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做鬼也不放过你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死无对证
    赵格致漂在大都市里,朋友很少,好朋友更少。李昊就是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李昊人品不错,可有个缺点,爱吹牛。
    不少人对李昊的这个缺点颇有微词,可赵格致却理解好朋友:现实社会里,李昊是个平凡的人,意淫一下,不伤天害理,不危及他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一句网络流行语:人生像一只茶几,上面摆满了杯具(悲剧)。某一天,李昊被一辆套牌车撞死了,套牌车跑了,李昊白死了。
    李昊刚结婚不久,妻子叫向丽,漂亮文静善良。
    作为好朋友,赵格致义不容辞地协助李昊的母亲和妻子办完了丧事。他万万没有想到,李昊做了,却没有放过他。
    这天是个双休日,晌午时分,有几个男人气势汹汹地来到赵格致的出租屋里,其中一个人说:“你就是赵格致?我们是李昊的同事。”又指着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说,“这是我们公司的工会胡主席,他有话问你。”
    胡主席冷峻地看着赵格致,说:“你有没有欠李昊的钱?”
    赵格致一惊,认真地想了想,他没有找李昊借过钱,但又怕自己忘了,便没把话说死。他征询地望着胡主席说:“胡主席,你能不能提示一下?”
    胡主席冷笑一声:“如果你能赖活人的钱,那是你有本事。可如果你赖一个死人的钱,那就该遭天打雷劈了!”
    赵格致慌了,连忙问道:“胡主席,此话怎讲?请你把话讲明白!”
    胡主席说:“李昊出事前那天中午,我们在一起吃饭,他说他最近业余时间做生意发了点小财,赚了十万块钱,这钱都借给你了。李昊还说,他和你是铁哥们,十万块甩给你,眉头没皱一下,连个欠条也没要。”
    赵格致暗叫一声坏了,作为李昊最好的朋友,他知道,那是李昊又在吹牛。李昊最近是在业余时间倒腾点小生意,可不仅没赚钱,还赔了不少。哪来的钱借给别人啊!

    见赵格致沉思着,胡主席说:“李昊生前多次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说你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他没有想到你也会昧着良心吞了他的血汗钱吧。你也知道李昊家庭的情况,他父亲早逝,母亲身体不好,老婆刚丢了工作,那钱是他们家的救命钱啊!”
    赵格致本想实话实说,可转念一想,李昊那大话吹出去了,现在死无对证,如果自己否认借了钱,别人不仅不会相信,还会对他的人品产生怀疑。而向丽和李昊母亲痛不欲生的样子,又在他的脑海里浮现。
    想到这里,赵格致下定决心:认下这笔子虚乌有的账!反正,这钱也没有给旁人。最好的朋友死了,自己尽点爱心委屈不到哪里去。
    于是,赵格致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档子事。李昊是借给我十万块钱。”
    胡主席的脸色缓和了许多:“赵格致同志,你人不错。实话实说,你可以死不承认的,法律也拿你没办法。你认账了,说明你够爷们。李昊交你这样的朋友不亏!”
    朋友之妻不可欺
    赵格致的手头上只有五万块钱,当天晚上,赵格致赶到向丽的家里,把五万块钱交给她。向丽莫名其妙,赵格致苦笑着说:“弟妹,李昊去世前瞒着你做了点生意,赚了十万块钱,正赶上我手头紧,他把钱借我了。因为是好朋友,我们也没弄个手续。这五万块钱你和伯父伯母先拿着,剩下的五万,我每月还两千,争取两年内全部还清。”

