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灵异事件 >

日本如月车站灵异事件辟谣

2018-03-09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日本如月车站灵异事件

  首先“不存在的车站”既然是一个都市传说,自然不能简单粗暴的证真或伪,而是需要去考证“它是如何形成的”,当然不同于口口相传的其他都市传说,不存在的车站事件起源于日本的2CH,并有完整对话记录可供追溯,那么它其实只有三种大约的可能性:

  1,“叶纯”(即是受害者)的恶搞

  2,某种误会,比如坐错相反方向车+半夜惊慌+后来手机没电了索性不澄清

  3,真正进入了某个平行空间

  以下只记录我数年前及后来一个思路,涉及的东西太多,人生漫长,以后如果有机会亲身去实地探访再来追索。

  1,如月车站的传说细节探讨:

  - 车站的名字:

  きさらぎ=KISARAGI,需要注意的是2CH的原始对话里从来没有出现”如月“这两个汉字,所谓的如月车站完全是在日翻中过程中确定下来的。KISARAGI这个发音意译确实是如月(即二月份)没错,但也存在其他可能性。原始对话中另有一种说法认为KISARAGI=,这是当其作为姓氏的时候,有可能对应的汉字之一,但也有可能翻译成其他形式,如木皿儀。

  事实上KISARAGI和汉字发音毫无关系,它真正在古语里面对应的含义应该是衣更着(天寒添衣)或者生更ぎ(草木更生)

  以此思路推断,应该排查

  -静冈县及相邻县境内所有现役及废弃的车站有没有发音近似于KISARAGI,假名排列形式类似于きさらぎ,或者汉字对应发音类似的(比如相反方向的千叶县木更津站KISARAZU或者静冈县樱木站SAKURAGI)。

  -铁路线:

  叶纯提到的两个线索 “静冈县的私铁”以及“新浜松からの电车です”并不能代表百分百是远州铁路(虽然它符合这两个条件),只能代表她在某一站坐上了一辆“从新浜松方向过来行驶于静冈县境内的私铁”

  符合同样条件的还有另外一条私铁天浜線(天滨名湖铁道),西鹿岛正好是天滨线和远州铁道的中转站。而天滨线作为一条开往风景区的观光铁路线,全线有非常多的无人站,木制站台,路经一些有传统习俗的地区,穿越山林和大片田地,末班车大约在晚上11-12点左右,以今年的线路表为参照,站与站之间的间隔在三分钟左右,但也有在中转站停留7,8分钟的情况

  -遇害人的名字

  はすみ= HASUMI,对应的汉字有非常多的组合,比如莲X,叶X,羽X, 后来的帖子里可以看出对应的汉字是”叶纯“,从头到尾也没有所谓叫“莲实”或者“莲见”的男性,属于中文误译

  -废弃的铁路线

  静冈县一共有接近30条废弃铁路线,废弃站更加繁多,这些都需要大量翻阅材料(尤其是网络时代之前的材料才可以加以确认),人现在既然不在日本,也只能徒叹奈何。

  - “伊佐贯”隧道

  在原文里叶纯用的是汉字,此处只能按照前例翻译“伊佐”+“贯”假定它的读音是ISA+NUKI。

  但这个名字本身有它的不合理之处,因为“伊佐”和“贯”都为日本姓氏(苗字),而这两者的组合里面并没有一个叫伊佐贯的,在谷歌和Yahoo地图上搜查得知,日本也没有任何叫伊佐贯的地名。

  而最接近的恰恰是“木佐贯”きさぬき=KISANUKI,虽然读音接近,但实际上不管是静冈或者千叶,目前在网路上也搜索不到任何含有“伊佐”或者“木佐”乃至“贯”的地名,也许是某个废弃的地名或者方言读音,这点存疑。

  -比奈站

  比奈站是2CH原文对话里出现的最后一个地名,也即是当叶纯走过了隧道遇到当地人之后问到的地名 (需要注意的是这是唯一一个没有存疑确实存在的车站),唯一行驶于比奈站的铁路线路为岳南铁道,这也是一条风景区的观光铁路线,行走于富士山脚下的一个狭小区间,所以几乎没有人推断叶纯乘坐的是这条线路。

  但此段对话已经是凌晨3点半的事了,距离叶纯的第一个帖子已经过去将近4个小时,如果考虑到她的惊慌情绪还有静冈方言以及远州方言的问题,实际上在有可能情况下也应该排查静冈县内发音近似HINA的地方。

