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农村怪谈之归途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麻子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回过故乡了,自从几年前麻子和父母赌气离开了那个偏远的穷地方,麻子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身在一个异地的小城市里打工,生活比那个穷家里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呢!可是最近几天麻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心里总是惶惶的感觉到十分的不安。
    而且几次在梦中都梦到自己那个满头白发的老母亲,泪眼迷离的在召唤着自己回去。几天下来,麻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每每梦里看到母亲那双红红的眼睛,麻子的心就感觉好痛!
    打点好背包,一路坐车辗转就回到了家乡的地界上。前面还有十几里路的羊肠小道,是根本不通车的。
    麻子在镇子上吃饱喝足了,给老母亲买好了一些好吃的就急匆匆的踏上了回家的路。从小在这里长大,麻子对这条路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走着走着,感觉快要到家的时候,前方突然就出现了一片小树林。在麻子的记忆里这条路上没有小树林子啊?想想可能是自己离家太久了,这是后来栽种的树带也是有可能的。
    树林里有一条满是落叶的甬道,另外麻子惊讶的发现,茂密的树林里生长的树木自己竟然都不认识。
    一切都是红的,红红的树干,红红的树叶,反正一切都是红色,是那种鲜艳的猩红。踩踏在红红的落叶上,麻子隐隐的感受到了丝丝的不安。
    这是什么树?看着那么的诡异!顾不了那么多了,看看天色已晚,赶紧的往家奔是正事。
    正走着呢,突然就感觉一滴粘稠稠的液体滴落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伸手摸来一看,麻子不禁大吃一惊。
    麻子竟然摸了一手鲜红色的带着腥味的像血液一样的东西。抬起头一看,麻子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撒开腿没命似的向前跑。
    他看到树上竟然挂着好多个鲜血淋漓的人头,在风中摇摇晃晃仿佛是树上结出的果子,密密麻麻的好多个。

    边跑麻子边四处的向上看了看,他发现竟然所有的树上都挂满了一个个的人头,在枝头上乱颤摇晃着。
    麻子的心猛烈的抽动着,感觉呼吸都快停止了,大口的喘着气闭着眼睛向前跑去。跑着跑着,就觉得背后有一双不大的手狠狠的向前推了自己一把,麻子就势扑通一声就向前摔了个抢食。
    一阵钻心的疼痛从麻子的手掌心传了过来,麻子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的两只手,手心都被地上的碎石给划破了,殷红的血流了出来。
    不对啊!麻子抬头一看,不禁又惊呆了!那一片红色的挂满人头的树林不见了,眼前又恢复了以往自己熟悉的那一条小路。
    不管怎么样,骇人的树林没有了,麻子惊魂未定的急急的又奔家里的方向走去…
    很快来到了位于村口的那座小桥,麻子的心情放松多了,因为过了这座小桥,向右一转不远就到了自己家所在的村子了。
    望着小桥下的流水,麻子想起小的时候总是喜欢在这里玩耍,每次都会因为弄脏了衣服回家挨妈妈一顿胖揍。
    想起这些,麻子顿感幸福的笑了,还真是想自己那个总会狠狠的揍自己一顿的老娘了!
    正在麻子沉浸在幸福的回忆当中的时候,突然从水里冒出一个水淋淋的脑袋。脑袋不大,被水泡的有点发白,正翻着白白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麻子看呢!
    麻子愣了一下认出来了,这不是自己邻居家的孩子二柱子吗?还没等麻子开口,二柱子说话了“麻子哥哥你回来了?先来水里和我一起洗个澡吧!”

