间为今天凌晨五六点左右。不到两个小时的而时间里从新区抬走了两具尸体。引得大家猜测纷纷,有人说是为情杀,有人说是何静嫉妒杨柳的美貌,众者猜测各不相同。
    作为唯一知情者我被萧月警官叫到警卫室单独问话,我跟萧警官不是第一次接触了,他喜欢侦探小说,我发表在网上的文章他经常去看,我们一直qq联系,他说过有几次他的破案灵感就来自于我的小说,还说以后说不定还会和我联手办案呢。我也很崇拜他,他年轻有为,只比我大五六岁的样子,我们聊天一直以兄弟相称,我幻想过无数和他一起办案时的英勇。真是说什么来什么,只是这不是我要的结果。我见到萧警官,他一脸帅气,眉目严峻,俨然一副正义的化身。我开始向他说出了我的猜测和事实…

    “起初何静打电话给我并没有引起我的怀疑,不过因为班导曾经给我留过的任务,让我多了解一下何静多找她谈谈,因为她是插班生。我为了能找到话题,当晚就在网上查看了她的资料,于是就发现了一个线索,那个曾经闹我们学校的男的,就是那个纠缠杨柳的后来被你们带走的那个,他,是何静的哥哥。叫何涛,在被杨柳抛弃后,一时没想开跳楼身亡了。”
    “因此你怀疑死者何静为了替他哥哥报仇所以…”萧警官头稍稍向左偏着,用左手轻轻抵着下巴问我。鬼故事
    我挠挠头,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深不可测的后山说道:“这只是最初的猜测,当时还笑自己侦探小说看多了,有点神经质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何静打电话给我约我见面,本来从她宿舍到约定地点,也就是那个凉亭,就算她慢慢的走也最多需要五分钟。而且她在电话里的声音,是一种努力掩饰的激烈运动的气喘嘘嘘,她却说她在宿舍,她在撒谎。那个时侯她应该是在刚刚…刚刚把杨柳的尸体埋好,就打电话给我的…”
    “ 等等,你这就有点讲不通了,那她完全可以在处理完尸体,然后到宿舍再打给你,这样慢慢走过去,不就可以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呢?”萧警官打断我。
    我看看萧警官笑笑接着说:“她知道在你们发现杨柳遇害后,肯定会第一个怀疑她。所以她就需要找一个人来证明她没有作案时间。”我看看萧警官,他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接过我的话说:“所以昨天晚上杨柳可能根本就没失踪,只是她为了掩饰真相在故弄玄虚。因为她知道学校一旦发现杨柳不见了只会派人去找,却不会去宿舍找,这样等到第二天我们发现杨柳的尸体时,对她的怀疑就会降到最低。只是…”
    我摸摸鼻子,猜到萧警官一定想她为什么会想到找我做她的证人,就接着说:“她知道我会对这件事感兴趣,而她会引导我在杨柳的现任男友身上做文章。这样她就一没有作案时间,二没有动机了。因为她的时间误差算的也还算准.”经历了这些我感觉身心疲惫,就起身向萧警官说:“这是她的遗书,关于那个邮件我一收到就发给你。现在我可以回去了吗?”
    晚上十点我准时收到邮件,并没有打开,直接按了转发键。什么恩恩怨怨只有警察才会在意。
    坐在电脑前,什么都没做,只是傻傻的坐着。很担心这件事后,那个绿茶女孩会不会消失,想起何静清秀的脸,她会不会就是… 我不敢想。“嘀嘀嘀”屏幕右下方的qq头像按时亮了起来…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