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永远在一起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不能接近的女人
    这片风景区只有一家叫“相守客栈”的旅馆。它掩映在林子深处,在参天的古木当中,像是一座豪华的坟墓。就在旅馆旁边,是一方断崖,青白的崖石像剑一样削出了暮色。
    诚然,这里风景很不错,但是诡异的环境使此处罕有人至。此时,天就要黑了,陆婷婷拖着一身的疲惫到柜台登记。一进门,沉重的感觉就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但是她咬了咬牙,尽力不让自己退却。
    柜台里立着一个形销骨立的女服务员,她低着头,蓬松的乱发垂下来盖住了大半张脸。她伸出苍白的手接过陆婷婷递来的钱和身份证,然后递来一张房卡。自始至终,服务员没吱一声,也没正眼看过陆婷婷。陆婷婷只注意到,服务员胸口有一张工作证,上面写着名字——白露。
    劳累了一天的陆婷婷也懒得去责怪白露的慢待,她一边暗暗地抱怨小地方的服务态度太差,一边转身要走。
    突然,一只冰冷的手搭上了陆婷婷的肩膀,背后传来了嘶哑的呻吟声。陆婷婷心里一惊,急忙回头,只见白露已经抬起头来,乱发里露出了一张惨白得没有血色的脸。她嘶哑着喉咙吐出这样一句话:“别接近……别接近408房间的女人……”
    陆婷婷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她急忙去看自己手里的房卡:406。
    看来自己与408房间的女人住在同一层楼,而且离得很近。那么,408房间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呢?陆婷婷的脑袋里瞬间浮现出惊悚片里的各种镜头:是变态杀人狂?是个技术高超的女骗子?还是念念叨叨的神经病?
    不过,与未知的408女人相比,面前这个形容消瘦的白露倒是更可怕一些。陆婷婷挣脱白露的手,急急地向自己的房间奔去。
    谁在敲我的墙
    从一楼到四楼,陆婷婷没有看到一个人,也就是说:这家旅馆的生意并不好。那么,为什么一定要把陆婷婷安排到四楼呢?应当就近安排到一楼或者二楼啊?这个时候,地板发出了“吱呀”的尖叫,像是踩到了什么人的脚。陆婷婷吓得跳了起来,她一低头,发现这旅馆的地板是沉重的腥红色,像是沾了陈年的血迹。使劲闻一闻,似乎整个楼层都有一种诡异的血腥气。

    陆婷婷不敢再停留了,她急急地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前,特意观察了下左右:自己旁边就是408房间!果然挨着408,真是倒霉啊!不过,陆婷婷并没有下去找白露理论,也许是因为白露太可怕了,也许是因为她实在是太累了,也许……还有别的什么原因。总而言之,她匆匆钻进自己的房间,倒头大睡。
    啪啪……啪啪……
    正在迷糊的时候,陆婷婷听到轻轻的拍门声。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在淡绿色窗帘的笼罩中,房间里有一丝丝阴森的寒意。在这氛围里,拍门声让陆婷婷心里有些害怕。
    “请开门……求求你……请开门……”伴随着拍门声,一个女人的呜咽声传来。这声音软软的,像丝线一般从门缝里缠绕进来,扰得陆婷婷心魂不定。
    陆婷婷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围着被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壮着胆子打开了门。
    还好,门外并没有女强盗或者女,只有一个穿着睡衣的短发女人。她见到陆婷婷之后,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谢谢你,你是好人……”
    “你为什么要敲门?你知不知道半夜三更很吓人啊?”陆婷婷没有好气地问。
    女人没等陆婷婷邀请就钻进门来,然后急忙关上门,像是在躲避什么。随后她急切地说:“我叫梅蕊,就住在你对面的407房间。刚刚我太失礼了,对不起……不过我真是害怕极了!”
    “发生了什么?”陆婷婷头皮有些发麻。

