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血衣小女孩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第一节:闹
    农历七月十五日鬼节,阴气浓重,鬼门大开。蓝天幼儿园又建在一片坟地之上,阴日阴地,自然是凶上加凶。月亮爬上了树梢,却笼罩着一层血色的雾气,朦胧不清,显得十分妖异。血月当空,此乃大凶之兆。
    树影婆娑,阴风阵阵,阴灵徘徊不去,蓝天幼儿园里怨气冲天,一时间竟成绝地,仿佛凶兽蛰伏,择人而噬。
    蓝天幼儿园办公室传来年轻女子的嬉笑声,四名年轻女教师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办公室里的老摆钟敲了12下,午夜12点了。
    赵茵瞥了眼老摆钟,抱怨道:“办公室主任真是个老古董,还用这破摆钟。”
    杨仙穿着黑色上衣,黑色短裙,长丝袜,带着大眼镜,身材妖娆,十分性感,她拿起LV包,说道:“午夜12点了,我们快走吧。这幼儿园里黑漆漆的,静悄悄的,空无一人,挺恐怖的。听说以前这里是块坟地呢?”
    郭雯,性格大大咧咧的,她忍不住嘲笑道:“哎呦,杨仙,你的胆子比你的胸还小呢!这幼儿园还能闹鬼不成?”
    杨仙恼羞成怒,就去挠郭雯痒痒,两个人闹作一团。
    宋瑶有些无奈道:“你们别闹了。”
    这时却传来了忽远忽近的歌声,隐隐约约还有小女孩的欢笑声。可这幼儿园里就她们四个人,没有别人了呀。哪来的歌声和笑声?
    四个人心里一个咯噔,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对方,眼里的询问意味很浓。

    赵茵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女孩,有些胆小,不知想到了什么,双手护在胸前,声音有些发颤地问道:“你们听见了?歌声,还有笑声,好像是她的声音?”
    杨仙疑神疑鬼地说道:“你们还记得去年那件事吗?不会是她变成鬼回来了吧?”
    宋瑶皱了皱眉眉头:“别胡说了。可能是哪个调皮的小孩吧。现在什么年代了,哪有什么鬼,要相信科学,不要那么迷信。”
    这时办公室的灯却忽然熄灭了,四个人吓作一团。
    那歌声越来越清晰了,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哀婉悲凉,可在她们听来却恐怖如斯。这幼儿园里除了她们,没别人了啊。
    性格泼辣的郭雯素来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她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大手一挥道:“跟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兔崽子在吓唬本姑奶奶。”
    其他几个人执拗不过,只好跟着她循着歌声前去查看,她们走到了四楼,推开了一间教室的门。
    第二节:她回来了
    她们看见一个穿白衣的小女孩背对着她们,正坐在一只木上玩。

    郭雯厉声呵斥道:“你是哪家的小孩?跑到这里来玩!”
    小女孩转过身来,双眼淌血,顺着脸颊流下,一张脸似哭似笑,很是诡异,一会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会儿发出呜呜的哭泣声,让人心底直发毛。一下白衣沾满了鲜血,像朵朵绽放的血玫瑰。
    “啊——!”,杨仙看清了小女孩的脸,惊恐得张大了嘴,双手捂着脸,歇斯底里地尖叫道:“是她!是她回来了!她来报仇了!”因为极度恐惧,声音都跑调了。她惊慌失措地转身就跑。
    郭雯和宋瑶也一脸慌乱,跟着往楼下跑。赵茵却吓得腿都软了,瘫倒在地,带着哭腔,朝她们三人喊道:“不要走!不要抛下我一个人啊!救救我!”感情很好的姐妹却抛下自己跑了。
    血衣小女孩面无表情地朝赵茵走来,幽幽地叹了口气:“你被抛弃了哦!我陪你玩吧!”
    赵茵直接被吓哭了,哭得梨花带雨的,身子一直往后缩,:“不!不!不要啊!不要过来!”
    血衣小女孩似乎没听见她的哭喊声,仿佛在喃喃自语:“我们玩钢针扎人吧!”血衣小女孩一脸狞笑,就像个恶魔。
    赵茵衣衫凌乱,神情惶恐,哭着说道:“对不起!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血衣小女孩却摇了摇头,残酷地说道:“不不不。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接受惩罚哦!这可是老师你说的哦!”两枚钢针飞起,扎进了赵茵的双眼。
    赵茵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她双手痛苦地捂住了双眼,鲜血从双眼流出,染红了双手,从指缝渗出,滴落在地板上,血花绽放,触目惊心。
    杨仙、郭雯、宋瑶三人听见赵茵的惨叫声,心里一紧,恐惧弥漫上心头,她们慌不择路地向楼下跑去。
    血衣小女孩一脸狞笑,无数钢针飞向赵茵,一根根全扎在了赵茵身上,赵茵惨叫不已,渐渐没了声响,停止了呼吸。她被扎成了刺猬,死相极其恐怖瘆人。

