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女鬼 >

借你双脚

2018-04-16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晚自习最后一节课,教室里充满了同学们的聊天儿和大笑声。
    人群中,有两个人始终低着头,一个叫王海斌,一个叫梅青。叫王海斌的男生脸色苍白如纸,浑身直打哆嗦,但没有人想关心他怎么了,自然就没有人注意到在他的座位底下趴着一个样子极其恐怖的女女鬼的脸全都腐烂了,脓水将烂肉染成了红黄相间的颜色,使那张脸看上去十分诡异。
    那女鬼看着王海斌“咯咯”一笑,声音十分刺耳,但周围的同学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得到。
    女鬼问:“你真的想好了,要和梅青坐在一起?”
    王海斌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点了点头。女鬼“嘿嘿”一笑,挥挥手,只见一缕黑烟缓缓地从王海斌的指甲中飘出来,然后钻入女鬼的体内。
    “还有一魂呢,等你把事情办妥了我再收回来!”
    王海斌苍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他转头看向梅青,她抱着头,任由那些男生用硬纸卷成的纸筒抽打在她的头上、身上。而那些打她的人,以及围观的同学不断地发出“哈哈”大笑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肯为她说一句话。
    王海斌咬着牙说:“他们太过分了,一会儿你一定要好好吓吓他们!”
    女鬼“啧啧”两声:“想英雄救美啊?那个梅青有什么好的,整天不刷牙不洗头,臭烘烘的,那些人也算是给她一点儿教训了。”女鬼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说这么多废话,狠狠地在王海斌的脚脖子上捏了一下,“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先在你脚上做个记号。”说完,慢慢钻入了地下。
    一分钟后,那些围在梅青周围的同学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叫,紧接着,人群一哄而散。而梅青像是被吓傻了,竟然忘记了逃跑。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从梅青旁边的位置下突然钻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发出了阵阵“嘶嘶”的吼声。那女鬼伸出惨白的双手,慢慢靠近梅青,在同学们惊愕的目光中,一把抓住了梅青的手,嘴里“叽里咕噜”地像是在说什么。
    “鬼啊!”反应过来的梅青终于爆发出一声惊叫,挣扎着想要逃脱,却被女鬼死死地拉住。
    “救、救命啊!”梅青吓得小脸煞白,哭喊着向众人求救。
    没有人理她,大家全都躲得远远的,只有王海斌走过去,顺手抄起一本书,狠狠地朝着女鬼的头上砸去。女鬼发出“嗷”地一声惨叫,松开了梅青的手,迅速钻入地下。

    便在这时,放学的铃声响起。大家心有余悸地蜂拥着跑出教室,只有王海斌和梅青没有动。梅青望着王海斌,投去感激的目光,而王海斌偷偷看了一眼从脚底下冒出的那个女鬼的头颅,她舔着嘴唇,用贪婪的眼神盯着王海斌的脚,看得他的心“扑通扑通”狂跳。
    “放学了,我们快走吧!”王海斌不敢再看女鬼,拉着梅青的手,迅速逃离了教室。
    王海斌将梅青送到女生寝室楼下,才转身离开,一路上引来不少异样的目光。他快步走到鲜有人来往的小桥上,这才停下脚步。在他的身后,有一团黑雾若隐若现,不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
    王海斌强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转身看着那团黑雾道:“你千吗跟着我?”
    那团黑雾慢慢凝聚成人形,赫然便是那个女鬼。只见那女鬼闪电般飘到王海斌面前,在他的另外一只脚脖子上捏出五根手指印:“我突然改变主意了,要你两只脚。”
    “你……”王海斌气得涨红了脸,正想说什么,那女鬼却已经钻入地下消失不见了。
    月光冷清,寒风刺骨,王海斌低头看着两个脚腕处都有五根手指印,突然后悔做出那个决定了。
    王海斌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他见梅青总是被那群男生欺负,就忍不住帮她说了几句好话,没想到自那以后,班里的同学竞将他和梅青划为“一类人”,他也被同学们孤立了。
    王海斌很苦恼,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更让他郁闷的是,自己越来越容易犯困,晚上还总做噩梦。终于有一天,王海斌病倒了。
    王海斌去医院输液,医生居然告诉他没有病,他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很正常。王海斌开始察觉到事情不对劲儿了。