    “今天我刚来的时候,柜台里那个怪怪的服务员告诉我,不要接近408的女人。因为那个服务员神经兮兮的,所以我根本没把她的话当回事。谁知道,我一上楼,就看到408房间——就是你隔壁的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她长得很漂亮,尤其是一头秀发真让人羡慕啊。她对着我友好地一笑,我也一时忘记了服务员的话,随口说了一句:‘你的头发真漂亮。’”
    “然后呢?”陆婷婷追问道。
    梅蕊的脸色大变:“408的女人听到我的话之后很开心,她说:‘你喜欢我的头发吗?那送给你吧!’说完,她用力一扯,居然扯下一大把头发!头皮处丝丝地渗出血来,她还把手里的头发递给我。吓得我啊,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里去了!之后,我还听见她在我的门外走来走去的呢!”
    “你快报警啊!干什么来找我啊!”陆婷婷也听得心惊肉跳的。
    “这么荒僻的地方,叫警察也得大半天才能来!”梅蕊无奈地说,“我一个单身女人出来玩,第一个晚上就遇见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受得了?整整一个下午,我都趴在门缝里向外看,希望能来个救星。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你。你也是独自来玩的吧?我觉得你可以帮我——至少咱们在一起可以壮壮胆。”
    “我觉得我不行。”陆婷婷断然拒绝了梅蕊。毕竟谁都不愿意和这种可怕的事情沾上关系。
    梅蕊很失望地看了陆婷婷一眼,脸上的表情哀哀的。陆婷婷也觉得不太忍心,于是她缓和一点儿说:“你先回去睡觉吧,如果有什么危险,你再来找我。”梅蕊听出来,这不过是陆婷婷的托辞,她只能默默地回去了。
    之后,陆婷婷躺在床上再也睡不着,她反复回想着白露的警告——难道408真的住着一个不正常的女人?
    砰砰——砰砰——
    寂静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敲击声。陆婷婷仔细一听,并不是从门上发出来的,而是从墙壁上。确切地说,是从左边的墙壁。上!
    陆婷婷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她回想到刚刚进门时的情408房间就在她的隔壁,而且就是左边。
    也就是说:现在,408的那个女人正在敲她的墙壁,一下,一下,又一下。而那个女人如果真如梅蕊所说,会撕下一头长发,血淋淋的……陆婷婷不敢再去想象墙壁的那边到底如何,她捂住耳朵害怕得不想再听。可是那声音还是一下一下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里,那么执着。仿佛隔壁的女人,坚持要到陆婷婷的房间里来……

    
    伤痛往事
    故事到这里,也许你会问:“为什么陆婷婷这样一个弱女子偏偏会跑到如此可怕的地方来?”这当然是有原因的,世间万事都是有原因的。
    其实,陆婷婷早在来这家相守客栈之前,就知道这里并不太平。老公段海峰把关于相守客栈的恐怖故事向陆婷婷讲了好几遍,每一次都让陆婷婷恐惧得全身直起鸡皮疙瘩。然而,陆婷婷还是要来,她就是不服,她就是赌气!
    原因还得追溯到一周前,那时陆婷婷刚刚和段海峰办完婚礼,两个人甜蜜得像一个人似的。结果无意中,陆婷婷从段海峰的书柜里发现了一张照片:段海峰的怀里依偎着一个女人,亲密极了。这照片拍得很模糊,但是陆婷婷依旧能感觉到那个女人非常美。
    这下子,妒忌之火让陆婷婷彻底燃烧了,她尖叫着冲到段海峰的面前。质问段海峰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初恋吗?你TMD骗谁呢!”
    铁证如山,段海峰垂下了头,他说:“对不起,其实我之前还有个女朋友,那才是我的初恋。只不过,她死了,而且死得很诡异。这让我心里又难过、又害怕、又愧疚,所以潜意识里我就把她排除掉了,谎称你才是我的初恋。”
    陆婷婷才不要听这种话呢,她软硬兼施,折腾了一个晚上,终于从段海峰的嘴里听到了更多的信息。段海峰说:“她叫艾丽丝,是为我死的。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而且是写悬疑小说的,总是喜欢寻找一些有挑战的事情来激发自己的灵感。有一天,我得知了一个叫相守客栈的地方,那里长年有女鬼出没,非常恐怖。我想去,但是艾丽丝很担心,她决定陪着我一起去。”

