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瓷遗像

2018-04-22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牟远是一个医院的实习医生,刚来到这所医院时就内心充满憧憬。这所医院是本市最大的一所医院,很多实习生都希望能够留在这里,牟远也不例外。在医院大门旁边有一看起来很破旧的二层小屋,白色的墙面已经有部分因受潮而脱落。每个医院附近都会有一个卖丧葬用品的小店,而这个二层小屋就是这里的丧葬用品店。虽然破旧,但因为这间医院只有这一家丧葬用品店,所以生意还算不错。店主老刘是个很孤僻的人,从来不跟别人主动讲话。就是偶尔有人打招呼,也只是微微点头回应。

  因为牟远是刚来的实习生,所以很多杂活也都落到了他的身上。医院的一些‘老前辈’总喜欢欺负新人,还美其名曰“需要多锻炼”。虽然牟远很不想做这些,但为了留在这家医院,他也必须忍受。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他忍着困意做完了今天的工作,看看窗外。已经一天了,但是外面的雨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偶尔几个闪电和雷声还在给这场大雨助威。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牟远准备回自己的宿舍好好休息一下。看看表,已经凌晨1点了。牟远苦笑一下,“看来今天又睡不了几个小时了。”

  刚走出门诊部的大门迎面就被一个身披雨衣甚至连脸都遮盖的严严实实的人撞了个跟头。牟远很火大,刚想理论几句,对方却先说话了。“对不起,小伙子。我走的太急,没撞疼你吧?”。牟远一看,原来是丧葬店的老刘。虽然跟老刘没怎么说过话,不过牟远还是知道医院有这么个人的。想想老刘一直都是一个人,也没个人照顾,还是挺可怜的,就没了什么火气。“没事,这么晚了刘大爷这是要干什么去啊?”。老刘嘶哑着嗓子说道:“刚才睡觉时候突然觉得头有点不舒服,这不来医院看看嘛。”突然老刘一拍脑袋“哎呀!光顾着过来看病,忘了锁门了。小牟啊,你能不能先去帮大爷看一会店啊?我一会看完病就回去。”牟远是个不懂得拒绝的人,别人的请求他通常都会答应,这次也不例外。“行,刘大爷,那你去看病吧。我去帮你看着。”“那谢谢你啦!”老刘刚要往医院里走,突然又回过头来神秘的说了一句。“你在一楼坐一会吧,千万别上二楼。”然后转身就走了。牟远听得很纳闷。“为什么不能上二楼呢?难道有什么秘密?”一边想着,一边牟远已经到了老刘的店里。这还是牟远第一次来这个小屋。虽然外表看起来很破旧,但一进房子却截然不同。房间内井然有序。左边是两把藤制的椅子和一张木质桌子。想来是给前来的客人休息用的。右边展示了各种丧葬用品的价目表。前面是个玻璃小柜台,里面陈列了一些小型的丧葬用品。柜台后面是一节通往二楼的楼梯,黑漆漆的。看不到二楼的状况。牟远累了一天,就在左边的藤椅上座了下来。突然回想起刚才老刘说的话“你在一楼坐一会吧,千万别上二楼。”“二楼到底有什么?”牟远的好奇心开始活跃了。人就是这样,不说还好。越说不让去,就更想去一探究竟。

  牟远慢慢的踏上通往二楼的木制楼梯,楼梯发出吱呀的声音,仿佛对牟远的警告。这时下了一天的雨也安静下来。整个房间除了楼梯的吱呀声就是牟远的心跳声。走到楼梯尽头,有一扇关着的红漆木门。牟远轻轻推开门。屋子里空空的,只有左侧的小窗户透进来微弱的光。屋子中间有一个烧制瓷器的小型窑。“什么嘛!根本也没什么可看的啊?”牟远有点失望。他走进房间想看看会不会有其他有意思的东西。他抬头环视了一下屋子。突然看到右面的墙上挂了几个瓷像。第一个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笑容很安详。“这应该是哪个客人订做的遗照烤瓷像吧?”牟远心里暗想。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啊!”牟远大叫一声。“这个不是,不是老刘吗?”遗像上老刘睁大着眼睛,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正盯着他。“难道?老刘已经死了?那刚才我看到的是?”牟远吓得一步步往后退。忽然,他好像撞到了什么。牟远慢慢的回过头。身后正是老刘。老刘瞪大了双眼,仿佛眼珠子就要掉出来一般,脸色泛紫,嘴里不时爬出驱。突然老刘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不是告诉了你不要来二楼吗?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不听?”近似咆哮的声音在牟远的耳边响起。牟远想转身逃跑,去发现自己已经身在窑里。身体里冒出蓝色的火焰,犹如地狱而来的烈火。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已经化为灰烬了。

  第二天太阳像往常一样升起,老刘的丧葬品店依旧正常开业。昨天的大雨仿佛冲刷掉了一切,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唯一能记录牟远曾经出现过的,就是挂在老刘店里二楼墙上的烤瓷像。那里赫然多出了一个年轻小伙子的位置。两眼惊恐的望着前方,嘴角却挂着诡异的笑容。

  原来,医院看到老刘的丧葬品店铺生意很好,就打算自己开设一个店铺,想把老刘赶走。但是老刘无儿无女只有这个小店来维持自己的生活。他已经无力负担到其他地方租用店铺的费用。几次与医院方面商量结果得到的都是拒绝的答复。走投无路的老刘在自己的店面的二楼自杀了。那本来是用来给顾客做烤瓷遗像的窑却成了他的墓地。

  又是一个漆黑的雨夜,刚刚忙完下夜班的医生从门诊部的大门出来,迎面撞到一个披着雨衣的人。那人道歉后说出了自己的请求“我的店铺门忘了锁,只顾着过来看病了。你可以帮我看一下店吗?记住,千万别上二楼。”转过身,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继续向医院里走去。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