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部队鬼故事 >

军营里的墓碑

2018-04-30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1993年的11月是个令人难忘的日子,那时我奉团部之命,和副连长代表团部去参加全军硅两瓦(一种新型报话机)训练,来到了位于昆明大板桥区的一个坦克旅,就在那二个月里发生了令人难忘的事情...

  就在入营后的一个月,某夜在寝室里(当时我是班长兼值班员),我查完铺后,正上床睡觉,十分钟后听到隔壁床的士兵的呻吟(一床上下睡俩人),我一看之下,一名士兵正趴在另一名士兵的身上,我询问之下,是其中一名战士在哭,另一名正在照顾他(可能是晚点名时被领导罚站),而他士兵又在向我们笑,我本以为是他在骗人,也就不以为意再去睡觉,不料又不久情形愈来愈不对,士兵开始抽蓄像被扫着风似的,歪着嘴巴又言语反常,几个人围了过来一起观看,有人说是中邪了,将帽徽(据说可以避邪)握在他手中,但他就抽蓄的更严重,并对我们说:大家都是出来玩的,不要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于是我们四人合力将他抬到了卫生队,但对我们几个壮汉来说竟像是抬起几个人一般的吃力,而且众人皆感到一股凉冰冷冷的寒意,到了病床上后安静了一会儿,我正坐在他的身边,卫生员为他打上一针剂,就在针正刺进去时,一阵冷风吹来,己睡着了的他竟突然坐了起来,用福建口音对我们大叫说:对对对~就是这样,刺进去.刺进去.没用啦,是刺到他又不是刺到我,哈哈,刚才是我们那里的神正经过这里我才安静一下,现在他走了,我就要他的命~~嘿嘿...

  在他那布满血丝的大眼里,充满了强烈的恨意,脸上更是一片惨绿,口水失禁似的往嘴角直流,身体也半抽搐的抖动起来,我一向胆大,但一时间也不得不感到这是鬼上身了,于是我们开始了近一个小时的对话,在这期间,一下子是士兵,一下子是鬼,人鬼之间你来我往,看情形,共有三个鬼,一个是士兵的大哥,另二个是来帮忙的,鬼一面用三字经咒骂军官,一面和士兵理论,听鬼说他是从北方搭飞机来的云南,去那士兵的新兵连找人找不到,打听之下,又来到了昆明工人文化宫广场,再搭出租车到大板桥,十点时上了弟弟的身,因为从小兄弟不合,哥哥是混混,弟弟看不起他,有一次哥哥在KTV被人杀了,没人救他,死后弟也不去祭拜,并说他死的好,所以现在来找他要命....

  一开始鬼一定要他的命,不久鬼同意士兵若去祭拜并且忏悔,则可饶一命,但弟也是硬汉,死也不肯,一直到了最后才勉强答应了,一个晚上吵吵闹闹二个小时,人鬼大战,在一旁的人不禁看的毛皮耸然,心惊肉跳的,我们一直怕鬼会采取行动让他死(如撞墙),所以在他睡了后我们一直守到天亮.....后来事情终于也平定了,据这里的士兵说,这个营区夜里很不安静,十二点一到,大门口就会有鬼东西走来走去(听说有无头的军官来查哨),但不去惹他是没事的,还有六点过后不要去顶楼晒衣服,那是相当危险的..嘿..不信的话下次有机会去大板桥你可以试一试你的胆子,嘿嘿,到时有什么事可别怪我哦!

  退伍七年多了,以前也遇到过一些但没在军中那麽频繁,95年我离退伍还有七、八个月,当时我擎卫连服役,当时勤务很重,那时差不多三天要上两次夜哨,因此当晚我查过执勤表是2点的哨,当晚自己一个人跑去上哨,因为那时天气很冷,所以都是自己去上哨(平时有带班的班长)。

  军营的岗位是弹药库、油库、大门(两人)、后门(两人),因此每晚加上连上要服八个卫哨,只是大门通常会组成卫兵排,因此不与连上轮哨,那晚我服的是油库卫兵,但因人员不足,派不起双哨,因此油弹两库是单哨,但因我们两库存相邻约1、200公尺因此有事大 声呼叫还可听到,而处长指示因为油弹两库若同站一个岗可能会在一起聊天、抽烟,或一人睡觉,一人把风,因此强力执行分开站,因此每晚站岗都是颇为惊心动魂,因为油库前方有两个墓碑,一是某个老士官,另一是清朝的,油库里有一个墓碑也是清朝的,刚站时多少都有些毛毛的,因为军营又不是别的地方,岗亭旁还给你摆个路灯?都是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但后来也都习惯了。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