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林依一(停尸间的我)

2018-04-2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姓名:林依一

  性别:女

  年龄:17

  家庭成员:无

  家庭地址:晨光孤儿院

  死亡原因:从高处坠落

  死亡时间:2014年4月1日

  ……

  林依一死了,虽然死的莫名其妙,但是她的确死了。叹了口气,她惋惜地看了一眼停尸间的自己,“真可怜,年纪轻轻就死了。你说说你啊,怎么这么点背呢?人家情侣吵架关你什么事呢?人家要跳楼就更加不关你的事了?不就是到天台去收床单吗?不就是长得漂亮了一点吗?你就能被人家死死咬定是第三者,这下好了,打工没打成,自己反倒在拉扯中一不小心 就成了替死了。你呀你,瞧瞧,摔地多难看啊!唉,这样也好,你也算解脱了,不是吗?”这语气仿佛死地那个不是她自己似的。“不过,原来真的鬼啊,没想到,自己死了,竟然还能见到自己,这感觉也不错嘛。”她笑嘻嘻地捧着下巴,竟然就这样蹲在地上欣赏起自己来。也许她是真的不在乎这些,对她来说,死亡可能还是一种解脱。在她十七年的人生里,她从来没有感受过一丝快乐。

  从小被抛弃的她,没有体会过什么叫作母爱,孤儿院的生活有多残忍只有她自己知道,不断地被欺负,只能不断地强大,否则你不仅得不到吃的,甚至有可能天天挨打。没有人会来帮你,只要不闹出人命,那些所谓的护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有甚者还会在背后推波助澜。

  那是地狱,林依一从懂事起就恨着它,所以她努力地活着,告诉自己一定要离开这里。

  五岁时,那个平时总是温暖地叫着她一一的男人,却转眼露出狰狞的表情,将她摔在地上,撕扯着她单薄的衣服,她没有哭,也没有叫,只是死死地盯着他,然后告诉自己,林依一,你看,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你好的,都是有目的的,都是坏人,他们全是坏人!小手紧紧地握着贴身藏着的钗子,趁他不注意,狠狠地划了过去。男人发出一声惨叫,捂着流血的眼睛,一脚踢在依一的肚子上,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林依一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只手还死死握着那只钗子,眼睛里安静地可怕。

  那个人再也没有回来,而林依一的肚子却疼了三天,没有人来照顾她,更加不可能送她去医院,那样只会浪费钱,院长这么说。她听了,只是紧紧咬着牙,一声不吭地缩在破烂的小床上,不吃不喝。所有人都以为她熬不下去了,可是第三天,她奇迹般地可以下地了,只是从此变得更加阴郁了。

  从那以后,没有人敢再来招惹林依一,她的狠劲吓退了所有人,包括对她怀有不好想法的人。谁会想到一个五岁的孩子竟然会贴身藏着凶器,更不会想到,她可以这么狠,眼也不眨地就戳瞎了别人一只眼睛,甚至对自己也这么狠,不吃不喝三天还可以活下来。没有人再靠近她,大家都在背后窃窃私语,说她怪异,说她不详,说她恶毒。却唯独没有人同情这个才五岁的孩子。

  林依一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人性,在这个地狱里,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生,摒弃了所有的阳光。

  一直到她死,她都没有一个朋友。

  关上回忆的闸门,林依一闭上眼,她并不觉得遗憾,在她心里,反正朋友这种东西,都是用来出卖,有还不如没有,她已经无法相信任何一个人了。

  “喂,我说,你还打算在那待多久?”一个不快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林依一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只见一个青衣布衫的男人正立在她身后,林依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好像没有一个词可以形容他,总之就是很好看很好看。而此时他好看的眉头正紧紧皱在一起,不满地盯着她。

  “喂,我在问你话,你竟然还敢发呆?!好大的胆子!”男人一看林依一竟然无视自己,语气更加不满了。

  林依一一指自己,疑惑地问道:“我?”

  “废话,这里除了你这个鬼,难道还有别的鬼吗?”

  林依一发誓,她看到这个男人翻了个白眼,“那你呢?你是什么?人还是鬼?”她不服气地问道。那个男人竟然自恋地整了整并不零乱的头发,不屑地道:“我,我可跟你这种新鬼不一样,我可是鬼仙。”

  鬼仙?“没听过。”林依一诚实地开口,气地对面的男人直咬牙,“臭丫头,你鬼仙大爷已经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要不是看你在这里碍眼,你大爷我才懒地理你呢,任你灰飞烟灭算了。”

  林依一一脸无辜地看着他,托着下巴,一幅恍然大悟地样子,“哦,原来如此啊,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特殊爱好,喜欢扮古代人呢。”心里却快笑翻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不爱说话的自己,面对这个鬼仙的时候却表现的这么奇怪,就是想和他抬扛。

  鬼仙大爷的脸都气绿了,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哼,你爷爷我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话锋一转,“我说,这是我的地盘,你还不快走!”