    麻子笑了“回来了,回来看看老娘。你先自己玩,等我回去看过老娘之后再来这里陪你玩。”
    边说着麻子一边就过了小桥,一转弯就看见了自己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一排排的土坯房。什么都没变,还是老样子!麻子不禁感慨了一番,加快脚步向家里走去。
    村子里静悄悄的,似乎静的出奇,就连平时的鸡飞狗跳的声音都没有。“不对啊!村子里是最吵闹的地方,现如今怎么会这么的安静呢?”刚才要到家的兴奋劲瞬间的消失了,麻子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
    走到了房子跟前也没看见一个人影,一切静的让人心里发毛。麻子发现不但是没有一个人影,就连家家户户的房子也是非常的不对劲。
    所有的房子似乎早已经没有人居住了,墙体脱落,门窗破旧。家家的房顶上都长满了齐腰深的荒草,一派破败落寞的景象。
    麻子预感到了不妙,撒开退就奔着自己家那三间茅草房而去。一样的没有人烟,一样的残破不堪,就连房屋的大门都掉落了下来,歪倒在一边。
    麻子顿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莫非是全村人都集体搬离了这里?完了,看样子自己被这个家彻底的抛弃了!
    又一想不对劲啊!那刚才还在小河塘看见二柱子了呢?那就说明这个村子里的人没有离开。
    麻子快步的冲进这个残破的家里,屋子里布满了厚厚的灰尘,麻子所熟悉的一切似乎都没有动过,一切基本都还是麻子走的时候的老样子。
    麻子疑惑的走到里屋,当推开里屋门的那一刻起,麻子傻眼了。一个大大的火炕上并排躺着三个人,应该说只三个没有头颅的人。
    身上都盖着厚厚的棉被,脖子在那里突兀的支出来露在棉被外面。枕头上凝固了厚厚的黑色的应该是已经干涸的血液。
    麻子哀嚎一声扑了上去,一把拽掉三个人身上的棉被,麻子认出来了,这三个没有头颅已经发黑风干了的尸体正是自己的父母和自己唯一的弟弟。
    哭嚎了一会,看看外面天已经擦黑了,麻子擦干眼泪走出了屋外。他想起来了在水塘碰见的二柱子,他决定去问问二柱子,在自己走以后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麻子跑到水塘,把整个水塘前前后后的找了个遍,也没能找到那个在水里洗澡的二柱子。
    无奈,麻子不死心,又跑回了村子里挨家挨户的查探了一番,结果让麻子彻底的迷糊了,全村的人都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并且死的状态都一样,头颅都不翼而飞了。
    最让麻子惊惧的是,在自己的邻居家里,他竟然看见了刚刚在水塘看见的二柱子的尸体。
    经过这么一折腾,天彻底的黑了下来。麻子摸着自己那由于过度的伤心而疼痛欲裂的脑袋,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坐在了自己家的院子里。
    天上的月亮出来了,月光柔和的照射了下来。麻子木然的看着笼罩在黑夜里的村庄,怎么也是想不通,这一村的人怎么会齐刷刷的没了脑袋都惨死了呢?那么多人的脑袋哪里去啦?
    脑袋?脑袋?麻子一拍大腿,想起来了。在自己回来的路上那一片后来消失的红色小树林,那里的树上挂着的不都是脑袋吗?
    想到这里麻子咬咬牙,从屋子里翻出来几把砍柴用的柴刀别再腰间,借着月光大踏步的往村外走去。
    麻子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就算是死自己也要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也要为一村的乡亲和自己的家人讨回一个公道。
    就在麻子寻找那片挂满人头的红树林的时候,刚才还晴朗的夜空不见了。月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躲藏了起来。
    天渐渐的阴沉了下来,阴冷的风一阵强似一阵的呼呼肆孽的席卷而来。麻子浑身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自觉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
    风越来越大,黑暗中麻子手里提着一把柴刀,瞪着猩红的眼睛大声的喊道:“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妖魔怪,竟然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今天我就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到阎王殿里去说理去。”
    风夹杂着呜呜的声音在麻子的耳边萦绕,凄厉而又委婉,断断续续的催人泪下。麻子摸着被风吹得有点疼痛的脸,一只手近乎崩溃的在黑暗中胡乱的挥舞着手中的柴刀。
    一盏盏盈盈的星星点点的亮光,犹如夜空里的星星在麻子的眼前点亮了。麻子仔细的一看,那个曾经挂满人头的红树林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那一盏盏盈盈的光亮,竟然是树上挂着的人头上的眼睛,在发出淡淡的盈盈的光晕。麻子明白了,这些个人头就是自己的相亲们的,是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照亮了夜空,来指引麻子寻找到这一片诡异的红树林。
    麻子没有了害怕,他挥舞这手中的刀冲着一颗树干就砍了过去。树干被砍了一条深深的口子,霎时鲜红的血液从树干里就流了出来。
    “果然是一片成了精的树木!”麻子又胡乱的在树干上挥舞了几刀。树干上是刀刀见血了,可是麻子同时又发现,那些个挂在树上的人头都似乎皱紧了眉头,很是痛苦的样子。
    “莫非他们是连体的?”麻子收起了手中的柴刀,抬起头转悠着对这些挂在树上的人头仔细观察起来。
    突然,麻子看见了自己最熟悉的一张面孔,虽然眼前的光线异常的模糊,但是自己娘亲那熟悉的感应是绝对不会错的。
    麻子伸手脱掉一件外衣,捡起一根树杈把衣服绑在了上面用火点着。接着火光,麻子看清楚了,是自己的娘亲没错!
