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冰箱里的女朋友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余桐是一家电脑公司职员,28岁还没有女朋友。
    追他的女孩很多,但他都瞧不上眼,因为他很挑剔。有人说他有病,有人说他是同性恋。
    他住在W小区B栋504室,房子是三室一厅。有一天,同事们去他家玩,发现屋子里还住着一个男人,尽管余桐说那是他的房客,却没有人相信他,大家都说他是同性恋。
    单位里的女孩都疏远他,这令他很沮丧,因为他既没有病也不是同性恋。
    不久,余桐的房客搬走了,整个房子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很孤独,便开展酗酒,此时,他才发现家里缺一台冰箱,恰巧他的一个朋友要卖房子,家里的冰箱用不着,说要送给他,于是,他就把冰箱搬到自己家了。
    搬冰箱那天天气不好,大雨下了一整天,他把冰箱弄进屋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窗外大雨滂沱,巨大的雷声震得窗子发出了颤抖的呻吟,闪电的光芒映出了冰箱的轮廊……
    他关上了门,房子里黑洞洞的,他打开灯,看清了冰箱的轮廊。
    那台冰箱外型很破,布满划痕,但内部却出奇地干净,很难想象这个冰箱已被人用过四年之久,而且他还从冰箱里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
    余桐把冰箱擦了擦,将啤酒、可乐、肉菜都放了进去,插上电后,听到冰箱里发出“嗡嗡”的声音,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房间变得温馨起来,好像多了一个人。
    第二天,余桐上班,发现桌子对面新来了一个女孩。
    那个女孩长得很美,白白净净的,令余桐怦然心动,可随之,他又恢复了沮丧的心情,他想,女孩也许早已从别人那里得知他的情况,不会理他的。
    那天下午,奇迹出现了,那个女孩竟然为余桐端了一杯咖啡,送到他面前,说:“很久以前便听说IT业有你这个名人,我很崇拜你。”

    余桐有点受宠若惊,连忙谦虚,脸也红了起来,他看了下四周,发现同事们都在埋头工作,没有人留意他和女孩,才放下心来。
    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水味,是女孩身上发出的,和他家里冰箱的香水味相同。
    余桐没有多想,一整天他的心情都很好。
    不过,他发现一个问题,那个女孩总是往落地窗的方向走,三番五次的。
    他感觉奇怪,也往落地窗的方向走,走到头的时候,他看到一台冰箱。
    那台冰箱一直立在那里,只是他没有留意,冰箱里装的是供职员饮用的冰水和饮料。
    余桐想,女孩子都爱喝水吧?
    下班的时候,女孩约余桐共尽晚餐,他很痛快地答应了。
    出了大楼,余桐感觉头有点晕,只顾跟着女孩,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家餐厅。
    席间,女孩频繁向余桐表示爱慕之情,余桐只好一笑置之,毕竟两个人还不太了解,爱情不能草率行事。
    余桐的木然,使晚餐变得很尴尬,女孩有点生气,没有理余桐,出门就消失了,不欢而散。
    余桐低着头,沿着路一直往前走,不小心撞到一个人。
    他抬起来头,发现这个人正是送他冰箱的那个朋友。
    朋友很慌张,脸瘦得窄窄的,胡子也没有刮,好像受到什么惊吓一样。
    余桐问他怎么了,他结结巴巴地说:“如果有人问起你,千万不要说见过我。”

