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游戏

2018-04-22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医院此时已经是半夜了。但任然有人在医院。一个男医师刚刚做完今天的最后一例手术。还有两个女护士轮到今晚值班。一个叫莫莫,一个叫美仪。

  “曾医师您出来了?”莫莫看着从手术室出来的曾医师开口。

  “嗯?今晚是你和美仪值班么?”曾医师说。“你们不怕?”曾医师半开玩笑得问。

  “切,我和美仪胆子大着呢,哪有那么小啊?你以为我们胆子多小?”莫莫反问,“是吧美仪。”

  “嗯,是啦。曾医师你不要小看我们哦。”美仪笑笑。“曾医师怎么还不回去呢?手术不是完了么?”

  “病人死了。”曾医师忽然严肃起来。“因为没有家属签字,所以,耽误了做手术的最佳时间。病人很不幸。

  莫莫和美仪忽然脸色凝重起来。美仪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

  “怎么,你们怕了?”曾医师笑笑着问。

  “没有。”莫莫和美仪同时说。“我还是陪你们吧。”曾医师说。“可是未免太无聊。”莫莫说。“不如我们来玩游戏吧?”美仪说。

  “什么游戏?”曾医师和莫莫同时问。“通灵游戏。”美仪淡淡地说,看来曾医师和莫莫一眼。“这个?美仪你是不是玩大了?”莫莫问。“呦,刚刚还说自己胆大呢,怎么现在不敢了?”曾医师戏谑地问。“哪,哪有,玩就玩!当我们女生就胆小是吧?”莫莫说。“美仪,告诉我们,怎么玩。"莫莫问美仪。

  “我们去有镜子的地方。”美仪笑笑着开口,说。笑得和平常不大一样。

  “有镜子的地方?那不是只有停尸间……”莫莫忽然停住了。她,兴许是不敢玩了。“诶?也不对啊。地下三层是停尸间,可是底下二层就有一个空房有镜子,三面。"曾医师说。“我们就去那。走吧。”美仪阴阴地说。

  “拿上苹果、水果刀和成对的红蜡烛。三份。”美仪说,带着他们去了地下二层的那个房间。

  “噢、好。”莫莫说。三人来到地下二层的房间。

  “按照我说的去做。”美仪语气怪怪的。“每个人站在一块镜子前。在镜子面前的两边各点一支红蜡烛。关灯。闭上眼睛,拿水果刀削苹果皮。皮不要断。削完后,把苹果放在两根蜡烛中间。然后,慢慢把手伸出来,放到镜子上去。数四十四下。睁开眼睛。”

  “我怎么听着怪瘆人。”莫莫说。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美仪语气,很冷。

  “我倒数三下,咱们一起开始。”美仪说。“好。”曾医师答应着。“等等,美仪,我这里少了一支红蜡烛。”莫莫说。“没关系,一会,会变红的。”美仪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好、好吧。”莫莫说。

  “三、二、一。”美仪倒数了三下。灯忽然暗了。红蜡烛都点亮了起来,当然还有一支白蜡烛。三人闭上眼睛,开始一下一下、小心翼翼地削着苹果。蜡油一滴一滴地滴着。红的像血一般。只是三人闭上了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

  莫莫的红蜡烛烧得异常地快,却不变短。可白蜡烛烧了很久却没有蜡油。红蜡烛的蜡油向白蜡烛那边汇去。很快,两支蜡烛都变成了红蜡烛了。莫莫的脸色苍白起来,但是任然继续削着苹果。

  三人的呼吸声那么地清晰。很快,三人的苹果都削好了,摸索着把苹果放在两支蜡烛中间。

  “一、二、三、四、五、......、四十三、四十四。”三人一下一下地数起来,最终数到四十四。三人同时把手放在镜子上。三秒钟过后,莫莫晕倒了。此时,正是午夜。

  倒地的声音惊了曾医师,曾医师慌忙放下手,去扶莫莫。“莫莫你怎么了?”曾医师急切地问。看了看莫莫的脸色,惨白惨白的,没有一点点的血色。“美仪,莫莫怎么会这样?”曾医师问美仪。

  “很正常。”美仪没有一点点的表情,说“都说是通灵游戏了,她只是通灵,见到而已。”“那我们呢?为什么我们就不会?”曾医师继续问。“一次,只能是一个人。下一个,就是你了。”美仪说。

  曾医师忽然意识到了美仪的不正常。“美仪,你怎么了?”

  “我没有怎么啊。”美仪说,勾起了一抹笑。恐怖的笑。

  “想她醒过来,喂点血就够了。”美仪说着,拿水果刀划破了曾医师的手腕,血,一滴一滴流进莫莫嘴里。

  没多久,莫莫醒了。看到美仪,莫莫忽然大叫。“美仪,你怎么可以!你为什么要带我们玩通灵游戏?!”说着在曾医师的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

  “莫莫,你看到什么了?”曾医师心疼地问,他喜欢莫莫。“你为什么要拿我们当血引子?!”莫莫大声质问美仪。

  “血引子?”曾医师问。“美仪,你到底是要干嘛?”曾医师看着美仪。

  “想知道为什么?”美仪阴笑。猛地拿了水果刀刺向莫莫的喉咙。莫莫死了。

  “美仪你疯了!”曾医师站起来要反抗。“我没有疯。”美仪忽然笑起来。“如果不是她这个贱人,他就不会死的。如果不是她拉我走,他怎么会耽误了手术呢?就是她这个贱人,害死了他!”美仪几近疯狂。

  “他?!”曾医师问。他!晚上那个死去的病人!

  “乖,不疼,你快出来吧。不疼的,乖。”美仪声音突然变得很轻柔。

  须臾,莫莫触碰过的镜子碎裂了。一具尸体不知道从何处出来。正是白天那具。

  “还不够。亲爱的,我给你多一些血引子吧?”美仪说。拿着水果刀把曾医师的手划地更深。失血过多,曾医师失去了知觉。血流出来,流在地板上,流向那具尸体。

  “呵呵呵......”美仪阴笑了几声,走了过去。

  突然感到了背后的一阵凉意。美仪停住了脚步。倒吸一口凉气。

  “谢谢,你的血引子。”空荡荡的房间忽然飘出这样一句话,声音凄厉而可怕。猛抬头。一团头发夹在天花板上,血一滴一滴不停地低落下来。身边莫莫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美仪脸色一白。站那不动。不,应该是动不了了。“哈哈哈......”美仪大笑起来。明明是要借尸体和血引为男友还魂。最后,却发现自己也是在被别人还魂而利用。美仪闭上眼睛,任由越来越多的血水漫过身躯。

  ......

  第二天,地下二层多了两具尸体。一具是曾医师的,失血过多。一具是莫莫的。全身肿胀,像是淹死的。

  只剩下了美仪。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阴笑着。

  她本死了。不过,还好,有美仪这个为爱痴狂的蠢货,让她得以借了美仪的尸体,还了自己的魂魄。她,本是莫莫的。

  作者寄语:话说这是一个通灵游戏,我试着改成了故事。虽然不是特别地灵异吧,但是我也是蛮拼的啦。可能你们要说看不懂啦,后面确实有些难懂。就是莫莫其实早死了,刚好借了美仪的机会,最后美仪死了,莫莫的魂魄附在美仪身上。而自己的尸体则丢在那里和曾医师的一起。胆子大的可以试试是不是真的,反正我没试过。我胆小。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