  - 时间

  简略的时间链为:

  23:14分:叶纯发了第一个帖子声称觉得哪里不对

  23:23分,说刚刚开了20分钟还没有停车,假定叶纯于第一个帖子的20分钟前上车即是22:54分左右的车

  00:08分:进隧道之前的帖子

  00:19分:开出隧道了

  00:23:看到车站了

  00:25分:停靠在车站

  00:29分:下车,声称自己上车的时候是11点40分,这也是后来“一个小时时间差的平行世界”的说法起源

  00:34分:列车开掉了

  00:53分:还在车站左右徘徊

  01:12分:决定沿着铁轨走

  01:57分:听到太鼓和铃声,依然在往前走

  02:09分:看到独脚大叔

  02:45分:走到之前通过的隧道

  03:10分:走出隧道

  03:20分:见到当地人

  03:29分:当地人说地名是比奈

  03:44分:最后一个帖子

  综上可以假定:

  - 叶纯最后到达的地方是离上车站约开出一个半小时的车 :以地方私铁的速度来说,已经算是挺长的一段路程了(天滨线全线约2小时20分,而远州铁道全线只有半小时左右--2014年数据)

  - 列车通过隧道的时间从前面看不超过10分钟,参照后面她步行在黑暗里通过隧道的时间(25分钟)来看,实际上列车在隧道里的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如果只是一条很短的隧道的话,也许并不会有名字。

  2,日本如月车站灵异事件“不存在的车站”传说始末及变奏版。

  在进一步剖析叶纯2004年1月的经历之前,先来看看“如月车站“(为方便中文阅读还是以如月车站表示)的时间线,包括另外数次目睹事件,叶纯的回归以及其他有名的变奏版。

  按照时间顺序来说,其实最先出现的是

  @林煌翔

  提到的2008年的月之宫站事件。简单描述如下,有个人坐上了东海道夜行列车,夜里三点的时候列车靠站了,他觉得像是停靠在名古屋站,却看到站牌上写着“月之宫站”。当时他感觉恍惚如在梦中,并看见车站里有很多身高2米左右的人走来走去,还有人走到车里来,车里其他人都在睡觉。隔了一会火车慢慢开出站,他看到街道上的重重黑影都是像东京铁塔一样高的摩天大楼,感觉像到了未来都市。

  这算是除了如月站之外另外一个比较具代表性的车站传说模式,也即是“途经不存在的车站”。也可以看出它在形成上完全没有受如月模式的影响,反而充满了科幻风。

  现实中并不存在月之宫站,PO主在原文里提到的德岛的月之宫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有名的高尔夫球场。

  此处我认为po主的“觉得是名古屋站”有两种可能:

  其一是因为名古屋的地标性建筑,固然名古屋是个非常大的站,辨识度也很高,但若要到“感觉就是那裡”的地步大概只能说看到了站前那几座高楼所以感到熟悉吧。当然他自己的po文里也证明了这一点。实际上并没有任何佐证可以说明这件事情发生在静冈县境内,故事的未来风格也令它独立于其他的车站传说。

  后来跟帖的网友有提出一些可能性包括爱知县的尾张星之宫站,名古屋之前的丰桥站,之后的岐阜站,或者尾张一宫站。我个人其实对这条东京~京都的线路还蛮熟悉的,所以觉得并没有太大可能性。星之宫站是地方小站,东海道线并没有通过先不提,岐阜丰桥和一宫站都和名古屋站没有相似之处。

  其二是时间,也即三点钟应该是PO主原定到达名古屋时间,然而东海道的夜行列车我也坐过几回,每站都停的慢车应该是在刚天亮的时候6,7点钟到达名古屋,7点多到京都;因为实际上名古屋已经非常靠近京都了,而唯一在天还没亮就停靠京都站的特急却不会停名古屋。换句话说,半夜停靠名古屋站的东海道本线列车实际上并不存在,并不存在错认。

  说回如月站,暌违七年之后,如月站的再一次目击记录是在2011年3月,有人po文说他在2005年在九州福冈坐上了通向久留米的火车,途中火车穿过了一座非常古老的铁桥,又经过一个立交桥之后,停在了一个从没见过的车站。车站是非常老式的日式建筑物,站牌用假名写着きさらぎ,前一站是やみYAMI,后一站是かたすKATASU。当时下着雨,车站里没有屋檐,很多人撑着雨伞默默站立。这个人最终没有下车,过了一会火车就开走了,始终没有到达所写的下一站かたす,行驶了很久之后,到达了久留米。这个人同时指出,他是最近才在网上看到叶纯的故事并感觉非常惊讶所以想来PO文,但是他并没有看见叶纯所说的隧道,所看见的如月站周围也有人烟房屋,不像叶纯描述的那么荒凉。