    余桐点点头,目送朋友上了一辆车,一头雾水。
    路边有人卖新鲜红苹果的,余桐买二斤,拎在手里沉甸甸的。
    回到家,他感觉头痛,回想今天的事情,有点摸不着头绪。
    打开冰箱,把苹果放了进去,那股茉莉花香水味迎面扑来,而且比昨天的还要浓,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香水瓶洒了?
    他翻遍冰箱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香水瓶,而那香味依然浓烈,他心里有点发怵。
    他拿出几听啤酒,坐在窗前喝了起来,直到醉得一塌糊涂,才昏昏睡去。
    午夜,余桐渐渐有点清醒,听到客厅里传来“咚!咚!”的声音,那声音很急促,像敲门又像物体撞击东西的声音。
    整个房间里,只有余桐一个人,他请楚记得那个房客已经搬走了,那么声音会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呢?
    余桐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心想:三个房间+1个客厅+1个厨房+2个阳台=132平方米,这么大的面积会不会还藏有一个人呢?
    这时,他听到客厅里传来“嗡嗡”的声音,是冰箱发出的,“咚咚”的声音仍在继续,难道是从冰箱里发出的?
    他慢慢地下床,那个声音遽然消失了,像被吸尘器抽走一样。
    他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并没有什么其它东西,当他正准备关上冰箱时,目光突然被一个东西抓住了——那包新买的苹果。
    有一只苹果不知被谁拿了出来,放在一边,而且被人咬了一口,上面还有清晰的牙印。
    余桐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警觉地扫视四周,突然感觉房间是这么陌生而阴森。
    第二天早晨,余桐还没有上班,就有人敲门。
    他打开门,看到门口站着两个警察,一胖一瘦。
    胖警察问余桐:“你是余桐吗?”
    余桐说:“我是,你们有什么事?”
    “你最近见过这个人吗?”瘦警察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他,照片上的人就是送冰箱那个朋友。
    余桐说自从收到冰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没有忘记朋友的叮嘱。

    
    两个警察仔细检查完冰箱后就走了,余桐送警察时候听到客厅里传来“啪”地一声,他回头了看,发现冰箱门居然自动关上了,奇怪,也许是被风刮的。
    余桐走进公司时,所有的同事都热情地向他打招呼,搞得他有点手中无措,这是以前从未发生的。直到他看到在自己座位上忙碌的女孩时,才明白了一些。
    有个同事告诉他,女孩对所有人说余桐已经是他的男朋友了。
    余桐心里乱七八糟的,有种被掠夺的感觉,想想自己28岁还没有女朋友,有人主动找上门,自然求之不得。但这个女孩实在令人怀疑,她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不帅,没有钱,她会对我一见钟情?他这样想着,感觉口渴,走到冰箱旁边,想拿一杯冰水。
    就在他伸手拿水的时候,他看到了杯子旁边放着一枚被人咬过的苹果,那牙齿的痕迹非常眼熟,好像是就家里那枚苹果,家里的苹果怎么到这里来呢?
    有股缰逼说剿牧成希翊恿硪桓鍪澜绻卫吹摹
    他将那枚苹果举在手中,大声对同事们说:“这是谁的苹果?”
    许多人侧目,吃惊地看着苹果,没有人响应。此刻,余桐多么希望有人站起来说,那是自己的苹果,他想,这个苹果来历不明,极有可能是毒苹果,他想着便把苹果扔进了垃圾箱。
    中午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男人,想租他的房子。
    那个男人很爽快,说自己是外地打工的,暂时没有房子,没有在价钱上和余桐争执。
    这样就成交了。
    第二天,那个男人就搬进了余桐的房子,住朝北的屋子里。
    男人脸色很黑,自称是中介人,四十多岁,偏瘦,双手细长,颜色青白,像死尸的手。
    男人不爱讲话,进了屋子就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了声音,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
    那个男人从来不上厕所,整夜呆在漆黑的屋子里,也不开灯。余桐想,这个人也许怕花电费吧,便去敲男人的门。敲了好久他才出来,男人睡眼惺松地问余桐做什么,余桐说,晚上可以开灯,不会多要你电费的。
    男人嘿嘿地干笑了一下,说,“要你管,我喜欢黑暗,你管得着吗?”

