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部队鬼故事 >

军营鬼事

2018-04-30 作者:李爱狸 阅读:
  

  梦醒时分

  其实比起医学院,医院里发生的怪事可能听起来更加恐怖和匪夷所思。

  我的母亲,曾经是一位军人,转业后,她服从军队分配,进入了某经济领跑省份的一所医院。

  她单身,带着一个我,住在医院的宿舍。

  跟着老妈,我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的人。

  有时候她脱不开身,又不能留我自己在家的时候,只好带着我去工作。

  作为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妇女,她对一切的态度都是百无禁忌。所以晚上值夜班的时候,会把我带到医院去。

  虽然我从小比较体弱,但是八字够硬,基本上都相安无事。

  然而夜路走得多了,总会遇到那啥。

  下面讲的这个故事,大概是我第一次直面另一个世界居民。

  也就是这一次,才让我开始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我们不能解释的事情。

  大概10岁寒假的一天下午,母亲从外面买了肯德基带给我当晚饭。

  我们两人之间有一些奇怪的约定,比如她买了我喜欢的垃圾食品,那我这一天就要乖乖听她的话。

  机智如我,在她拿出炸鸡的一刻,我就知道今晚她又要值夜班了。

  乖乖的收拾好小书包,装了游戏机跟作业本,她带着我去了医院。

  老妈当时在医院的120急救部工作,值班有时需要出车。

  到了医院之后,她把我安顿在值班室的宿舍,就出了一次现场。

  我坐在板凳上拿着纸杯喝可乐,乖乖地做着寒假作业等她回来一起睡觉。

  到了夜里11点多,她还是没回来,我已经困到极限,只好先睡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睡梦中,我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被吵了起来。

  我抬起头,模模糊糊看到对面床上有个影子。

  迎着玻璃透过的惨白灯光,我看这身形的像极了老妈,以为是她回来了。

  刚睡醒的时候,人都会困得不想讲话,于是我便翻个身,睡起了回笼觉。

  这一觉却睡得极不安稳,中间几次挣扎着都想醒过来,却感觉像被人死死按在床上,连意识都不能动弹。

  用现在的话说,这叫压床。

  压着压着,突然间,我发现我的意识挣脱了束缚,飘到了身体上方,俯视着周围的事物,在房间里面游荡。

  在意识脱出身体之后,我看到在床头的写字台旁边,蹲着一个黑影。

  他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看不到面容,好像在摆弄着前一天晚上那杯没喝完的可乐。

  一时间,我感到很恐惧。

  我害怕的想大叫,可是怎么都叫不出来,只能把全身的力量都蓄在右腿,使劲儿地蹬了一下。

  感受到身体真正的动了一下后,我终于从梦魇中挣脱出来。

  此刻也分不清是梦境和现实,只是凭着本能,我一个翻身就下了床,都来不及穿就跑到写字台那里,想看看到底有什么东西。

  真到了那,我就完全愣住了。

  我看到睡前放好的可乐杯躺在桌沿,早已没有气泡的绛色的液体铺满了半个桌面。

  可是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饶是我再大胆,也不敢继续睡下去了。

  我哭着跑了出去,跑到了总值班室,找到了总值班护士姐姐。

  她告诉我,我妈他们出了几个现场,所有人都没回休息室睡过觉,也没人进过休息室。

  那天发生的事情,我从没对我妈说过,可是她像是收到了什么风声,以后值班的时候,会把我寄放在同事家,很少再让我去医院住了。

  直到现在,午夜梦回时,想起来还是有些疑惑。

  不知道到底是谁打翻了那个可乐杯。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