  比起叶纯的直播版,久留米先生的回忆充满了主观臆想,他甚至提到自己当时并没有丝毫惊慌感,相反的非常想下车一看究竟。虽然他也承认“也许这是链接两个世界的通道”“其实挺可怕的”,却也在文章最后用惆怅的语气问:如果我当时下车了会怎样呢?

  有趣的是,这个PO文的风格和月之宫篇非常相似,连用词“不思议感”以及描述的那种如梦似幻的氛围也非常相似。与叶纯篇的惊秫感不同,久留米版本充满了一种日本乡间故事的怅然感,用词也非常文艺化。这在日后也成为车站传说的另一种风格套路。

  这个版本里出现了前一站和下一站,分别为YAMI(黑暗)和KATASU,略微妙的是,虽然久留米先生声称故事的背景发生在九州,然而かたす这个词却是东京/首都圈一带方言里特有的“清理/处理掉”。也有部分人认为KATASU指的是【古事记】里面的KATASU国(根之国/根之堅州國=黄泉国)

  一个月之后,又发生了“叶纯的回归”。她在2011年6月发帖,声称自己当时被奇怪的男人用车载到森林里,并被另外一个男人解救,一睁眼已经是七年之后,自己正处于附近的车站前面。

  此处她并没有说明所谓'附近的车站“是哪个站。

  可以看出一直到这里故事还是延续之前的场景,也即山林边上的奇怪车站,甚至可以说这也是符合”比奈“这个站的风格的。

  两个月后的2011年8月2日发生了第二次误入事件,po文地点是推特,这是一次如

  @林煌翔

  所说已被证伪的事件,经过大概是一个叫RADIO_buna的人声称从千叶坐过头了,发现列车迟迟不停最后在如月站下车(到这里为止都和第一次事件类同)。然后他下车之后,发现当地时间和现实不同,感觉到不存在的地震等等,最后他烧了笔记本,走出了如月站。过程中他上传了几幅车站及火车的照片(也是这几幅照片令他被证伪--第三天即8月4日就被网友指证照片里的是关西/大阪周围的车站)。这是原文引用连接:【ガチ?】 きさらぎ駅2 【釣り?】

  抛开真假不谈,值得推敲的是:

  -Radio一开始是沿用叶纯的きさらぎ站,后来改用汉字写明是”如月“站。并再次强调不是木更津站,而是如月站

  -叶纯声称车站周围只有山林荒野,他却说走出车站是正常的路,天桥和大楼 -- 可见已经受到第二位目击者影响

  -凌晨1:24分的时候他声称自己手表和车站的钟显示21:53分 (这里是三个半小时时差)

  -1:56分他声称有地震,有网友查了气象台官网证明当地没有地震(千叶县)

  -2:39分他的GPS恢复工作并表示他所处地是千叶县的八千代緑が丘 (这和第一次事件的静冈县分别处于东京都的两侧)

  -2:45分他声称当前时间差是一个小时左右

  -2:51分声称时间已同步

  也就是说,传说演变到这一步,所扩展的元素是"时间流速不同”,而所增加的元素是地震及焚烧东西的脱困方式,地点背景也有微妙的不同,由本来的“走出车站是荒野山林”这种日本传统怪谈式的场景变成“正常又异常的都市”漫画场景,如月站定性的转变可见一斑。

  在叶纯的版本中,整个故事的氛围都是昭和式的山村怪谈,没有任何“现代化/科幻”元素。

  而久留米的版本可谓承上启下,即保留了叶纯的乡野气息,又加入了建筑物立交桥之类的更靠近现代的背景元素。

  到了Radio的版本里面,现代元素被进一步清晰化如GPS,立交桥,大楼等等,又字里行间暗示着“时间流速不同的平行空间”,虽然它被证伪,却奠定了以后一系列不同版本的基调。

  更需要注意的是RADIO的脱困方式:焚烧起烟,这在某种层面可以理解为“沟通阴阳/神明的方式”,也可以认为他受到了第二位目击者引用古事记进而将其和神话扯上关系的影响。而所谓的“证伪”,事实上只不过是照片被证实是假的,依然无法佐证他的经历是否属实。