    余桐尴尬地笑了笑,向男人屋里望了望,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飘进了余桐的鼻子,是菊花香,和冰箱里的香水味截然不同。
    余桐还听到男人房间里传出“嗡嗡”的声音,是男人的电脑开着,原来他在上网。
    余桐这才放下心,男人上网说明他还正常,但他不开灯的做法,实在令人怀疑。
    这个男人还不算奇怪,更奇怪的是公司里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自从宣称是余桐的女朋友后,就再也没有和余桐说过话。不说话也就算了,可是她还总是那么关心余桐,早晨帮他擦桌子,中午把买好的饭送到他面前,余桐被深深地感动了,想为她做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做起。
    机会终于来了。
    由于公司第二天要为某家企业做广告演示,所以,女孩不得不加班。
    余桐下班后去看了一场电影,看完已是晚上十点,便去饭店为女孩买了夜宵。
    他来到公司时,发现大厅里的灯亮着,却空无一人,也许女孩回家了。
    余桐也回家了,可惜整栋楼都停电了,他只好摸着黑上楼,打开门,进了屋子。
    进屋后,他又按了几下开关,还是没有电。准备拐进屋子的时候,他听到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原来那个男人在用电脑。
    男人没有察觉到他,依然专注地坐在电脑前面,显示器的光把男人的脸照得扭曲而苍白。
    余桐突然想起来,本来是停电的,男人怎么会用电脑呢?想到此处,余桐身上的汗刷地淌了下来。
    他悄悄地退进自己屋子里,默默地蹲在黑暗的角落里。

    这时,男人把电脑关掉了。余桐看到男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黑乎乎在身影直愣愣地向客厅移动。
    “啪”地一声,冰箱自己启动了,发出“嗡嗡”的声音。
    男人走到冰箱旁边,拉开冰箱的门,冰箱里的灯光映出男人的身形,不,那不是男人,分明是一个长发女人,女人的身影瘦削,这让余桐想起一个人——公司里的女孩。
    怎么会是她?
    女人拉开冰箱冷藏室的一个抽屉,先把腿伸了进去,随之又把整个身子都弄了进去,最后,女人只露出脑袋,用一只手关上了冰箱的门。
    那个女人很年轻,白白净净的,就是余桐公司里的那个女孩。
    紧接着,房间里发出“咝咝”杂音,像磁带里的那种。杂音过后,传出了一声女人的尖叫,叫声凄厉尖锐,像一道闪电劈开了漆黑的夜空。
    “你要干什么?”女人的声音,急促,恐惧。
    “呵呵!”男人的声音,沉闷而阴险。
    “不要杀我,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放过我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女人哀求着。
    过了一会儿,余桐听到女人沉闷地“哼”了一声,就再也没有讲话。
    余桐双手抓着胸口,心脏怦怦地跳着,他静静地听着……
    冰箱里传出物体摩擦地板的声音,像有人正在用力拖着什么,稍顷,传出男人恶狠狠的声音:“剁了你!”
    余桐听到剁肉的声音,一下又一下,还夹杂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男人剁了好久,剁完后,“扑”地一声,好像什么东西被打开了,接着响起一阵乱七八糟物体掉落的声响,又一阵摩擦的声音,又是“扑”地一声……
    房间里散发出一股浓烈茉莉花香水味,余桐闻到香味的一刹那便失去了知觉。
    余桐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公司的沙发上,同事说他昨天加班太晚就睡在了这里。
    可他感觉不是这么回事,他想不通,自己是怎么从家里飞到公司来的?
    那个女孩依然不声不响地在余桐面前走过,轻飘飘的,像个魂。
    余桐听到同事们说,公司里发生了一件十分怪异的事,落地窗旁的冰箱门坏了,冷藏抽屉也变形了,像被什么东西挤的,同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却找不出答案。
    余桐观察女孩,她的举手投足都很正常,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很无辜的样子。
    中午,警察来了,要求余桐合作,去他家里看一下那个冰箱。

    
    在余桐家里,警察围着冰箱折腾了一下午,他一直呆呆地坐在旁边注视着……进屋后警察便向他讲明了真相:送他冰箱的那个朋友是个杀人犯,他杀死了两个人,一男一女,他因为赌博欠男人钱,人家向他追债,他还不起,就把男人请到家里喝酒,把男人灌醉后杀了。他杀男人的时候,他女朋友在场,杀人后,他整天提心吊胆,怕女朋友会出卖他,就把女朋友也杀了,并把她肢解后放进了冰箱里……
    警察给余桐看了死者的照片,男人是他的新房客,女人就是公司里的那个女孩。
    他告诉警察公司里的女孩就是死者,警察却笑余桐是惊吓过度,半个月前,女孩的身体就已被男人肢解成了二十几块,至今还有一部分下落不明。
    警察检查过冰箱后,却没有带走冰箱,冰箱仍然放在余桐家的客厅里。
    女孩还在公司上班,对余桐关心倍至,余桐却不理她。
    一天余桐到了公司才发现有个重要文件忘在家里了,他想回家取,却被女孩栏住了。
    女孩带他来到落地窗冰箱旁,小声说,“从这里钻进去就可以到你家。”说着,就拉着余桐的手要往里穿,吓得余桐夺门而出,从此再也没有去过公司。
    余桐搬了家,换了单位,并把朋友送他的冰箱扔掉了,买了个新的冰箱,他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心理作用,交个女朋友,会好些的,可她约会了十几个女孩,均以失败告终,从此,他心如死灰。
    一天深夜,余桐喝过酒后昏昏欲睡,听到客厅里传出“嗡嗡”的声音,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看到冰箱的门开了,冷藏室的抽屉也开了,一个长发女人从里面钻了出来,她就是公司里的女孩,她冷冷地对余桐说:“扔了冰箱我也可以找到你,因为,我生存在每一个冰箱中,所有的冰箱都是相通的。”