    段海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陆婷婷细细地讲述了那段陈年往事。这故事,让陆婷婷再也忘不了了。
    那是个雨天,段海峰和艾丽丝手拉着手来到了相守客栈。店堂里生意很冷清,柜台里居然没有人。段海峰叫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正当他们失望地要离开的时候,柜台里突然立起一个身影,像个黑色的大布偶一样,吓了他们一跳。服务员形销骨立,乌黑的头发盖住了半边脸,只露出了苍白的下巴和一张腥红的嘴,她沙哑着说:“别走……我给你们房卡……”
    房卡上写着406房间。即将上楼的时候,服务员幽幽地说:“不要靠近408房间的女人……千万不要……”
    段海峰和艾丽丝心惊肉跳地进了406房间,他们发现隔壁就是那禁忌的408。此时,段海峰已经非常恐惧了,但是为了在自己女友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大男人气,他故作淡定地说:“我去洗个澡。”
    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出了段海峰的尖叫。艾丽丝应声而去,看到浴室的墙壁上贴了一张黄色的纸条,就像是鬼画符一样。女人在这个时候反而更加冷静,她伸手揭下了纸条,发现背面写着一个短短的故事:
    曾有痴情女为男友所骗,住进408室,饱受折磨,终卒于惊惧之中。死后化鬼,徘徊于408室,永世不得超生。

    恰在这个时候,隔壁响起了敲墙的声音,恰好来自408室!
    陆婷婷听得手脚冰冷,虽然她知道段海峰后来并没有什么危险,但还是急急地追问下文。段海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后来,我们真的见到那个408室的女鬼了,她真的好恐怖。我们几次想跑,却根本逃不了,那女鬼就像是粘在我们身后一样,无论什么时候回头都能看见她那恐怖的脸。后来,我们向服务员求助,柜台里的那个怪怪的服务员居然说:‘只要办了房卡,那么在退卡之前就无法摆脱女鬼的折磨。而且只要你们还活着,就不能退卡。’”
    “那你们怎么办?”陆婷婷叫了起来。
    “我……”段海峰突然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似乎是陷入了极大的痛苦,“我真不是东西!我太害怕了,当时表现得根本就不像个男人!是艾丽丝在这个时候救了我,她说,她会拿着房卡继续住在这里,让我独自逃生。”
    “你答应了?”陆婷婷睁大了眼睛。
    段海峰沉默了一下,算是默认了。过了一会儿他颤抖着说道:“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艾丽丝。我甚至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因为我再也没敢去相守客栈。”
    屋内顿时一片死寂。陆婷婷心里默默地崇敬着艾丽丝的奉献,同时也有醋意涌上了心头。她犹豫了一会儿,咄咄问道:“因为她为你做出了牺牲,所以你才忘不了她,对不对?”
    段海峰点点头。
    陆婷婷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姿态像极了一个女英雄,她叫道:“我替你去相守客栈看看!看看艾丽丝是死是活!”
    段海峰吓了一跳,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陆婷婷。
    陆婷婷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回来之后,无论艾丽丝是死还是活,你都不许再想她了。我需要她从我们的婚姻中消失,明白吗?”

    
    再也跑不掉
    回忆完当时的情景,天已经大亮了。陆婷婷坐在406房间的床上,心里纠结万分。她已经害怕了,她想要回去。
    我今天就走!回去以后我告诉段海峰,艾丽丝已经死了,我没有看见她。这样的话,不就万事大吉了吗?陆婷婷心里想。
    不得不承认,陆婷婷这个女人有点儿头脑简单。这主要是因为陆婷婷生在富贵之家,父母远在国外,每年把大笔的钱寄给她,让她足以用钱摆平任何事情。也就是这样的生活氛围,让陆婷婷处处不让人,以至于为了爱情敢到相守客栈来冒险。
    陆婷婷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往外走。突然,隔壁传来了拍击声。啪啪……啪啪……
    是从408传来的!
    陆婷婷一个激灵,不过她简单地想了一下:有拍击声,说明408的女鬼就在房间里。那么,我开门跑到走廊里,应当不会被发现。