  实际上2011年也在日本各大BBS上掀起一股“神秘车站”的热潮

  比较著名或者说“编得比较完整”的版本有

  2011年7月的拜岛站

  简述如下,鸟取县的某人在周六晚上10点多的时候喝得醉醺醺从鸟取站坐上了一班火车(因美线电车),然后就昏昏然睡了过去,直到被一个老人叫醒并催促下车。下车之后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不认识的车站,站牌上写着はいじま(拜岛)站,当时他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自己大概上错车了,并认为自己大概在山阴本线(鸟取站的另一条线路)。于是他打给人询问,对方却说山阴本线上并没有这个站,真正的拜岛站在东京附近。他开始感到惶恐,环顾四周,发现这个站处于乡村,四周只有黯淡灯光。最后灯也灭了,他顺着铁路往前走,终于走到马路,看到人和车流,投币电话什么的,问人说这是什么地方,对方说是青谷(山阴本线的一个车站)

  和

  2011年11月的SUTAKAすたか站 --这个算是编的蛮有趣而且是百分百的怪谈风

  某女生从京都站上车,因为睡过头而在未知的无人车站下车。车站里灯光暗淡,检票口外面有巨大的鸟居---开头就非常的京都风。

  她并不是这条线路的常客,于是并没有感到惊慌,只是到处找时刻表,这时候发现车站的名字是SUTAKAすたか。

  当时还有一个老太太和她一起下了车,如今坐在车站长椅上,女生于是过去问老太太是否知道下班车时间,老太太回答“我来的太早了”。接下来老太太又用悲戚的声音说出一连串无意义的模糊词语---标准的怪谈桥段。

  之后又看到一群放学的小学生跑了进来又跑出去,其中有一个丢落下一条绣着龙蛇的织物。这时候又听到远处传来牛的叫声。

  最后经过和小孩老人一系列混乱的交谈之后,一个小孩把她硬拉出了车站,并告诉她“电车是不会来的”,她随着小孩一路心惊胆战前进,又被告知“不可以返回”。最后她终于走到了一个车站,发现是阪急的长冈天神站。

  虽然这两次事件看起来差别很大,却有着相同的特点-- 来自了解真相的人善意的劝诫。

  再看下第三次误入事件,发生于2012年8月19日晚上8点(正好几乎相隔一年),地点还是推特

  叫Byakuran的人在20点14分左右声称自己一直玩手机错过下车,最后一直坐到了终点站。然后发现站台的钟和他的手机都显示是11点多了,此处可以看见第二次事件中三小时时差的影子,又声称当时坐在车上的时候本来应该是女性的广播报站突然变成男声“接下来是终点站如月站”。

  他对如月站的描述和前两者都有所不同,表示站台上没有站牌,出站口是关着的。

  在这里我对如月站的形制产生了疑问,从叶纯的描述来说,我认为如月站是非常典型而简陋的郊野火车站,没有站楼,可以从月台直接沿着铁轨走出,而在RADIO的版本里面,它显然是一个现代化车站,无法通过月台走出去,从这一点可以看出BYA的故事是以RADIO为蓝本而衍生的产物。

  这时网友纷纷给他出主意,他又进而表示他本来坐着的车终点站是小田急,手机无法拍照一直强制退出。此处无法得知“小田急”具体指的是哪个站,因为小田急实际上是一条铁路而非一个站,只好姑且认为他指的是小田急相模原站或者任何一个可以转搭小田急线的站。而手机无法拍照的现实也彻底断绝了网友让他上照佐证的可能性。

  接下来他提到听见风铃声,站台上看到已经风化的时刻表,觉得想睡觉,又发现站台上有自动贩卖机。

  之后是一连串的Po文声称打给人却一直被拒绝接听,开始忘记自己的姓名,狂躁不安等等。。。其间他肯定了这个火车站是电气化的(有昏暗的电灯),这一点也符合RADIO的描述。

  接近22点的时候他说当地时间已经过了12点,此处略可疑,因为本来应该是三小时左右的时差又缩短到两小时。

  23点半时,他补充说从刚才到现在时间一直停在0点07分。并开始交待后事。

  大约此时有网友援引RADIO的经历,并声称如月站是连接静冈县和千叶县的秘密通道,又有人认为如月站通往黄泉比良坂--事实上这就是久留米目睹事件造成的既定印象。

  之后BYA宣告放弃并入睡。

  半小时之后左右他又发了一条,声称被朋友电话叫醒过来了,看见po文记录才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而他所在之处是神奈川小田原站。

