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我的鬼女友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这是一条曲折的小路,路边是树林,白天阴凉无比,晚上更是寂静,时而微风吹着,落叶飘飘,还很美,哗哗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流水。
    然而,这里以前是坟场,掩埋着许多已经死去的人。
    我是个生意人,在乡镇的街上开个商店,为了挣钱糊口,每晚很晚了才回家。
    我虽是快三十的人了,却一直单身,在这样的小镇上,也从没遇到过中意的女孩,也就未打算结婚。我虽身块又高又大,却胆小,每每骑车从街上回来,经过这条小路时浑身总是颤抖,落叶飘落的声音也不再优美,而是一种恐怖,想起这里曾是坟场,我更是害怕。
    每每到了这条小路,我便使劲登着车子,因为很晚了根本没有别人,我便什么也不管,只想着快穿过这片树林。
    一天下着小雨,我更是担心,于是更加拼命的往前赶路,忽然眼前一闪,一个穿白色衣服穿的人穿过去,我感到什么东西被我撞倒了,随后听见啊的一声,是个女子的声音,我也被摔倒在地。后悔呀,想着一个大男人害怕什么,这下倒好,把人撞了,看怎么收拾。

    我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祸事”吓清醒了,冷静了许多,赶忙从地上爬起来去问那人撞坏了没有。
    天哪,人哪?我以为天黑看不见,又瞅了两眼,还是没有人。我的妈呀,我立即手脚哆嗦起来,想起街上人说刚死了一个女子,我连扶自行车的力气都没了。
    我哆嗦着把自行车扶起,再也骑不上去,于是加快脚步,步行往家回。
    这以后的许多天,我不到天黑就回家,再也不图那几个小利了。
    渐渐的半年过去了,我的心也恢复了,对那件事也不再想起,于是晚上又是很晚才回去。
    每天都是这样,日子还算滋润,一个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住的空间虽不大,但也够我一人用了,二楼的一间小房,房东人也好,每每空闲了,可以聊聊天啥的。
    就这样又是半年过去了,我就更想不起那件事,觉得所有害怕都是自己吓自己,想起自己那么胆小,我也只是笑笑。
    一个晚上,我依然骑车回家,刚出发不久,模糊的看见前方一女子蹲在地上,穿着洁白的衣服,她的坏了,在修鞋跟。我的同情心不禁上来了,骑到她跟前,说:“姑娘,到哪?带你一程吧。”刚好顺路,于是她坐了上来。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我几乎把我的所有家事都告诉她了,也知道她是个上班族,晚上也是很晚回家,但不知道她具体工作。
    我说我胆很小,她笑了,说她胆子比较大,从不相信有,并嘲笑我。
    穿过那片树林,她就下车改路了,说谢谢我。

    
    以后每晚都可以碰到她,我也总是带她一程,由于是两个人,经过那片树林时我就不会害怕,而且聊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有一天她告诉我她也是单身,也从没遇到过让自己中意的男孩,我的心一动,想她不会喜欢上自己了吧。
    时间真快,恍然间又是半年,春夏秋冬的真是不等人,我和她也成了朋友,之后我向她表白,我们又成了情人,生活真是一天好过一天,我的心里充满无限憧憬。
    但她从不告诉我她的职业,也从没说过在哪上班,我问她时她也是笑嘻嘻的说:“凭什么告诉你?”我也就笑嘻嘻的不再问,能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做女朋友,管她在哪上班呢。我每次见到她都是在晚上,半年多来一直如此,我曾想带她去旅游,也曾想带她去野炊,但她总是笑着把我拒绝,并说:“三十多岁了,哪还有工夫浪漫?先赚钱吧。”
    我并不富裕,不旅游也就省了,我主要是想给她点回忆,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懂事,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女子,我真感叹,想:老天爷对我那么好,三十多岁了居然找个这么贤惠的女朋友。

    一天晚上我们照常骑车回家,她都打算和我结婚了,我的心哪,砰砰直跳。
    经过那片树林时突然车链掉了,而且卡在了轱辘里,她下了车,我也下来,把车放好我就去修理,经过一番修理,大功告成,我喜滋滋的站起来。
    天哪,她呢?她怎么不见了?我到处找了一遍,不见踪影,喊了几声,也没有回答。
    我的心一寒,想起那件事,我顿时坐在地上,慌乱中把自行车也碰倒在地。她?她该不会是?哎呀,我又回忆起那晚的事,对,那女子也是穿着白色的衣服,虽然只是一闪,但我记的清清楚楚。这黑糊糊的树林,风也跟着吹起来,我哆嗦着,心里要多害怕有多害怕,回忆着每次见她总是晚上,而且想着将要和她结婚,我快要晕过去了。
    “你干什么呢?一个人坐着,车子倒了也不扶起来。”她不知什么时候从背后出现了。
    我吓得魂不附体,说:“你,你,你干什么去了?”并惊奇的瞪着她的身影。
    “看你胆小的,我到那边摘个树枝修自行车啊,你怎么了?”她走过来问我。
    唉!真是瞎想,我哆嗦着站起来,看了看她,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怎么会是鬼?我暗笑几声,说:“哎呀妈呀,你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吓死我了。”
    她笑了,说:“你就这么胆小啊,亏你还是个男的。”
    我笑笑,说:“你不知道,我在这路上发生过一次事故,那次……”
    没等我说完,她笑了笑,说:“是不是撞过一个女孩,之后那女孩不见了?”
    我往后退着,语气很颤抖,说:“你,你怎么知道?我跟你说过吗?”
    她狂吼一声,道:“你当然没跟我说过,我就是那女孩。”
    我的眼前一晕,什么也见不到了。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