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雨--伞

2018-04-22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太阳,温暖怡人;雨,缠绵温婉。当它们相遇了,是因为她在想你,想你想到要杀了你。————题记

  “ 亭湖秋落叶,半等遮面人。已是月色下,影空独一人。这是她诀别时写下的,她依稀还记得那一天,他说好会回来的,那天下着雨,太阳在天上挂着,金色的光在雨帘中穿梭着……”

  “太悲惨了!”一个黑框眼镜的女生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着。

  “坨坨,你就省省吧,别老沉溺在言情小说里了,就你这样别说白王子了,男人都不要你了。”

  “切,就你行,好了哇!”一个叫坨坨的女生反驳着。正如她的名字一样,她是那么不耀眼,反倒让人有些不喜欢。

  合上书,坨坨准备收拾书包,晚自习结束了,她要回宿舍了,其他同学都结伴而行,而她就一个人,背起书包,拿起那一本《太阳雨》的小说,关上教室的门。走在路上,她依然在回忆着书中的情节,她多羡慕女主角婉汐啊,可是又觉得她的命运好悲惨,一个等到死也没有等来心爱的人的怨妇。在叹息声中,有人叫了她一声,“姚陀”。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叫她全名了,甚至久得连她自己也认为自己的本名叫坨坨。

  “谁?”

  “婉汐”

  “嗯,啊~~~~”坨坨一开始很淡定,可是一瞬间就慌了,婉汐?!”回过头的坨坨真的看见有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盯着她看,她的面纱在风里飘啊飘的,可是就是见不着她的脸。

  “我这是在做梦吧?”坨坨用手掐了自己的脸,可是发现会痛的。

  “我是婉汐,你应该不陌生吧,现在我需要你帮我,当然作为回报,我会答应你一个要求,任何要求。”面纱下传来的是远古的声音。

  “如果我不帮呢?”坨坨弱弱的问了一句。

  “不帮?呵呵~”听见一声冷笑,坨坨顿时觉得脖子上有一双冰冷的手,正在慢慢的用力,而她却挪动不了,理智告诉她,她必须答应她,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好,我答应你,你松手。”说完,坨坨的脖子就放松了许多。

  “我要怎么帮你?我能帮到你吗?”

  “拿着这把伞,我会慢慢告诉你怎么做的,记住不要让这把伞碰到水,切记,不然你会死得很惨!”凄厉的声音让坨坨觉得婉汐并不是书里写得那样楚楚可怜,相反她觉得婉汐很恶毒。

  “知道了,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找到我的?”

  “因为你的眼泪!”

  话音刚落,那个女人的身影便慢慢变透明了,坨坨想抓住她,可是就在快要触及的那一霎那,她觉得自己突然往下坠,然后一下子痛醒了。

  “你想死也说一声啊,神经兮兮的躺马路上干什么啊,卧铁轨啊!”一听这声音就是珍珠的。

  躺在宿舍床上的坨坨依然清晰的记得刚刚的场景,“我怎么回来的?”

  “哟,你忘啦,你傻人有傻福,刚刚是学生会长乔越背你回来的,你不想想他是谁,他可是我们学校公认的男一号啊!”

  虽然刚刚醒,但是坨坨怎么可能不知道乔越。“好吧,我先休息了,谢谢你们。”

  “你个傻子”珍珠骂了一声就走了。

  对着床头镜子照了一下,脖子上清晰的指印,告诉她刚刚不是梦,另外就是在坨坨床架边多了一把雨伞,是一把淡蓝的伞。她在想婉汐究竟想让她干什么?看着那把诡异的蓝伞,坨坨睡着了。

  第二天到学校,坨坨才发现自己一夜成名了,很多人都认识她了,原因不是因为她昏倒了,而是因为乔越背她回宿舍,乔越什么都好,唯独有一点,他有厌女症,从小到大除了至亲的人他接触过,其他都没有。连自己的表妹他都离得远远的,昨天却背着坨坨,轰动可想而知。许多人都猜想乔越和坨坨有不寻常的关系,可是同学们更愿意相信乔越是不想见死不救吧,毕竟两个人差距如此之大。坨坨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下课就被女生围攻,有羡慕的,有咒骂的,有嘲笑的。老师也因为此事找她谈话,总之,她觉得烦极了。