  BYA的经历和前两者相比显得更加有编造痕迹而不真实,前言后语的矛盾也更多,因为他始终没有提过自己上车的站,也无从断定到底偏离了多少,而他提过的“要去小田急”确实可以以小田原站作为目的地。

  吊诡的是,虽然三次事件发生于不同地区,确实在地图上构成一条狭长走廊,而第三次的地点小田原,正好位于第一次静冈和第二次千叶的中间。

  2013年5月- 北九州有个高中女生声称自己在下午4点多搭上了一班开往早岐的火车,途经如月站,当时车上的其他人都睡着了,后来在网上看见久留米先生的经历之后特来发帖。

  2014年1月-只是很简单说自己到了如月站,并po了一张站名的照片-PS痕迹明显,几乎可直接证伪。

  日本如月车站灵异事件辟谣

  在这里追溯回2004年的初次记录,就如

  @林煌翔

  所说, 这位搭错车的乘客一开始是以无名氏的身份PO状态,到了后来才注册了"叶纯"这个账户名,这个也造成后来有很大一部分人认为叶纯和之前的无名氏并不是同一个人。

  叶纯的话先搁置不管,无名氏一共发了六条po文,大意如下:

  -23:14也许是我的错觉大家能听我说么

  -23:18正在坐某私铁,觉得怪怪的

  -23:23火车开了20分钟还没停,平常只需要4,5最多7,8分钟,车里除了我还有5个人,都在睡觉

  -23:29也许只是坐错车了,再等下看看

  -23:44准备去驾驶室看看

  -24;00驾驶室窗户有窗帘,乘务员和司机都看不到,线路是静冈县私铁

  换而言者不管叶纯之后所说的“如月车站”经历是否属实,无名氏也最少在一列持续行走的火车上待了46分钟-60分钟。这么长的行走区间,本身已经不可能是地方性的小型私铁可以有的了。

  更令我在意的是关于“驾驶室”的部分,在这里我对这列火车的形制产生了三个疑问:

  1,无名氏从23:44分说准备去驾驶室看一直到24:00说驾驶室看不到里面,期间经过了16分钟,姑且认为她坐在最后一截车厢,花了十多分钟时间才走到车头,那么这是一段多长的距离呢

  2,根据我个人经验来讲(坐过除九州外的各种日本主要火车线路),除了新干线没有坐过第一截车厢之外,在其他的线路里面,都没有看见过有窗帘的驾驶室。日本山区的私营铁路或者观光列车,大部分其实行走于人口很少的地区,只有一节或两节车厢,包括我前面提到的天滨线和“比奈”这个站所在的岳南铁道以及远州铁道,而驾驶室也处于目光所及范围之内

  3,无名氏提到了“乘务员和司机”,这一点继续令我存疑,地方性小型私铁的人员配置一般只有司机一人,当停靠到无人站的时候一般会跑下来前后确认所有人是否都已经上/下车(即大型线路上乘务员的工作),“乘务员”这一角色出现在这种只有一至两截车厢的小型铁路上明显不合理,而如果无名氏是像她所说的每天乘搭这条线路上下班,也不可能不知道车上到底有几个工作人员。从这一点来说,如果这是一个精心编造的故事,那么也不存在先后两个身份,而是从一开始就有诸多不合理的地方。从“叶纯”或者“无名氏”对车内的描述来看,明显更类似于勾画出一列如新干线一样在轨道上飞驰的大型列车而非乡间摇摇晃晃的有线电车。也许她的真实身份是东京都居民,甚至也许从未亲身乘坐过静冈县的小型私铁,只是想当然的以一些都内大型私铁如西武小田急等为蓝本来补满细节。

  观看整个传说的衍变过程,两次途经事件都是发生在九州地区,而误入事件则都发生在东海道区域。东海道(东京至京都的沿海狭长区域)自古为连接两城的主要干道,17世纪德川幕府将其修筑为连接关东与关西的主要驿道,上面有53个古驿站(至今可见),流传下来各式旅人怪谈,而如月车站传说,大概也只不过是网络时代的一个变奏版本罢了。

  当然如果这是一次真实的异度空间体验,那么我们要追寻的重点也许并不是“不存在的车站”而是“不存在的铁路”乃至“不存在的火车”。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