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镜子里的世界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脸上的黑痣
    陈丽去见男朋友闰年的路上拿出镜子照,打算补一下妆,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她的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一颗黑色的痣,陈丽摸了摸,硬邦邦的,用手指抠了抠,抠不动。陈丽把镜子放远看,真丑!
    这还怎么见男友啊,于是她决定返回自己的宿舍。一路上,陈丽都捂着脸,尽量躲避着别人的目光,她在想回宿舍后应该怎么处理这颗痣,实在没办法,她宁可用指甲剪剪掉它!
    回到宿舍,陈丽对着镜子又摆弄了一会儿,她觉得那颗痣好像变大了一点。
    陈丽摆弄了一会儿指甲剪,最终还是下不了手,她索性不管了,也许明天它自己就会消失了。

    郭小美回来的时候和陈丽打了声招呼,不过陈丽没有心思搭理她。本来两个人的关系就不是很融洽,郭小美的美貌比她更胜一筹,就连闰年时不时都会提起她,虽然是无心的,陈丽心里就像打翻了醋坛一样不舒服。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丽从梦中醒过来,她觉得自己的脸很痒,她抠了抠,抠到几个肉坨,她就像被闪电击中一般从床上跳起来,她用手去摸,果然清楚地摸到自己脸上的肉坨,已经有五六个之多。
    陈丽跳下床,拿出手机和镜子,借手机的光照着镜子,没有错,她的脸上又长出了六颗黑色的痣,而且每一颗都跟西瓜子一样大!手机惨白的光亮加上脸上的痣,陈丽只觉得喉咙一阵堵塞,然后她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陈丽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她旁边围着其它的室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恐惧。
    陈丽下意识地摸自己的脸,“啊——”陈丽尖声叫起来,她全身都在发抖,差点吐出来,她摸到了脸上密密麻麻的痣!
    郭小美使劲按着陈丽,“别慌别慌……”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丽的身体被按住,可是头却还在不停地乱动,她的头时而冲到郭小美的面前,和郭小美的脸几乎贴着,几次之后,郭小美放开陈丽,跑到厕所大吐特吐起来。
    站起来的陈丽像发疯一样,双手捂着脸,“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她的手不敢摸脸,她再也摸不到细嫩的皮肤,那些凸起的痣摸得她心脏都在颤抖。

    
    吃痣的
    陈丽再不敢出门,她每天都躲在寝室里,用被子捂着头,谁靠近她都会发出惊恐的叫声。
    闰年已经很久没跟她联系了,她曾经试图从闰年那里获得一丝的安慰,可是闰年连话都舍不得跟他多说几句就挂了电话,之后她再打过去,被告知对方已经停机了。
    还有贾宇,贾宇应该算是她男性朋友里除去闰年外最好的一位,可是贾宇也不愿意再和她多说话,陈丽觉得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了,就因为她脸上的痣,一想到她脸上的痣,她就抓狂,她恨不得撕下这张脸!
    “我找到医治你脸上东西的办法了。”是郭小美的声音。
    陈丽猛地掀开被子,“什么办法?”
    郭小美躲闪着陈丽的脸,“就是那面镜子。”郭小美指着宿舍里那面镜子,陈丽好几次都想砸了它,都被郭小美拦了下来,“幸亏当初你没砸掉它。”郭小美摊开手,她的手上有一条眉毛粗细的小虫子,“这条虫子能吃掉你脸上的东西。”郭小美说着把陈丽拉到镜子面前,陈丽一看见镜子就发狂,就要跑,被郭小美按住了,“你要相信我,你难道想一辈子都这样吗?”

    陈丽终于安静下来,站到镜子面前,但是她的眼睛不敢睁开。
    郭小美把虫子放到镜子上,虫子像得到命令一样爬向陈丽的脸,一点点地蚕食着陈丽脸上的黑痣。
    陈丽感觉自己的脸凉凉的,就好像被遮盖了很久,正在被一点点地掀开重重包裹,一点点地接触到外面的新鲜空气。陈丽好奇地睁开了眼睛,顿时被吓得倒退了几步,这次她不是被自己的脸吓到,而是被脸上的变化吓到,她已经有半边脸变得和当初一样干净洁白了!
    “别动。”郭小美按住陈丽的头,“你一动,镜子里的你也在动,虫子吃起来就很麻烦。”
    陈丽感激涕零,“谢谢你,小美!”
    “没什么,大家室友一场,我也不想你一直这样下去。”
    虫子花了不到片刻的功夫就吃完了陈丽脸上所有的黑痣,期间,郭小美讲了这条虫子的原理。

