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以校园谜踪

2018-04-22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小玉是某高中学校的新生,自入学以来谨慎为人,与人更是友好以待,我便是她诸多同学中其中的一名,我叫末。

  和小玉是同一宿舍作为同班同学又作为舍友的我是再清楚不过她的性格了——人若不犯她,她便友好相对。

  入学三个多月中,她身边的“朋友”对她好不好我都是看在眼里的,比如某一次,我与社员们在一起练舞时,看到她身后,我们班的同学,用笔在她刚买不久的雪白衣服上偷偷划上“我是神经”这四个大字,惹得后面的同学看到了都嗤笑不已,没人告诉她,被作弄了。

  某一天,我刚起床,那天是宿舍轮值,说好的一人拿一人的扫把下去,某几个舍友就懒懒地:“小玉,你那么早,帮我们拿几把下去吧!我们帮你买早餐,好不好?”

  小玉点了点头还对她们微笑来着:“好!卡给你。”说着把饭卡给了她们。

  我和旁边床位的舍友洗漱好拿了扫把去食堂买吃的,打算把早餐拿去包干区边扫边吃节省时间,在我于窗口打好了早点以后,转身准备走时,看见那几个舍友,她们对我打了声招呼:“末,等等我们,一起吃完再去扫吧!”

  “啊,这样会时间不够的吧,小玉自己一人扫不过来,我和乔打算去包干区边扫边吃。”我微微一笑。

  “哦,那好吧。”

  我余光不经意一瞄,她们居然轮流刷着小玉的饭卡,而且在每人一份之后,就走了!我算是看明白了。

  然而和乔,就是宿舍我旁边床位的舍友一齐拿着扫把走向包干区的时候看到,她们也学我的法子,边扫地边吃早点,这不是重点,重点果真不如我所料,小玉没有得到舍友们帮她买的那份早点。

  “给,快吃吧。”我每天都买两个。

  “谢谢。”她看起来有点难过,但还是礼貌地接过了我给的早点,看向正在佯装勤奋扫地的舍友们发出幽怨的眼神。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休息日,我睡到中午才醒,宿舍里寂静无人,想必舍友们都出去逛街了,我想着就自己一个人待在宿舍里睡一天吧,这下也挺宁静的,少了那群伪君子真小人的气场,真是格外的舒心呐!

  “叩叩!”敲门声。

  我打开了门,是小玉。

  “诶!小玉啊!那么早回来啦!”我看她的精神好多了,不像前几日那样闷闷不乐的。

  “嗯!末,这个给你。”说着她把手中的盒子递给我,乍一看,是一盒糕点!她哪来的闲钱买这么贵的糕点!连饭卡钱都是她周六日出去兼职辛苦赚的……

  她坐在我床上一副乐开怀的样子对我说话:“末,谢谢你一直以来关照我,很感激你,这是给你的!”说着说着她突然变了脸色:“末,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感到世上还是有温暖的,呵呵,知道吗?因为不擅长讲话,爸妈都不喜欢我,把我塞来这离家那么远的学校。其实我知道,她们个个都是利用我,整我,骗我,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可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感激她们,感激她们让我认清,什么是人性!”

  听她说道这里我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小玉啊,有很多事情都要看开一些,其实生活就是这样的,没有苦哪来的甜呢?是不是?”

  她站起来往对面床位徘徊了一阵,边说:“嗯,人生,本是如此。”

  三天后,我看到了笑容灿烂的小玉,和舍友们在一起吃午餐,我和乔在旁边一桌看着,心里感慨,太好了,小玉被大家接受了呢……

  正当我埋头继续吃饭的时候,耳边不远处传来小玉急促地幽怨:“你们!你们为、为什么……要……毒害我!”我看过去的时候小玉面容狰狞地用手指着舍友们!引来其他同学的围观。

  我赶紧跑过去,在她闭眼前我朝大家喊了句:“快打急救电话!快去叫老师!”

  小玉倒下前看了我一眼,嘴边扬起一抹笑……

  小玉被送进医院后已经救不回来了,经医生以她的症状判定,所中的毒,应该是老鼠药!小玉误吃大量老鼠药,扩散身体内脏而亡。

  校方鉴事情严重性,报警处理这件事。在两天内调查了整个班级的每个人与小玉的平时关系及个人有无作案动机,最后还在我对面床位的六个舍友的包里,盒里,行李箱搜出平时作弄小玉的东西以及三包老鼠药!