    于是,陆婷婷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然后缓缓地拉开了门……
    突然,一只苍白的手伸到了陆婷婷的面前,指尖还滴着黑色的血。陆婷婷顺着那只手看去,只见手腕长长地延伸到隔壁的408房间里,这手臂简直就是一条长长的绳子!
    “啊——”陆婷婷尖叫着拨开了那只手,然后死命地往楼下冲。她跑啊跑啊,背后那只手臂却无限地延长,一直与她保持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就在陆婷婷即将跑到大厅的时候,滴着血的指尖猛地插进了她的肩膀里。一阵剧痛让陆婷婷差点儿晕过去,她对着柜台大叫道:“白露!救我!”
    柜台里那个诡异的服务员抬起头来,乌黑的头发里露出绿幽幽的两只眼,她一字一句地说:“没退房卡之前,你摆脱不了女鬼。”
    “那……那现在给我退卡……”陆婷婷挣扎着说。
    “没死之前,不准退卡。”白露咧开了血红的嘴巴。
    事到如今,头脑简单的陆婷婷终于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了,她绝望地回了一下头,只见从背后那长手臂的尽头缓缓地走近一个人。
    她,短短的头发,苍白的脸,正是昨晚向陆婷婷求救的女人。
    “梅蕊,你居然是鬼!”陆婷婷大叫起来。
    梅蕊点点头:“其实我并不想害你的。但是我昨晚向你求救的时候,你根本不帮助我,这说明你是个狠心肠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不足以同情,不如……杀了你!”
    血滴滴的指尖猛地向陆婷婷的喉咙掐来……

    
    只能跑一个
    陆婷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一片苍白。她心里非常难受:我一定是死了。
    “婷婷,你醒了?太好了。”这个时候,段海峰的声音居然在耳边响起。陆婷婷看到,段海峰正为自己端来一杯热水,眼里全是温柔。
    陆婷婷拍拍脑袋,终于想起来了:就在刚才那危急时刻,段海峰从门外冲了进来,他猛地抱起了陆婷婷,一直跑到了楼上,让梅蕊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陆婷婷扑进了段海峰温暖的怀抱,眼泪止不住地流。段海峰抚着陆婷婷的头发说道:“你走以后我终于想明白了,我不能再当一次懦夫,不能再一次让我心爱的人在相守客栈里忍受痛苦。于是我特意跑来看你,我们一起面对危险!”
    陆婷婷不知道说什么好,然而段海峰却比了一个手势,让她不要高兴得太早。段海峰从背包里抽出了一份文件:“你要承受得住,这是你父亲的遗嘱,他们遇到了空难……”

    陆婷婷惊呆了,然而面前的白纸黑字让人不得不相信。其上标明,陆婷婷将继承巨额的遗产,从此她将衣食无忧。但是,这对于陆婷婷来说根本不重要,她想到的只有: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段海峰一个亲人了。
    段海峰拍了拍陆婷婷的肩膀:“婷婷,现在我们很危险,退房卡是做不到的,两个人一起跑也行不通。我想来想去,只能……只能像当年一样,跑出去一个,留下来一个。当然,留下来的那个是我。你拿着这些钱,将来嫁个好人,过幸福的生活去吧。你……你把我忘了吧。”
    听了这些话,陆婷婷的心仿佛就要碎开了,她死死地抱住段海峰,说什么也不走。但是段海峰的力气显然比陆婷婷大,他把陆婷婷抱到了门口,猛地拉开房门,把陆婷婷狠狠地推了出去……
    走廊里一片蓝光,幽幽的望不到尽头。就在这蓝光之中,陆婷婷看到408的房间门缓缓地打开了,一只绵软细长的手从门缝里伸了出来,飘飘摇摇地向陆婷婷靠近。
    “婷婷,快跑!出门向右,那里有路!”段海峰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给了陆婷婷巨大的勇气。
    陆婷婷终于横下心来,她咬了咬牙,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声:“段海峰,我爱你。”然后,她头也不回地冲下楼去。
    在经过柜台的时候,陆婷婷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大门的位置不对劲。大门原来是和柜台相对的,此时却与柜台临近,这是错觉吗?
    然而,陆婷婷只是一门心思地冲出门去……