    “其实镜子里也有一个世界,跟电脑里的网络世界一样,这条虫子就相当于电脑里的蠕虫病毒,电脑里的蠕虫病毒会吞吃掉屏幕上的字符并且进行重新组合排列,你看看你的脸,不仅仅那些黑痣被吃掉了,是不是还比以前更漂亮了?”
    陈丽摸摸自己的脸,的确漂亮多了,看起来跟牛奶一样,她几乎要把这当成做梦了。
    就在陈丽高兴的时候,郭小美的脸上突然黯淡下去,“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闰年他……正在追我。”
    陈丽的脑袋一下炸开,“你怎么能这样?”
    “不关我的事,他说你变得太难看了,所以……”
    陈丽想发火,可是她想起自己的脸就是郭小美治好的,她竭力压着自己的火说道,“算了,他也不是什么好人,只在乎外表,你要小心他。”
    郭小美点点头。看见郭小美点头,陈丽的心一阵锥痛,虽然闰年在她最危难的时候抛弃了她,可是两人这么长时间的感情在那里,说不在乎是假的。自从重新找回美丽之后,她又开始故意靠近闰年……

    
    报仇
    这天,陈丽哭着跑回宿舍,她的头发披散着,衣服被撕破了。
    郭小美扑过来,关心道,“你怎么了?”
    陈丽一见到郭小美就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向她讲述自己的遭遇——她故意接近闰年,想和他重修和好。闰年也主动邀请她去KTV唱歌,她以为有戏了。唱到一半的时候,陈丽突然觉得头晕乎乎的,这个时候贾宇走了进来。闰年告诉她,贾宇一直喜欢她,以前碍于他的面子不好表白,现在……贾宇扑向陈丽,陈丽那时候已经没有了招架之力……
    “我要杀了贾宇!还有闰年!”
    郭小美身体一阵颤抖,陈丽这才想起郭小美和闰年的关系,她对郭小美道,“闰年不是个好人,你不要再跟他在一起了!”郭小美显然有些难以抉择。
    陈丽突然抓住郭小美的肩膀,“小美,我想杀了贾宇,你肯定能帮我是不是?”

    郭小美不善于撒谎,陈丽看见她眼神闪避,就知道她肯定有办法,“你不帮我,我就亲自去杀了他,和他拼个鱼死网破。”
    “不要,这样不值得。”
    “那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郭小美沉思了一会儿,“还是要靠那面镜子。”郭小美指了指宿舍那面镜子,“镜子有一个很显然的功能你知道是什么吗?”
    陈丽摇摇头。
    “复制。它的成像其实就是复制,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人。”郭小美继续解释,“如果你直接杀了贾宇,警察会抓到你,可是如果你复制一个假的贾宇,让假的贾宇出现在公众视线内,然后杀了真贾宇,这样你就可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具体应该怎么做?”
    “把他带到这面镜子面前就可以了。”
    “好!”为了报仇,陈丽连半刻的停顿都没有就直接去找到贾宇,把贾宇骗到宿舍,骗到镜子面前,然后她突然发疯似的把贾宇赶走。
    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镜子外面的贾宇虽然被赶出了房间,可是镜子里面的贾宇却仍旧一动没动地站在那里!
    紧接着,外面和镜子对应的位置逐渐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轮廓,是一个人形,人形像素描一样慢慢浓厚,慢慢出现一个完整的真人,半刻后,一个一模一样的贾宇就出现在镜子外!
    陈丽惊讶地叫了出来,看着郭小美,“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郭小美嘴角一咧,“让他出现在图书馆,然后你去杀了真正的贾宇,再让这个复制人消失,一切就天衣无缝了。”
    陈丽连半刻也呆不住了,她边往宿舍外跑边给贾宇打电话,“你在哪里……我上来找你……”合上电活,陈丽的脸上闪现着阴冷的笑。

    
    质疑
    计划出现了漏洞,贾宇的复制品消失了!
    陈丽很恐慌,计划还需要贾宇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然后她们再销毁他,“难道他知道我们要销毁他?”
    郭小美摇摇头,她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管他了,接下来我要杀了闰年!”陈丽咬着牙说道,说完她也没看郭小美就出去了。
    奇怪的是,闰年正要找她。闰年神色慌张,上前就死死抓着陈丽的双手,“我好像记起了什么事情,模模糊糊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什么啊?”
    “你好像已经杀了郭小美!”
    “我?”
    “对,你杀了她。是你告诉我的,我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闰年的样子很痛苦,不停地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

