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部队鬼故事 >

军营里的哭声

2018-04-30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市里的火葬场要拆迁了,这个消息似乎成为了l市无人不知的消息。这么大个事,当然会引发一些老人们的议论,毕竟,火葬场这种地方动迁了之后能干什么呢?谁又愿意在这种地方工作生活?于是乎大家得出了相同的结论——军营。据说魂这种东西,只有阳气极其重的配枪的战士才能压得住,军队似乎成了不二之选,然而军营就一定镇得住么?

  “唉,真是舒坦啊!”冯克把烟头丢进了下水道。“妈的,抽个烟还得偷偷摸摸的。”冯克小声嘀咕道。

  “呜呜呜……”厕所传来了凄惨的哭声,那哭声毛骨悚然,分明是个女孩的哭声。“谁!”军营中怎么会有女孩?冯克吓得一身冷汗。

  “呜呜……”哭声没有停止,冯克顺着声音走出了厕所。“不对,往右转应该是宿舍啊!”冯克看了看右边的门,上面分明写着“李府!”

  “妈的,什么鬼!”冯克竟然鬼迷心窍地走了过去,而此时,他听到了里面传出得哀乐……一个棺材赫然放在了房子的正中,前面还有一张遗像,然而冯克并没有看清楚遗像上的人……

  “来人呐!救命啊!”没等冯克喊完,灵堂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冯克!冯克!”冯克睁开眼睛,一看,是班长。“妈的,起床号听不见啊,快点吧,一会该出操了,你这怎么搞的,这几天一这个状态!”班长掀开了冯克的被子。

  因为两人是老乡,所以班长对冯克一直很照顾,但是照顾归照顾,军营的规矩是不能坏的。

  “妈的,别给老子丢人,快点,跑步前进!”班长踢了冯克的屁股一脚,之后冯克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妈的,真背,我这是中邪了?每天都做这种梦。”冯克看了看已经洗漱完毕的战友,便知道再不快就来不及了。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预备,起!”总算是赶上了,冯克一边唱着军歌一边心有余悸地看着早餐排队的队伍,如果这次再迟到,可就又要饿肚子了。

  “今天进行障碍训练!”连长一声令下,几个班长就开始组织行动了。冯克不记得自己做过这种训练多少次了,但他一定会记得这次,因为他成了今年唯一一个从平衡木上倒栽下来的兵。

  当他在平衡木上听到一声惨叫的一瞬间,他彻底的失去了意识,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走在一个棺材上……就这样,他掉了下来。

  “小伙子,新兵吧?上去,再试一次,别当孬种啊!”冯克抬起头,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军官正友善地看着他,或许应该说是慈祥。

  “首长好!”冯克一眼就认出了他肩膀上的一麦一星。“年轻人,回去吧,再来一次!我看好你哦!”那个背着手走开了。

  “那个兵!你在那发什么呆!给老子快点!”冯克赶忙回去又重新来了一次。

  时间过得很快,很多人都去休息了,而冯克呢?因为白天训练不佳,被连长特殊“照顾”开小差。

  “妈的,这几天怎么了,没有一天正常的!”冯克看了看空旷的操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跑步。

  “年轻人,被连长开小差了?”不知何时,白天的那名首长出现在了正在跑步的冯克的身边,吓了冯克一跳,不仅是因为他的突然出现,毕竟人家是少将,能和自己这个列兵说话,能不紧张么!

  “首长好!”冯克赶忙敬礼。“哎,别这么拘束,我啊,经常在这里跑步,你可能是没发现。”那名首长跑得很快,但脸也不红气也不喘,这个年纪还真是不简单。

  “首长,今天我是第一次被罚加项训练。”冯克显得尴尬极了。“哈哈,我懂,这件事我当兵的时候也经历过。当兵啊,保卫家乡,这平时多流汗啊,战时就少流血!”那名首长仿佛正在回忆。

  “你嘀咕什么呢!”连长的一声怒骂吓坏了跑步中的冯克。冯克刚要辩解,却发现刚刚和自己一起跑步的首长不见了……

  “跑的也太快了吧,倒是帮我解释一下啊!”冯克一边跑一边在心中抱怨着。

  终于回到了让自己又爱又恨的那个寝室,爱是因为终于可以睡觉了,恨是因为那一段又一段的噩梦。

  不出所料,有一次的噩梦重复着,只不过这次冯克多少有些习惯了。当班长的叫骂声把他弄醒的时候,冯克觉得整个人比上次精神了很多。

  不出所料,冯克又被连长特殊照顾了……连续的训练,冯克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却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总休息不好,又总遇到奇怪的事情呢。这里是军队,说多了都没有用,只有努力地去拼搏。

  日复一日或许冯克已经习惯了发生的一切,或许,时间久了冯克也就不在乎了……

  夜幕再次降临,这次冯克又如期做了同样的梦,他这次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他走到了灵堂的中央,看着那口透明的棺材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要怎样!总之,别再装神弄鬼!我也并没有什么亏心事!我冯克堂堂七尺男儿……”冯克还没说完就已经僵住了。因为,那张脸……那张脸正是他之前看到的那个首长。

  哀乐还在继续,而冯克却听到了毛骨悚然的笑声,那声音是那么地开心……

  冯克醒了,这次冯克按时起床了,而且,这次冯克异常地镇定。

  “行啊小子,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班长看到整理好床铺的冯克,显得极为吃惊。

  白天的训练进行得很顺利,冯克这次表现的异常的出色,而且由于经常加项训练的缘故,冯克的成绩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团里一等一的高手。

  冯克再也没有做那个梦,直到有一天冯克梦到了一声咆哮,那咆哮让人感到痛不欲生。

  冯克在梦中惊醒,他顺着咆哮的方向望去,接着便看到一丝光亮……

  在表彰大会上,冯克并没有说他是如何发现失火的,他只知道要去救火。事后有人悄悄议论过失火的地方,那以前正是火葬场的炼人炉……

  转眼过了三年,清明了,冯连长带着刚刚交往不久的恋人来到了一片公墓,“那就是我爷爷的墓我爷爷去世七年了,他以前也是一名军人呢!”那女孩微笑着说道。

  冯克看了看墓碑上的照片,那人,冯克很久之前见过……当他还是列兵时,那人曾陪他一起在晚上加项训练……

  “我没有看错人,我那个爱哭的孙女就交给你了!”睡梦中的冯克面带着微笑……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