  警方拿去了,听别人说鉴定结果,指纹都是平时作弄小玉的那几个人,连一个陌生人的指纹都没有,那么她们是怎么得到那三包老鼠药的?

  小玉死后的不久,宿舍里除了我和乔,其她六名舍友都被带去警局扣留了。

  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因为这件事宿舍从此清寂了。

  某天半夜,我起来上厕所,从卫生间出来,看到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我问了声:“乔,怎么没睡啊?”

  她转过头来,是小玉!

  我不敢相信后退了几步,一眨眼间,原来是栏杆上挂着的一件衣服……吓死我了,我将衣服拿起,抬眼望了一下头上悬挂的那排衣物,小玉的衣服,忘记收了呢……

  我把小玉的衣服全都收了下来,放置她生前的床位,关了阳台上的灯,重新躺回我自己的床位,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了!去卫生间前,我没有开阳台的灯!它怎么自己亮了!

  又是几天过去,今天是休息日,我和乔打算去看望那六个舍友。

  在层层的登记后,和乔进入了监察室里,在那等了许久都不见人影,这是怎么回事?这时从另个门口走进一位女警,她面部表情似有些无奈:“你们跟我来。”

  跟着她的脚步去到监禁室里,里面的罪犯睡觉的睡觉,刷桶的刷马桶……

  “这几个就是了,有什么话说快点吧”女警员对我们俩说道。

  我点了点头,看她走出了门口。

  “不!不要过来!”说话的似乎是程。

  我一眼看去差点没吓着,乱蓬蓬的长发缠成一小团一小团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都肿了,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奇怪,这还是学生呢,就算不是学生犯了再大的罪也不至于虐待成这样吧……

  “末!救救我!”忽然一个人抓着铁门摇晃,睁着大眼对我说,“小玉每晚都来找我,说请我吃饭,呵呵,我知道的她要害我!她要害我啊!”现在的她少了昔日的风采,一脸神经兮兮的样子跟街上的叫花子没什么区别,准确来说,跟精神病院的病人没什么区别。

  我把带来的水果放在铁栏口,刚站起来想走之时,无意间感觉不对,怎么好像多了一个人!数了数确实是!七个!那人穿一双眼熟的红色鞋子,正站在程的身后双手牢牢围住她的脖子,却怎么也看不到正面。

  我心里不禁咯噔一下,想要绕弯去看一下那红鞋子人的面孔,经过了一根铁栏杆后不到眨眼时间,那人不见了……又是六个人了。

  她们为什么那么狠毒,害死小玉!

  晚上,回想起那时候,小玉还那么开朗地找我聊天,现在已人去床空……唉!

  “末…………”好似有人叫我,这声音我听不出是谁的,但乔已经回家去了,宿舍只有我,不可能有人叫我的,不可能……

  这时,我眼前出现一个朦胧的影子,那影子走向我对面的床位,在现狱中六个舍友的床位前分别停顿了一下,之后走到门边放置碗的桌子上对小玉的碗弄了弄!我拉起被子盖在身上,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继续傻愣愣地看着,那影子离开了小玉的碗边,往木门上一撞!不见了……

  后来的几天,我大概有所猜测。

  其实说起恶作剧,她们六人远比不上小玉!

  小玉的“恶作剧”下了巨大的赌注,她们是必输无疑。

  我想,小玉的死,是自杀。

  那晚看到的影子,可能是小玉生前准备自己计划的过程,但至于为什么老鼠药包装外查不到除那六个舍友的指纹以外的人的指纹,这点,她也应该有考虑过的。

  但一点蛛丝马迹都让警方查不到,我想,用科学理念是难以解释的,科学发达时代多数角落都应该有摄像头,可案子最终设为“集体谋杀案。”

  放假了,我从小玉的家里人打听到她墓碑所在位置。

  来到她坟前,一双显眼的红色鞋子搁置在她碑旁。

  我半蹲放了一束花:“小玉,一路走好。”

  墓碑上,照片里的她笑得多么的灿烂呐……

  善良,是一种选择。

  而触及底线的愤怒,将会付出痛苦一生的代价!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