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扛树的女人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李四在这几天上午八九点钟左右时经常看到张三的老婆从坝里洗衣回来,看到她后面总是跟着一个肩扛一棵大树的妇女。那个妇女跟在张三老婆后面,一直到张三家门口,然后把肩上的树向门前屋檐上一靠,就站在门边默默的看着张三老婆在门前竹竿上晾挂衣服。衣服晾挂好之后那个妇女就跟着张三的老婆后面进了屋,一连几天都是这样
    。李四的地在张三家对面的不远处,李四在地里锄草时远远的看着,觉得这一现象很是奇怪。一是觉得那个妇女跟在后面,张三老婆好象一点察觉都没有。二是奇怪那个跟在后面的妇女身材并不高大,为什么能扛起这么粗大的树,那棵树少说也有一百五六十斤,可是那妇女扛在肩上好象很轻松的样子。
    这个妇女李四并不认识,张三家的亲戚一般李四都知道,这是谁呢?出于好奇,他就悄悄的来到张三家门口,悄悄的靠近窗口向里面张望。他看到张三的老婆坐在床边哭泣,时不时的用头上的头巾擦着泪(以前的妇女都喜欢用一条毛巾把头扎着)。
    那个妇女站在边上,叹息着,一会儿就听那个妇女说“这日子要是我根本过不下去的,不如死了好,早死早投胎,跟他活受罪干嘛呀?”,张三老婆不说话,只是抽泣。那李四没有惊动她们,就退出窗边、
    然后在后山的地里找到了张三,把情况对张三说了。谁知那张三大骂起来“比妇人家!这几天跟老子呕气!说我天天玩,天天出去赌钱!这几天我赌钱了啊?我玩管她鸟事啊!外面的事我又不要她干!老婆要打,老婆三天不打,就要上屋掀瓦!娘希比!管起老子来了!”

    “玩归玩,事情还是要做的,你老婆那么温柔贤惠,就对她好点吧。叫你不赌钱是好事啊”李四劝道“那个妇女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啊?”
    “谁晓得是哪个呀!我一回也没有见过!”张三没好气的说。
    “别人吵架,只有人劝合的,没有人劝离的。更没有人劝死的,那个妇女有点不厚道!”李四说。
    张三快中午时从地里回来了,见老婆在厨房做饭。就问“那个人呢?”
    张三老婆也不作声,只是在灶台上默默的切着大蒜。张三大怒“那个比妇人家呢!我到要问问她,劝人是怎么劝的!老子跟她有仇是不是!给老子逮到非要撕了她的嘴不可!”

    张三老婆见张三发火了,就说出了原委。她说不认识那个妇女,自从她夫妻吵嘴之后,那个妇女天天上午等张三出去了,就跟着她到房间里,总是劝她死。有一天,她差点真的上吊死了。那张三惊道“莫不是遇见了吊死了哟?”,张三老婆打了个寒战,吓得呆呆的看着张三,她此时才想到那个妇女接近她时有种寒气袭来。
    张三安慰她说“不要紧的,今天下午你回娘家去,明天我来制她”
    第二天早上,张三把老婆的毛巾扎在自己的头上,然后拎着一蓝子衣服到坝里洗衣。衣服洗好之后,上了路就向家走,不知什么时候后面跟来了一个妇女,扛着一棵很长的杉树,那棵树上还系了一根布绳。那张三也不作声,自顾来到家门口把衣服晾好,然后就回了房间。他前脚进了房间那个妇女后脚就跟了进来。张三坐在床头低着头,假装哭泣。“你哟----还在帮他洗衣裳啊?你真下作哟-------”
    张三学着老婆的声音无奈的说“不帮他洗衣裳,他打我啊。”
    “打你,你不能死啊?死了看他还有哪个帮他去洗。我要是你早就死了,早死早好,早死早投胎,投个好人家,再选个好夫婿”那妇女鼓动着。
    “我又不知道怎么死------”张三学着老婆声音故意说。
    “死法很多呢----你就上吊死吧”那妇女来了精神。

    
    “怎么上吊啊?”
    “容易的很,你把裤腰带子解下来(以前人们系裤子没有皮带子,而是用布扭成一根长绳系在裤子上),然后站在板凳上,把带子从二梁上穿过去,再在下面打个活扣,再向自己的颈子上一套,把脚下的板凳一踢倒,就行了,容易得不得了嗳-----”
    张三彻底的知道了这个妇女就是吊死鬼了,他恨得牙痒痒的,但还是佯装着说”你帮我搞啊,我搞不到-----”张三随后就解开了自己的裤带子,递给了那个吊死鬼。那吊死鬼把带子轻轻一丢,带子一头就轻易的穿过二梁。她打了个活扣,然后又搬来了一条长板凳,催张三快上凳子。那张三爬上凳子问“怎么搞啊?”
    “把头伸进这个扣子里就行了”吊死鬼摇了摇手上的带子扣的上部分。
    张三看看那吊死鬼的脸,瘦得一点肉都不有,灰蒙蒙的色气,但是深陷的眼睛很有神。张三心想:今天老子非要逮到你不可!张三把右手举了出来,把大姆指头伸进了扣子中。

    那吊死鬼急了,说“不是伸这个头是伸那个头!”。张三也不理她,又把右脚跷了起来,把脚的大指头往扣里面送。那吊死鬼怒道“不怪你丈夫打你!你太笨了嘛!”
    张三又好气又好笑,说“那你自己做个样子让我看看啊----”
    “这不简单的很吗?”那吊死鬼立即跳上板凳,快速的把扣子对自己颈项上一套,然后用手向下一勒,说“就这么简单!”
    说时迟那时快,那张三一脚把板凳踢倒了,再双手用力把吊死鬼的脚向下猛的一拉,跟着就咬破自己的中指,顺手向吊死鬼身上一甩。那吊死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吊在带子上一摆一摆的了。等她明白过来时,只有叽叽叫的份了。
    张三看着,激动的跳将起来,然后狂笑了一阵子。随后跑到厨房,抽出一根竹梢狠抽那吊死鬼。抽得那吊死鬼嚎叫不止,不停的求饶。那张三大骂不止“你以后害不害人了?”
    “不敢害了”
    “哟嘿!你还有敢不敢啊!”他又猛抽那吊死鬼,抽得鬼叫。
    “不害人了!不害人了!”
    “以老子火来了,上把你烧掉!”张三边点燃一只香烟边说。
    “不烧!不烧!我以后不害人了,还不行啊?求你了,放了我吧----”
    “以后敢到这个地方来!”张三骂后,看她可怜就放了那个吊死鬼,那吊死鬼一阵烟的逃逸了。
    后了张三又后悔起来,他心想:该晓得把她关在一个笼子里让人看就好了,每人看一次,收一块钱,那我不就发了吗?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