  “拜托,鬼仙大爷,你说谎也打一下草稿好不好,这里明明是医院太平间,你一个古人,怎么可能是这里的主人。”这下换林依一翻白眼了。

  “放屁!”鬼仙气地跳脚,原本的仙人气质一下子就消失无踪,“这里还没有这家屁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是爷爷我的地盘了,没想到啊没想到,等爷爷我修炼醒来,竟然已经过了一千年了,连地盘也被人占了,气死我了,幸好只是放死人的地方,这些阴气也对我有用,才没闹腾,不然,我一定要让这些人吓的屁滚尿流才肯罢休!”

  林依一这才明白,赶情这位鬼仙大人还真的有可能是位大人物来着。“可是我不知道该去哪?也没有什么牛头面的来接我呀?”电视上不是都说会有什么勾魂使者来接走鬼魂的吗?她都等了好久了,却什么人也没来。鬼仙听罢,也奇怪地打量着林依一,“你这女娃也挺奇怪的,没有怨气又为何能凝结成实体,而且竟然没有勾魂使者前来接引。嗯,奇怪,奇怪,太奇怪了……”围着依一转了半天,突然一愣,面色沉重起来,“丫头,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

  “啊?生辰?我是孤儿啊,我也不知道。我是在孤儿院门前被发现的,身上除了一张毛毯,什么也没有。”林依一语气低沉,刚才的快乐一下子就消失了。

  鬼仙也不再问,自己一个人掐着手指,嘴里还念念叨叨地,不一会,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竟然直接傻笑出声:“哈哈哈哈,真是天意啊,天意啊,不枉费大爷我等了这么多年,哈哈哈哈!”

  林依一忽然觉得周身一阵恶寒,就好像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香饽饽,鬼仙大爷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亮闪亮闪的。

  也许是终于发现自己的高人气质已经荡然无存,不好意思地假咳两声,“咳,咳,我说,丫头啊,你想不想重新活过来啊?”

  “没兴趣。”意料之外的回答,噎得鬼仙不禁大叫:“为什么啊?怎么还会有人不想复活的?”“活着又意思,我没死的时候,我会努力活下去,但是我没有一定要活着的目标,既然已经死了,我干嘛还要再去活一次再受一次罪呢。”林依一幽幽地说道。

  鬼仙沉默了,也许他要重新审视眼前这个丫头,他活了那么久,竟然还没有她看得透彻。但是他不能放弃,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想了想,他又说道: “如果你不想活,那么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只要你能做到,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父母在哪里?”这话的威力绝不亚于一个原子弹。“我的父母?”林依一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想到过这个字眼了,也许是从自己不再哭泣的时候起,自己就刻意去忘了,忘了去想,他们为什么不要自己,他们是谁,他们在哪。“那种不要我的人,有什么好想的,我根本就不屑去知道他们在哪。”语气强硬,只是颤抖的肩膀却出卖了她内心的不平静。“如果,我告诉你,他们不是故意要遗弃你的,是为了救你呢?如果,我告诉你,他们现在正在被人折磨呢?如果我告诉你,再没有人去救他们,他们就要死了呢?”

  鬼仙的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林依一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她颤抖地问道:“真的,你说的都是真的?是谁?谁要害他们?”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父母是有苦衷的,她总以为是他们遗弃了自己,所以怨恨着。如今有人告诉她,他们是爱她的,这怎么能叫她不激动。

  “如果,你可以答应我的条件,我便可以告诉你他们在哪,而且还可以带你去见他们。”鬼仙循循善诱,林依一知道这是一个陷井,但是她却没有办法不往里跳。

  “我答应你,任何条件我都答应你。”

  “成交。”

  一道光芒钻入林依一的眉间,一阵灼热感后,一朵红莲图案缓缓展开,一转眼又消失了。鬼仙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这是我们的誓约,如有违此誓,我们都将魂飞魄散,如此,你便可放心了吧。”林依一点点头,深吸口气,“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了吧?”

  鬼仙轻轻一笑,又把林依一看呆了,果然,不说话的时候的鬼仙真是帅的人神共愤啊。

  “现在,你只要……”

  ……

  第二天,医院有人报案,说是停尸间丢了一具女尸,可是检查监控录像却什么也没有发现,警方也毫无头绪,而更奇怪的是,有关女尸的一切资料都消失了,包括死亡证明。

  一个月以后,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XX大学门前,林依一拖着行李箱,消失在人流中。

  “臭丫头,不许叫我鬼故事,我可是有名字的,大名鼎鼎的青离是也。”

  “切,我也不叫臭丫头,我叫林依一,鬼故事。”

  “臭丫头,你小心一点,差点让太阳晒到我。”

  “鬼故事,您老真啰嗦。”

  “……”

  这是林依一和青离相遇的故事,后来无数次,她回想起来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好笑。无数次,她站在阳光下,都会觉得阳光好刺眼,不然,眼泪怎么会流下来。

  青离,你在哪?为什么都不来看我呢?

  我好想你啊……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