    一天,王海斌在回宿舍的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竞摔出两个自己,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那两个自己一个漂浮在半空中,一个躺在地上脸色苍白像具尸体。
    漂浮在半空中的王海斌完全傻眼了,然后看了看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爆发出一声惊叫:“你、你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鬼“嘿嘿”一笑,声音极其阴森,慢慢将事情的真相讲了出来:
    每个人身体中的阳气都是单一的、独一无二的,只有和别人互换阳气,才能“取长补短”。这就像一个人身体中只有一种微量元素,只有将其他人的微量元素融合起来,才能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人与人的来往、沟通,其实还包含了被呼出的阳气的交换。
    梅青是一个很奇怪的女孩,不爱刷牙,不爱洗头,因此班里没有一个人喜欢和她说话。那个时候还没有人欺负她,但被孤立起来的梅青没有了和同学们之间阳气的交换,自身的阳气十分单一,招惹了鬼魂的青睐。于是,这女鬼便缠上了梅青。
    谁知后来,班里那些差生无意间将梅青满桌子的书碰到了地上,梅青默默地捡起来,倒激起了那些差生欺负她的欲望。并且慢慢地由扔书、揪辫子演化为抽打、辱骂……欺负她的人也由三五个增加到了一群。这样反而增加了梅青和别人阳气的交换,致使那个女鬼无法再停留在梅青的身上,而将目标转移到了同样被人孤立起来的王海斌身上。
    女鬼附在王海斌身上吸食他的阳气,王海斌的阳气既单一又缺损,自然浑身无力。
    “你身上的阳气已经被我吸走了一大半,魂魄十分虚弱,我只要动动手指头,你的魂魄就会灰飞烟灭了。”女鬼阴笑着说。
    王海斌吓得腿都软了,魂魄飘在半空中也晃晃悠悠的。
    “你、你能告诉我这些,就是没打算将我杀死,你要我怎么做?”
    女鬼“咯咯”一笑,嘴巴足有碗口那么大,露出了满嘴锋利的獠牙,样子十分恐怖。
    “你真是太聪明了!其实我吸食你们的阳气,是为了保持我的双脚。你看,我生前是出车祸死的,双脚都被轧断了,只有不断地吸食你们的阳气它们才能保持正常的形状。但要寻找像你和梅青这样阳气单一的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所以我决定,让你帮我找一双脚。”
    “你让我帮你害人?”王海斌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我、我不干!”
    女鬼一直微笑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一双凸出眼眶的眼睛像气球一样,不断地变大,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她的双手突然长出了锋利的指甲,每一根都有筷子那么长,在月光下泛着冷冷的光。
    “别、别生气,有事好商量!”王海斌吓得连忙用双手将脸捂住。
    女鬼冷“哼”一声:“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我就直接把你的双脚砍下来!”

    
    女鬼直接将她的要求说了出来。她要梅青的双脚,是因为梅青的脚长得比较好看。
    王海斌不忍心地说:“能不能只拿她一只脚,这样她还能靠拐杖走路,而不用一辈子只能坐轮椅。”
    女鬼“啧啧”两声,竟然大发慈悲地同意了:“也行,我可以再找个女孩将她的一只脚砍下来。”但她要求王海斌做梅青的同桌,一来,有个爱多管闲事的王海斌做梅青的同桌,其他同学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欺负梅青了,梅青的阳气慢慢又会变得单一:二来,两个被孤立起来的人即使有阳气的交换,也是微不足道的,女鬼随时可以监控他们;三来,是为王海斌创造下手的机会,假使王海斌下不去手,女鬼也能自己动手,她得先骗王海斌帮她把梅青的阳气变得单一才行。至于以后的事情,嘿嘿……
    王海斌暂时没有想到那些,但他也不傻,知道不能立刻答应女鬼,得先把阳气恢复过来,并且加强。要不然万一女鬼突然改变注意的话,他自身都难保了。他故意假装要考虑几天,实际上每天晚上都会缠着舍友们和他说话,他的阳气终于都恢复过来了。
    本来他以为这样就多了一层保障,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个女鬼等得不耐烦了,竟然来教室找他,还告诉他那天晚上其实在他的身体里留下了两缕魂魄。王海斌害怕极了,只好答应女鬼今晚就行动,这才有了开始的那一幕。
    女鬼从梅青的座位旁冒出来,就是要吓得没人愿意和梅青同坐,为王海斌创造机会。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明日的到来。唯一的变化是那个女鬼答应的只砍梅青一只脚,现在却要她两只脚。王海斌低头看着双脚上的指印,那是女鬼的警告——不砍梅青的,就砍自己的。
    “梅青,对不起。”王海斌望着女生寝室楼的方向,无奈地说道。
    第二天,梅青的同桌果然不愿意再坐原来的位置,强行将王海斌拽到了梅青旁边。
    梅青一直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谁也不知道此刻的她脸有多红。