    看着挂在上面面无血色的娘亲,麻子几尽崩溃的双膝跪倒在了地上。抬起头大声的呼唤着娘亲!
    声声血泪一般的呼唤,让麻子深深感受到了无奈的痛苦。麻子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牙根咬的吱吱响“娘亲!你能告诉儿子我现在该怎么办吗?”
    人头的双眼在向下滴着血泪,不停的冲着麻子眨巴着眼睛,似乎在告诉麻子什么?
    麻子定定的看着娘亲的眼神,慢慢的麻子明白了,娘亲一直在盯着麻子手中的那个火把然后向自己使眼色。

    麻子坚定的点了点头,趴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举起火把毅然的走到了红树林的中间。最后向娘亲人头的方向看了一眼,麻子举起火把点燃了整片红树林。
    噼里啪啦的响声中,伴随着一阵阵的腥臭味道,树上的人头纷纷的掉落了下来。太多了,几百个乡亲们的头颅,麻子也捡不过来,无奈的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焚烧在大火里。
    大伙一直持续燃烧到第二天清晨才渐渐的熄灭,留下焦黑一片的残垣断壁。这时麻子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一片所谓的挂满人头的红树林竟然就是他们村子里。
    没了,什么都没了!亲人,乡亲,村子都变成了一片焦土!
    正在麻子转身打算离这满是梦魇的故乡时,麻子看见了几百号人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都活着?”麻子兴奋了起来。可是当他一把搂过来自己老娘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扑了一个空。
    “孩子,我们都是鬼魂,是来和你告别的。”麻子的娘亲疼惜的看着几年不见已经成熟了好多的麻子“三年前,在村子的地底下长出一颗红颜色的树木。村子里的人都看着稀罕,所以大家都当宝贝一样小心的呵护着。”
    “红树长得飞快,几天的时间里就长成了一颗参天大树。谁也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妖精,他要用我们一村人的魂魄来养他的子孙。终于在一天夜里,当大家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都被与身体分离挂在了树上。”
    “不但这样,红树还把我们的魂魄死死的困在了树上,得不到解脱。终于有一天,一个道士模样的人走到我面前,告诉我说只有你麻子,才是唯一能够解救大家的人。因为你是纯阳火命,所以这个妖精最怕的就是你。”
    “于是我们日夜盼望你早些回来,来解救我们脱离苦海能够早日轮回地府。还记得你刚进村的时候,在水里的二柱子吗?那个便是那妖精害怕你毁灭他,幻化成二柱子的模样想在水里至你于死地。”
    听着娘亲的讲述,麻子失声的跪在了地上痛哭起来“都是儿子不孝,如果不是儿子当初负气而走,乡亲们也不会遭受这灭顶之灾。”
    忽然,麻子感受到阴风阵阵从自己的身边略过,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踪影…
    从此后麻子出家当了一个和尚,在自己家乡的那一片焦土上建起了一座小庙宇,日日诵经超度死了的那些乡亲们…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