    向丽盯着赵格致说:“格致,李昊交你这朋友没白交!”
    李昊妈妈陈阿姨也连连点头。
    赵格致的心豁然开朗起来:这苦果咽得值!
    从向丽家里回来,赵格致径直来到李昊的墓碑前,苦笑着说:“李昊啊李昊,你这个死鬼,你的牛可把我吹惨了,现在你高兴了吧!”
    墓碑无声,遗像中的李昊笑嘻嘻地看着赵格致。赵格致轻轻地拍了一下墓碑,伤感地说:“你在那里有朋友吗?有人听你吹牛吗?你这么一走,留下老老小小可怎么过啊!不过你放心,只要兄弟我有口吃的,就饿不到向丽和伯母。好了,我得回去了,你在那里好自为之吧!牛可以吹,坏事不许干!”
    那五万块钱是赵格致这些年所有的积蓄。本来,手里握着这笔小钱,赵格致有很多个计划的,包括泡一个要求不高的女朋友,现在钱没有了,所有的计划都取消。“人生豪迈,大不了从头再来!”赵格致哼着歌给自己打气。
    这段时间,赵格致比以前忙碌了许多,除了做好本职工作以外,还找了点“野食”,就想多挣点钱,尽快把剩下的五万块钱还上。
    几个月后的一天,赵格致揣上两千块钱来到向丽家。向丽不在,到外面去揽活去了。只有陈阿姨一个人在家里。赵格致和老人拉着家常,陈阿姨说:“向丽这媳妇没得说。前些天,我劝她别老想着李昊,也该想想自己以后的出路。我的意思是让她再找个男人成个家。可向丽说,她做我们李家一天媳妇,我就是她一辈子的妈妈,个人的事情暂时不考虑。”
    陈阿姨说着说着,就老泪纵横起来。
    赵格致说着宽慰的话,把钱交给陈阿姨,走了。
    回来的路上,赵格致想着陈阿姨说的话,愈加敬佩向丽,愈加觉得自己忍下的委屈值!
    每个月,赵格致都会准时出现在向丽家里,把每个月辛辛苦苦省下的两千块钱上交。向丽在家时,就会做一桌喷香的饭菜,三个人围着桌子吃着喝着,亲热得像一家人。
    赵格致经常会做这样一个梦:他和向丽成了夫妻,齐心合力孝敬着老人……梦醒后,赵格致就骂自己道德败坏——朋友之妻不可欺啊!

    
    李昊的遗愿
    转眼一年过去了,赵格致这次送钱选择的是李昊的周年祭日,他计划是钱交上去后,陪向丽和陈阿姨去李昊的墓前祭奠一下好友。
    来到向丽家里,陈阿姨不在,只有向丽一个人在家里。孤男寡女独处一室,总归好说不好听。赵格致交完钱,抬腿想走,向丽拦住他。
    “赵格致,你坐下,我有话和你说。”向丽说。
    赵格致笑着说:“弟妹,改天吧,今天我还有点事情。”
    向丽说:“赵格致,你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咋想,我清楚。你是在想朋友之妻不可欺吧。”
    赵格致被人看穿了心思,脸红了,低着头不再言语。
    “赵格致,我有两件事要和你说。第一件事情是有关李昊临终前的遗言,你想听吗?”向丽看着赵格致,认真地说。
    “当然想听啦。”赵格致抬起头看着向丽。
    “李昊被推进急救室前,知道自己不行了。他用尽所有力气对我说,那天中午,他和工会胡主席等人喝酒,吹牛说他借给你十万块钱。他担心死后,胡主席找你麻烦,就告诉我,那是他酒后吹牛,要我为你作证——你没有借他的钱。”

    赵格致的心里一阵疼痛,一阵温暖。自己没有白交李昊这个牛皮大王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李昊有多少话要交代,可他牵挂的却是好朋友的清白!
    但另外一个疑问又浮上心头,那就是,向丽明明知道自己没有借李昊的钱,为什么还心安理得地收下他的钱呢?
    “你是在想,我为什么收你的钱吧?”向丽问。
    赵格致苦笑了一下,点点头。
    “想知道答案,你得听我说的第二件事情,也是有关李昊临终遗言的。”
    赵格致神色凝重地看着向丽。
    向丽的脸上飞过红霞,低下头,小声地说:“李昊临走前对我说,他半路撇下我,对不起我。他要我在他走后,重新找一个可以一辈子依靠的男人,他说这个男人就是你。他要我嫁给你!”

    “怎么可能?”赵格致大叫道。
    “你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向丽说,“你是李昊最好的朋友,可我不了解你。我没有充分的理由来实现李昊的遗愿。当你第一次交给我们五万块钱时,我知道,李昊看人没错。你吞下委屈,认了那十万块钱冤枉账,与其说是你性格窝囊使然,不如说是你本质善良使然。这样委屈都可以承受的人,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呢?我索性装着不知道真相,把戏演下去,我倒想看看,你能委屈到什么时候。”
    向丽有些激动:“格致,之所以今天和你挑明这件事,是因为李昊那天给我下过一个死命令,说如果在他一周年祭日那天,我们还不在一起,就不让我去他的墓碑前,他在那里过得也不开心。事已至此,我就厚着脸皮说了,格致,我喜欢你,妈妈也喜欢你。你看着办吧!”
    屋子里静悄悄的。向丽害羞地低着头,赵格致知道,说出这些话,向丽需要付出多大的勇气。
    过了好大一会儿,赵格致轻轻地碰了碰向丽的胳膊说:“向丽,只要你们不嫌弃我,我同意……”
    李昊的墓碑前,赵格致、向丽、陈阿姨伫立着,赵格致看着墓碑上李昊的遗像,那家伙嘴角俏皮地上翘着,笑嘻嘻的,像是又要开“吹”了……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