    王海斌和梅青成为同桌了,那些差生便不再欺负梅青了,相比拳打脚踢,他们更愿意看一场可以被嘲笑的“恋爱”。
    到了第三天夜里,王海斌走在回寝室的路上,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将他摔了个吃屎。他回头一看,只见一只断脚“长”在地上,隔了片刻,又一只断脚冒了出来,然后是腐烂的小腿,破了大洞肠子内脏都流出来的肚子、胳膊、脖子,最后是那女鬼高度腐烂的头颅。
    这女鬼怎么倒着从地下冒出来了?王海斌正在发呆,那女鬼猛地一下爬到他跟前,恶狠狠地说:“经过这几天的接触,梅青已经完全信赖你了,明天就把她的双脚砍下来,要不然,我就砍掉你的!”
    王海斌哪里敢说一个“不”字,只得连连点头。结果一低头,他看到了双脚上的瞽示标记,不知从什么时候由浅浅的红色变成了触目的黑色。这几天他总是感觉走路的时候脚步很沉重,就像脚里面灌了铅一样。那个女鬼只将一魂留在他体内就这么厉害了,要是她生气了的话……王海斌不敢再想下去了,匆匆朝寝室楼走去。
    第二天早上,王海斌没去教室,而是给梅青发了一条短信,约她晚上八点在小树林见面。隔了片刻,就收到了梅青的回复,看到短信里的内容,他的身子竟莫名地颤抖了一下。
    好的。生病了要多休息,多喝水,早点儿康复。
    他什么时候说自己生病了,她就胡乱的关心?实际上,此刻他像个屠夫一样,手里正拿着一把崭新的刀,泛着冷冷的寒光。

    王海斌有些犹豫,但看到双脚上指纹里不断流出的黑色黏稠液体,一咬牙,将刀藏进了怀里。
    到了晚上,王海斌提前到达小树林,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不消片刻,有一个黑影踉跄着朝小树林的深处走去,等黑影走近了,王海斌才看清楚梅青的脸。梅青的一只手插在口袋里,王海斌隐约看到,泛着寒光的匕首一角露在外面。
    难道梅青知道我要千什么,提前做了防备?
    王海斌惴惴不安地想着,偷偷跟着梅青。他要将计划告诉梅青,其实他根本没打算对梅青下手,只是假意答应女鬼。那女鬼肯定就藏在这附近,监视着他们。等他假装将梅青的双脚砍下来时,女鬼就会出现,他则趁机用沾了黑狗血的刀子杀掉女鬼。
    然而,他还没走到梅青跟前,就被发现了。梅青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大叫着朝他冲了过来。
    “女鬼就在你脚下”梅青大喊。
    王海斌吃了一惊,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双脚从脚腕处裂开了一个大口子,皮肉分离,骨头都露了出来。而他的骨头竟然是黑色的,上面布满了小孔,每个小孔里都有浓稠的黑色液体流出来。那些液体流到地上,竟被土地“吃”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啊!”王海斌惊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梅青跑了过来,举起匕首,狠狠地扎进王海斌之前站过的土里。只听一声凄惨的叫声,一股黑烟从土里冒了出来,慢慢在半空中凝聚成人形,赫然便是那个女鬼。
    那女鬼盯着梅青,发出“嘶嘶”的吼声:“你居然敢破坏我的好事?”说着,闪电般朝梅青扑了过去。
    梅青吓得急忙用手抱住头。“扑哧”一下,王海斌狠狠地将匕首扎进了女鬼的小腿里,并惊愕地发现女鬼的两条小腿上都悬挂着如同鸡蛋大小的东西,上面居然还有脚指头。
    王海斌只觉得头皮发麻:“天啊!这是什么鬼东西?”话音刚落,梅青一把将他拉了起来,背着他迅速朝树林外跑去。
    “那女鬼没法直接将你的双脚取走,那两个东西是女鬼新长出来的脚,它每天隐藏在地下和你一起走路,吸走你脚上的阳气,而它留在你体内的那一缕魂魄则趁晚上你睡着的时候割你的双脚。”梅青边跑边喘着粗气说道。