    余桐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公司里,原来她通过冰箱把余桐弄到公司的,公司冰箱的门就是被自己身子挤坏的。
    他说“你要干什么?”
    女人拿出香水往身上喷了喷,说:“做你的女朋友啊!你这么挑剔,28岁了还没有女朋友,只好找我了。”
    他再次闻到了令人迷醉的香水味,他还没来得及分清那气味是茉莉花香还是菊花香,就感觉一阵寒颤,失去了知觉……
    余桐苏醒时,发现自己躲在病床上。
    在他的病床前,影影绰绰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公司里新来的女孩,一个是送他冰箱的那个朋友。
    余桐吓得浑身颤抖,他无法想象,自己究竟为何躺在这里,难道他们两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要对自己下毒手?
    那些恐怖的记忆倾刻间把他拉入了黑暗的空间中,他突然发现,自己除了恐怖的影象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医生诊断,余桐只是短暂的失忆,这段时间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当然,他更无法记得新结识的女友和公司主管的模样了——那两个被他误认为是冰箱里的女朋友及杀人犯朋友的人。

    其实,余桐根本就没有一个杀人犯朋友,所有的一切,都是余桐因煤气中毒而昏迷三天中的梦境。
    由于余桐一直单独生活,加之没有女朋友,所以,经常酗酒。既使认识了公司里新来的女孩,他仍没有改掉酗酒的毛病,直至酒醉后拧错了煤气阀门的方向,导致毒气泄露中毒。
    当人们打开房门救他时,发现他正躺在冰箱门口,冰箱的门打开着,没有人知道他在昏迷前打开冰箱的门是为了什么。
    人在临死前的一刹那想看看到的东西都会定格,形成清晰的影像,烙印在记忆深处,余桐对新女友的爱亦是如此,这也是那些恐怖事件的起源。
    余桐非常爱新结识的女朋友,他总是担心女孩会被公司主管抢走,因此,一直惴惴不安,郁郁寡欢,这也是他酗酒的原因。其实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只是因为他太爱她了。
    余桐出院后,女孩搬进了余桐的大房子,他们的房间只隔一堵墙,女孩负责照顾余桐的起居,她下定决心,要慢慢地等余桐恢复记忆,告诉他,她是多么爱他,她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一天,女孩在打开冰箱时,发现了一瓶茉莉香型的香水。香水瓶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女孩的名字,下面是一行字:我爱你,我们永远不分开好吗?
    那是余桐准备送给女孩的香水,还没有来得及给她,那是她最喜欢的类型。
    女孩站在冰箱前,感动得哭了,泪水滴落在了香水瓶上,映射出忧伤的光芒。
    而余桐却站在门边,目光惊恐地望着女孩的背影,对女孩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他仍然被恐怖的念头缠绕着,无法自拔,无法记起眼前这个曾经最爱的女孩。
    因为孤单,爱变得自私,因为猜疑,爱变得恐慌。余桐的爱是独自占有,容不得任何人的介入与掠夺。难道爱一个人,就要把她放在冰箱里,这样她才不会跑掉吗?
    余桐无法明白这一切,无法理解爱一个人,就应该让她自由,放她飞翔。
    短暂的失忆过后,余桐会有所改变吗?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