    闰年的话开启了陈丽怀疑的闸门,从那条虫子一直到镜子复制人,郭小美是怎么获得这些巫术的?又或者跟闰年说的一样,她已经死了?陈丽的脊背发凉,呼吸急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确定她已经死了?”
    “对,是你亲口告诉我的,是你杀了她。”
    闰年的话让陈丽很愤怒,“为什么是我杀她而不是你?如果我杀了她,我还会跟她在一起吗?”
    闰年哑口了。
    陈丽的怀疑并没有消除,她决定暂时先放闰年一马,她首先要回去查清楚郭小美和那些巫术的来源。出乎陈丽的意料,郭小美无论如何都不肯说出那些巫术的来源,只说,“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真的,你要相信我。”
    陈丽看着郭小美,她突然闻到了丝丝刺鼻的腐臭味,她猛吸了两口,那种味道又不见了,难道是自己的幻觉?
    突然,郭小美脸上出现了一个紫色的点,酱紫色,好像那里烂掉了,紧接着,一条虫子从那个酱紫色的地方钻出来,钻破郭小美的脸,伸出一半的身体在空中摇摆着。
    “啊——”陈丽大叫起来。
    郭小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异样,赶紧用手捂着脸,“别怕,这就是上次吃掉你脸上黑痣的虫子,要用人体来养,否则很快就会死掉的。”郭小美再次松手的时候,她的脸已经恢复了原样。可是陈丽已经被吓坏了,她越来越怀疑眼前的郭小美……
    晚上,陈丽被一阵细碎的声音弄醒,她醒过来的时候猛然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月光尽数照在那个人的脸上,陈丽发现那个人竟然就是自己!
    还有贾宇的复制品,他到底去了哪里?陈丽每天都要小心他会突然在某个角落出现,然后杀了她,她都快疯了……

    
    永生
    陈丽做了个决定,不管自己有没有杀郭小美,首先她一定要找到闰年,告诉他这些事情,也许男生会更有主意。
    闰年说在树林里碰面。
    陈丽急匆匆地向闰年走去,“闰年,我……”她很快发现闰年有些不对,闰年的双眼发红,全身都在颤抖,闰年突然发难,一把刀直接扎进了陈丽的身体里。看着身体正汩汩流出的鲜血,陈丽很不解,她望着闰年,“为……为什么?”
    闰年因为杀人的恐惧正在后退,“你骗不了我,你想杀我是不是?贾宇的复制品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我!”
    陈丽的脑袋一阵嗡鸣,她突然记起来了,她就是在这里袭击了贾宇,然后把他埋在……就埋在她脚下!陈丽的脑袋像被闪电击中一般,赶紧往前跑,好像她踩着的位置随时会伸出一双手,把她拉到地底下去。闰年把她这种行为当成复仇,他吓得拔腿就跑了。
    “小丽。”是郭小美的声音,郭小美正快速朝她跑过来,陈丽慢慢地坐到地上,“救我,救我……”
    郭小美显得手足无措。
    “救我……”
    “小丽,其实镜子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吸收你的灵魂,让你在镜子里得到永生。”

    陈丽捂着伤口看着郭小美。
    郭小美拿出一面随身携带的梳妆镜,放到陈丽的伤口旁,陈丽伤口里流出的鲜血竟然尽数被镜子吸收,镜子就好像一个无底的瓶子!
    陈丽的意识渐渐涣散,昏厥……等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竟然真的已经在镜子里了!
    “我怎么了?”陈丽很恐慌。
    “别怕,人有三魂七魄,这个镜子只吸收了你的二魂七魄,剩下一魂可以让你控制你自己的身体。”
    陈丽确实觉得自己和外界的身体有那么一丝的联系,她试着通过那一根丝去控制,她的身体真的起了反应,陈丽很高兴,“这……这太奇怪了,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因为……我也跟你一样。”
    陈丽一阵诧异,“你真的已经死了?”
    郭小美点点头,她的脸上又钻出来一条虫子,“这种虫子不仅可以吃掉你脸上的黑痣,也能吃掉的我身上的尸斑。”