    
    王海斌恍然顿悟,怪不得昨天晚上那个女鬼是倒着冒出来的,怪不得他的双脚会突然断裂……原来那个女鬼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王海斌。但它为什么要大费周折地骗王海斌去砍梅青的双脚呢?于是,王海斌将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梅青喘了几口气,说道:“在我回答你之前,你能先回答我为什么你要帮我吗?”
    “为什么?室友问过我为什么,宿管大爷问过我为什么,连食堂打饭的大叔也问过我为什么。作为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受欺负,难道不该出手相救?”王海斌反问道。
    梅青突然停了下来,头压得很低:“谢谢你的回答。”隔了一会儿,她才继续说,“其实女鬼突然从我的座位旁冒出来那天,我就发现你和女鬼在说话,接着,女鬼就来找我了。我害怕你之前帮我是别有目的,所以那天你送我到寝室楼之后,我又跟了你一段距离,发现女鬼在你的双脚上做了奇怪的标记。后来我上网查了相关的资料,有人说鬼魂喜欢在‘猎物’的身上做标记,我想提醒你小心那个女鬼,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今天晚上看到你给我发短信,虽然不知道你想千什么,但我想一定和那个女鬼有关,并且可以将标记的事情告诉你,所以我就来了。至于女鬼为什么要骗你砍我的脚,我想只有问她了。”

    话音刚落,空灵处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笑声:“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都想不通?我骗王海斌和你坐在一起,是要让你们两个都变成阳气单一的人,获得王海斌的双脚,再将梅青的魂魄逼出体外,我就能变成她永远留在阳间了。昨天晚上,我让王海斌今天对你下手,就是要在今天将你们两个同时拿下。没想到,你们一个骗了我,一个想对付我,真是失算!”伴随着说话的声音,女鬼缓缓飘到他们面前,一条腿只剩下白骨,那只未成形的脚像干瘪的桃子一样,皱巴巴地悬挂着。她的胸口有个碗口那么大的黑窟窿,不断有黑色的液体流出来,样子十分恐怖。
    女鬼恶狠狠地看着他们:“真相你们已经知道了,现在,你们就乖乖地束手就擒吧!”
    “梅青,快放我下来,要不然你也逃不掉的。”王海斌焦急地说。
    梅青没有说话,看着女鬼背着王海斌,慢慢朝后退。小树林外就是车棚,那里有她预备的第二套方案,只是怎样才能到达车棚?

    她的手抓着王海斌的大腿,无意间碰到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是脚模。梅青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偷偷地告诉王海斌让他把脚模取出来。王海斌照做了。紧接着,她佯装发怒的样子,将王海斌扔到地上,砍下他的“双脚”,用力扔向黑暗中道:“就是你的这双脚害的我,我要把它扔掉!”
    王海斌立刻会意,“哇哇”大叫着将双脚缩进裤腿里,扑向梅青:“我是为了帮你才被鬼缠上的,你还怪我!”
    两个人说着,假装扭打起来。
    那女鬼一心惦记着那双脚,嘶吼着扑向黑暗中。梅青背起王海斌,拼命朝车棚跑去。那里有一大瓶黑狗血,就等着女鬼送上门来呢。隔了片刻,女鬼发现自己上当了,大叫着扑向车棚。还没等它靠近,一股黑狗血迎面洒了过来,女鬼的身体顿时发出了一阵“哧哧”的响声,不一会儿就化为一缕黑烟消失不见了。
    王海斌悬着的心终于落回肚子里了。这时,梅青从车棚里推出来一辆自行车,来到他跟前。
    王海斌羞愧地说:“要你一个女孩子驮着我,真是不好意思!”
    梅青又向以前一样不爱说话了,只是低着头。夜色朦胧,王海斌没有看到梅青的脸微微泛着红晕,更不知道她何曾是那样懦弱胆小的一个女孩子,为何今夜却如此勇敢。
    也许,总有一天他会知道的。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