  放学后她一个人去散散心,排解一下不快,走着走着到了离心湖。离心湖是学校里一大景点,可是因为淹死过一个人,没有几个人敢来,都说有。不过正合了坨坨的心意,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她坐在石头边,望着透彻的湖水,倒映着周围丛丛的绿树和假山,别有一番韵味。零零碎碎的几声鸟叫更显出离心湖的幽静。她忍不住伸出手抚了抚湖水顿觉凉意升起,因为水温太冰,是不正常的冰,按照现在的气温,水温绝对不可能这么低,她把书包里的饮料瓶拿出来,放在湖水中放了几分钟,在此举起来时,饮料已经结成冰了。她想曾经淹死的那个女生更有可能是被冻死的。这么大的问题,学校为什么没有发现呢?她起身正要离开,却发现湖中多了一张人脸。那张人脸正慢慢漂过来,坨坨想会不会又是那个人溺水了,但是她发现自己错了,那张脸是婉汐的,那双邪恶并且泛白的眼睛盯着她,那紫色的嘴唇蠕动着,诉说着邪恶。坨坨知道有不好的事情降临了,婉汐给她的第一个任务是自杀,是的,她让坨坨跳进离心湖。但是婉汐告诉坨坨她不会死的。坨坨想想刚刚的那瓶饮料,心里害怕极了,可是没办法,她还是跳进湖中,可是她不觉得冷,反而觉得水是温的。扑通,听见有人跳下来的声音。然后慢慢的游过来,可是一下子却没了反应。坨坨反应过来,立马游过去,庆幸的是,坨坨游泳技术还不错,人被她捞上来了。是一个女生,上岸之后女生过了好久才醒过来,她说她叫小娟,本来看见坨坨落水想救她的,可是自己反倒有危险了。她们谁也没多说什么,各自回了宿舍。在湖中心,有一种声音:“我要报复!我要报复!”

  到了宿舍,一个人也没有,估计同学都去逛街了吧,可坨坨发现那把蓝色横躺在她的床上,它慢慢地膨胀开,伸出两只脚,两只手,一个头,对,那把伞变成了婉汐。 “姚陀,今天晚上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声,你朝里睡,面对着墙,手里要抱着这把伞,不要跟其他任何人说。”说完,婉汐又变成了伞。啪,宿舍门打开了,是珍珠她们5个人回来了。“逛得我真累,坨坨,去帮我倒杯水。”“还有我们几个都要。”坨坨拿着热水瓶来倒水。“坨坨,你怎么不去逛街呢?”“不好意思,我不喜欢逛街。”“好吧,看你也不是一个爱逛街的人。”忙完洗漱,差不多10点多了。准备睡觉了,坨坨一直在想要不要把婉汐的话告诉她们,可是又想到说不定她们不会信呢,于是她也没说,抱着伞埋头就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见有人开宿舍门的声音,也许是谁去厕所了吧。可是想了一下,不对怎么没有走路的声音?她刚想问边上的兰兰,可是她想起婉汐的话,就依然面朝里睡觉。

  “珍珠是你吗?听见倩倩问了一句,你干嘛摸我脸啊?”然后就是一阵尖叫~~撕心裂肺的尖叫,接着是液体飞溅的声音。她听得胆战心惊,奇怪的是其他的人睡的很香,好像什么也不知道。接着是紫紫的声音,“倩倩,你干嘛摸我的脖子?然后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很干脆的一声。坨坨一个人窝在床上,虽然背对着,但是恐惧依然是那么强烈。她想下一个应该是美美了,的确,没料错。美美的声音响起, “谁拉我的手呢?是不是紫紫呀?你个淘气鬼。”听见了凄惨的叫声,之后就是呜呜声,还有就是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坨坨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操纵这一切,只知道一定要按照婉汐说的,不然下个死的就是她了。轮到嘉佳了。“哈哈哈,你又来挠我痒痒了,美美,快去睡觉吧,别闹了。”感觉到床架在猛烈的晃动,渐渐的平息了,可是滴滴答答的声音不绝于耳。恐惧依然蔓延着,是珍珠的声音。可是她只嗯了一声,就没有声音了。一股凉气慢慢靠近坨坨,她觉得她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她,一双手正向她伸来,可是突然这种感觉就没有了。转而她听见了兰兰的声音,兰兰的床离她最近,她听见兰兰说:“坨坨,不要挠我脚心。”可是坨坨知道她什么也没做。“啊~~~~”一声惨叫,差点将坨坨耳膜震破,又腥又腻的液体喷射到坨坨的身上,坨坨实在受不了了,昏了过去。

  “四十中宿舍发生惨绝人寰杀人案————6死1伤”这条报道把坨坨和四十中推向了风口浪尖。宿舍中6个女生,5个死状不一,一个脸皮被撕了,露出血肉模糊的肉,一个整个头颅被拧下来,尸首飞离,一个双手被一起砍断,失血过多而死,还有一个齐腰被斩断,五脏六腑流了一地,一个女生双腿被砍掉,露出森森白骨。最可怜的是一个叫珍珠的女生,她的外表没变,没断手,没断脚。只是她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小针孔,每个针孔都在向外面溢出小血珠。好像源源不断的流出来,止也止不住。极为残忍的杀人方法,而唯一幸存的一人,姚陀,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和她一起进去的是一把伞,蓝色的伞。只有坨坨自己知道她没有疯,只是她需要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看着死亡,伞尖已经开始变红了。进精神病医院的那一晚,婉汐又现身了,她对坨坨说:“静静的等待吧,等着把伞变成红色的一切就结束了。”坨坨点点头,当坨坨快要入睡时,她忽然看见窗外有一张人脸,在月光下,她看见的是乔越的脸。她惊讶,但是没有出声,她眯着眼睛,看着脸的主人穿过墙面走到了桌边写着什么,然后又走了。坨坨的病房在13楼。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