    陈丽明白了,那天突然出现在郭小美脸上的东西正是尸斑,还有那腐臭味也不是幻觉!
    “是谁杀了你?”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叫郭小美的漂亮女孩,她和一个叫闰年的花心男孩是情侣。闰年长得很帅,帅到郭小美有一个室友叫陈丽也喜欢他,不仅喜欢他,还在想尽办法得到他。
    陈丽首先想到的就是让郭小美变得比自己丑,于是她偷偷买来一些地摊货的化妆品装进郭小美的化妆品里,郭小美抹了这些地摊货之后,脸上开始长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难看得要死,陈丽很高兴,她想着这样闰年就会抛弃她。没想到郭小美窝在寝室没出去,自己调养儿天之后,脸上的东西逐渐消失了,陈丽的第一个计划失败了。
    陈丽的第二个计划是找到一个叫贾宇的男生,贾宇喜欢郭小美,曾经在很多场合不知廉耻地想勾引郭小美。陈丽找到他,和他合谋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是这样的,由陈丽出面把郭小美约到KTV唱歌,然后给她喝下了药的饮料,然后贾宇再趁机……
    郭小美醒过来之后悲痛欲绝,陈丽则拿着拍下来的照片传给了闰年,闰年不仅没有安慰郭小美,竟然马上就和她分手了。
    回到寝室的郭小美万念俱灰,她想到死,可是她最终没有死,她要报警,她要把陈丽和贾宇送进监狱里过下半辈子。陈丽起初用照片威胁她,她不管,她死都不怕,更不会怕这些照片了,反正照片已经被闰年看见了。陈丽急了,不停求郭小美放她一马,然后两个人争执的时候,陈丽突然抓着郭小美的头拼命往墙上撞,鲜血喷出,洒在旁边的镜子上,陈丽没看见,那些洒在镜子上的鲜血正在一点点被镜子吸收了……

    
    第三十二个复制品
    “不……不可能,我怎么不记得?”
    “你当然不会记得,因为你根本就只是一个复制品,和贾宇的复制品一样,你就是个复制品。”
    陈丽的脑袋有些发懵,郭小美的话她没听懂。
    “我的灵魂被镜子吸收了,只剩下一魂控制这个已经死亡,正在逐渐腐烂的尸体。不过也要感谢你,让我发现了镜子里原来还有一个世界,我可以轻易在镜子里杀掉你的影像,而现实中的你也会随之死亡。因为……镜子和现实肯定是一样的,不是吗?”郭小美的笑让陈丽头皮发麻。
    “为什么?如果你已经杀了我,为什么还要对我做这些?”
    “因为我不解恨!”郭小美一字一句道,“之前你以为你就是真正的陈丽,可是你只是个复制品。现在你肯定以为你是第一个复制品,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已经是第三十二个复制品了,也就是说,我已经导演了三十二场这样的戏,来让你承受我当初的痛苦,来让你、闰年、贾宇接受死亡的审判!”
    “第三十二个复制品……”

    陈丽的话刚说完,树林后面就走出两个人,一个是贾宇,另外一个竟然是陈丽自己!陈丽想起那天晚上看见的那个站在自己床边的自己,原来那是真的!
    “你这个变态!”陈丽骂道,反正已经要死了,想到这里她反而不再害怕。
    “本来你们这些复制品的记忆都应该由我来设定,没想到闰年竟然回忆起了一点,让我的整场戏出现了脱轨,我只好利用复制的贾宇去向他告知你的罪行,嘿嘿……”
    陈丽也笑起来,“闰年跑了,我看你怎么继续你的第三十三场戏?”
    郭小美笑得比陈丽更大声,“你怎么那么快就忘了,我说过,镜子世界就是一个大网络,除非闰年一辈子不照镜子,否则只要他一出现在镜子面前,我就会……”
    陈丽还在笑,“你的计划还是有失误啊。”
    “什么失误?”
    “我现在已经在镜子里了,我跟你一样了,嘿嘿……”

    “你是个复制品,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教的,怎么杀贾宇,怎么杀闰年,现在,让我教你怎么杀你最痛恨的人,那就是给她最好的希望,然后把她狠狠砸向地面!”
    陈丽的脸色变了。
    “你以为你钻进镜子里就无敌了吗?你的本体在我这里呢。”郭小美摇摇手上的梳妆镜,“跟我们这个世界一样,镜子世界里也需要有一个本体,本体一旦毁灭,就跟我们被人杀了一样,一切都会结束,现在……”郭小美突然扬起手臂,把梳妆镜狠狠砸向地面,镜子‘哗’一声破碎。
    “啊——”旁边的陈丽捂着脸,她的脸上开始出现道道的裂痕,裂痕慢慢变大,蔓延至全身,然后‘轰’一声,陈丽就跟地上的镜子一样,碎成无数个。
    “真不长记性。”郭小美兀自笑道,“每次都是这个结局,每次都会自以为是地高兴一番。”
    尾声
    这是很常见的一个玻璃橱窗,闰年刚好经过。
    玻璃里的闰年突然伸出双手,迅速伸到自己的脖子上,双手死死地掐着脖子。玻璃外面的闰年竟然也感觉喉咙难受,他倒在地上打滚。玻璃里的闰年用尽全力,玻璃外面的闰年连舌头都被掐出来了。片刻之后,玻璃外面的闰年就已经全身绷直,死不瞑目。
    与此同时,玻璃里的闰年竟然……跨了出来!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