    
    第三节:血色恐怖
    杨仙三人刚跑到一楼楼梯口,却惊恐地发现血衣小女孩就站在她们面前,她抬起一只手,伸出食指,指向她们,一脸残忍,幽幽地说道:“你们一个个都跑不掉哦!你们都要死!”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杨仙三人一声惨叫,抱着头,接近崩溃,转身往楼上狂奔,生怕被抓住。她们刚跑到三楼,一回头就看见血衣小女孩在后面,直勾勾地盯着她们,双眼露出嗜血的凶光。
    这时,郭雯却出人意料地把杨仙推倒在地,和宋瑶向楼上跑去。在生死存亡面前,人性的阴暗面暴露无遗,牺牲别人,换取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又算得了什么呢?
    杨仙的大眼镜都掉了,她又气又怕,指着郭雯,怨毒地尖叫道:“郭雯你害死我!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血衣小女孩走向杨仙,指着她,咯咯地怪笑道:“下一个到你咯!”
    杨仙抖若筛糠,面如土色道:“不要啊!”她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了。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悬浮起来,又重重摔下,杨仙嘴角咳血。如此反复几次,鲜血浸染了地面,缓缓流淌,杨仙已经气若游丝了。
    血衣小女孩似乎玩腻了,一甩手,杨仙飞了出去,从三楼摔下,脸朝下着地,摔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这注定是一个不宁静的夜晚,充满了血腥和恐怖。
    郭雯和宋瑶分开逃窜。宋瑶躲进了一间教室,将门反锁,她倚靠在门上,瑟瑟发抖,心头满是恐惧——死亡的恐惧,她很想哭,却不敢哭出声,怕招来血衣小女孩,也很后悔,但已经晚了,一切都无法回头。死亡才是终点。不,也许连死亡都不是终点。

    她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跳得很快,扑通,扑通的。她一低头,却看见一只血手从门后穿透了自己的身体,一股疼痛感传遍全身,痛得她快昏过去了。“要死了吗?”宋瑶不禁想到,“逃不掉的,这时报应啊!报应啊!也许死亡会死一种解脱吧。”
    宋瑶已经断气了,脸上尽是悔恨之色,也许还有一丝解脱。血衣小女孩来到她的身前,血手插进她的肚子,将肠子都扯出来了,她用肠子捆住了宋瑶的脖子,将她吊了起来,场面极其血腥恐怖。
    这一切还没结束哦。
    郭雯拿出手机拨打110求救,她想活下去,她真的很想活下去,却怎么也打不通。手机的荧光映照着她那惨白的脸,她的嘴唇毫无血色,直哆嗦。她一抬头,却突兀地发现血衣小女孩就站在她身前,吓得手机直接掉在了地板上。
    血衣小女孩发出一声叹息,宛如死神的叹息,道:“就剩你喽!”
    郭雯被逼得退无可退,恶狠狠地说道:“老娘我跟你拼了!”张牙舞爪地朝小女孩扑去。

    郭雯又怎么会是血衣小女孩这个怨灵的对手呢?郭雯的双耳都被扯下来了,血肉模糊。血衣小女孩的血手刺穿她的胸口,一把掏出了她的心脏。
    郭雯坐倒在地,一个劲地傻笑,双眼无神,瞳孔渐渐涣散。她的心脏还在血衣小女孩的手里跳动着,被血衣小女孩用力一捏,捏碎了,血肉四溅。
    血衣小女孩的身体渐渐消失在空气中,幽幽地传来一句:“冤有头,债有主。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哦!”
    第四节:前因后果
    夜色中,一个年轻的道士出现在幼儿园中,嗅了嗅空气中的血腥味,皱了皱眉头,喃喃道:“怨灵复仇,我还是来晚了吗?”
    他叹了口气道:“也罢。”
    他拿出一叠纸钱,撒向空中,纷纷扬扬,念道:“尘归尘,土归土,此间恩怨了,魂归去兮,魂归去兮,都去投胎吧。”盘腿而坐,念起了度人经。
    可这人啊,若不自悟,别人又要怎么度呢?
    郭雯、杨仙、赵茵、宋瑶四人在蓝天幼儿园担任幼教。可她们却因为工作和生活压力,虐待儿童,获得快感,释放压力。拿针扎,捏脸蛋,扇耳光,揪耳朵……种种行径,令人发指。
    一年前,她们害死了一女孩。小女孩家属虽然到幼儿园闹,最后却因为某种原因不了了之。
    不想今夜,小女孩回来报仇了,用她们曾经对待自己的方式,杀死了她们,她们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了血的代价。
    因果报应,循环不爽。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可这一切都结束了吗?
    血月当空,散发妖异的光芒。夜色中传来杨仙怨毒的狞笑声……
    哦,某个幼儿园似乎又传出了孩子的哭泣声……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