    
    那是我的故事
    天微微亮起来了,晨曦落到了陆婷婷的脸上,然而这张脸已经被摔得支离破碎,再也没有了生气。
    断崖之上,段海峰正在确认陆婷婷是不是真的摔死了。身边立着的梅蕊一边收起自己那充气式的软皮管假手臂,一边幽幽地说:“放心吧,这种高度摔下去,哪儿有不死的。”段海峰放心地点点头,然后跟着梅蕊回到了相守客栈。
    如果陆婷婷昨晚冲出门的时候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门的位置已经被改动了,新开的门右边是断崖,冲出去必死无疑。然而,在昨晚那种危急的时刻,也不会有人去多想这样的细节吧,尤其是像陆婷婷这样单纯的女孩。
    作为服务员的白露很尽职地报了警,她哑着嗓子说有游客昨晚掉下山崖摔死了。不过,她犹豫了一下,补充道:“摔死了两位游客。”
    “你说什么呢?”段海峰皱着眉头问白露。
    白露没有回答,她给段海峰倒了一杯茶,然后很乖巧地问:“先生,我们的报酬……”
    “放心吧!”段海峰很大方地说,“陆婷婷死之后,按照法律,我将是她的直接继承人。那一大笔钱,我这辈子都花不完,难道还会欠你们那点儿小钱?这一次你们两个都有功,干得漂亮!”说完这话,段海峰喝了一口茶,但他感觉这茶的味道不太对,又咸又腥,于是急忙吐了出来。他问白露:“你TMD给我泡的什么茶?”
    白露哑着嗓子幽幽地说:“死人骨,用死人的骨头切片晒制而成,味道特别……”

    这话让段海峰全身一个激灵。整理完假臂的梅蕊并没有注意到段海峰的异样,她随口问道:“你不过是为了钱,才把陆婷婷骗到这里来的。那么,那个关于艾丽丝的故事呢?”
    “当然是假的!”段海峰说,“我用软件合成了一个我和艾丽丝的合影,面目模糊,就是为了骗骗陆婷婷。其实,这世界上哪儿有女人会真的为了男人而死啊。”
    “有的,”梅蕊突然打断了段海峰,“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女人会为男人而死,而且无怨无悔。只是男人们都太不可信了,他们只是在利用女人,让女人死后都不得安心。”
    “大清早的,别说这么讨厌的话行不行?”段海峰很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他转身想到柜台里去呆一会儿,却突然发现柜台里的白露穿着长长的黑色裙子,裙子下面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脚!
    白露咧开了血红的嘴,对着段海峰诡异地笑着。
    段海峰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想起来:当初自己只是在网上发现了这么一家怪异的旅馆,于是就萌生了吓死陆婷婷的计划。整个计划的过程,白露和梅蕊都非常配合,但是段海峰根本就没有清楚地打探一下这两个女人的来历。她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梅蕊的手轻轻地搭上了段海峰的肩膀,她幽幽地说:“曾有痴情女为男友所骗,住进408室,饱受折磨,终卒于惊惧之中。死后化鬼,徘徊于408室,永世不得超生。”
    “这……这不是我编的故事吗?”段海峰结结巴巴地问。
    “是的,但这也恰好是我的故事。我的男人和你一样,没有良心,把我弄到这里活活吓死。当时白露在这个地方当服务员,因为这件事受到了惊吓,也活不成了。从那以后,我和白露就恨极了你们这样的男人,非要杀之而后快!”
    段海峰惊诧地回头,只看到梅蕊的手无限地延长,绵软得像是绳子,指尖还滴着腥臭的血。这只手,离他越来越近了……
    永远在一起的恋人
    警察来的时候,发现断崖下有两具尸体。他们转身问梅蕊:“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殉情吧。”梅蕊冷淡地说,“也许是他们相爱到了一定程度,觉得活着已经不能表达爱情,所以用死的方式完成爱情的升华。”
    警察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你这个人够抒情的,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当然有。我相信有永远在一起的爱情。”梅蕊不再理警察,缓缓地转身离去。
    在回相守客栈的路上,她喃喃地说:“即使没有这样的故事,我也可以用死亡编织出这样的故事。只要他们死了,就永远在一起了。”
    对啊,只要死了,就永远在一起了……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