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现代鬼故事 >

冰冷的温暖

2018-04-2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方雪是个并不漂亮的女孩子,不过古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她虽然算不上漂亮却是个善良的人。

  虽然是个看脸的社会,方雪却丝毫不介意自己长的稍显一般的外貌。

  方雪工作单位效益很好,福利也不错。不过就是听的有些吓人。她的单位是殡仪馆。也就是我们熟称的火葬场。

  她的收入算是不错,不过一般的人家还是嫌弃或者是害怕这个职业。他的初恋也就是因为她的职业,对方父母死活不同意而夭折的。此之后她就不再相信所谓的真爱了。

  这是个阴沉的天气,似乎死亡就应该发生在这样的天气,方雪和往常一样,来到单位上班,火葬场的效益是相当不错的,如果不是门口的牌子上写着殡仪馆那三个字,单看那建筑的气派程度,绝对是任何一个事业或者企业单位无法比拟的。

  乐队已经就绪了,看样子死者的家属也到的差不多了,经过死者家属的允许,追悼会开始了。

  方雪作为资深的主持人,她自己也记不清为多少死者主持过追悼会。今天的死者是个花样年华的女孩子,她是被车祸夺去生命的。这样的情形在方雪的主持生涯中也是为数不多的。所以她也为这个英年早逝的女孩子感到深深的难过。

  站在出席追悼会的最前排的是个男子。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五六岁。他神情恍惚,从一进来只是看着女孩的遗像出神,似乎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东西和他毫无相干。

  追悼会终于结束了,方雪是全殡仪馆最好的主持人,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的投诉因此 这家人是相当满意的。

  死人是每天都发生的,因此方雪的工作也非常忙。早逝女孩子的这一桩也早就在他的记忆中消失了。

  老王头作为这里的看门人,已经有五个年头了,从一个破产的企业出来以后他就一直待在这里。他的老伴在三年前去世了,也是在这个火葬场操办的葬礼。当时的主持人还是方雪。

  和其他的日子没什么两样,老王头照例看着他的电视,自从老伴去世以后老王头唯一的伴侣和消遣工具就是这个领导办公室里退下来的老旧电视机了。电视机和老王一样几乎是没有休息日的。

  晚间档的最后一集电视剧终于结束了,老王头拿着手里的遥控无目的的按着。

  一声微弱的敲门声这时候响了起来,老王头起初专心的看着电视,根本没有注意,直到那声响连贯了起来。

  这么晚敲门会是谁呢?老王头想也没想就开了门。虽然他是个从旧社会过来的人,却是个无神论者。当年响应毛主席破四旧的号召。那些庙里神呀的塑像可没少倒在他的手里。他自己从来没有因此而遭到过什么报应。

  进来的是个姑娘,生的柳叶般的眉毛再配上一双大大的水汪汪的眼睛颇为漂亮。只是美中不足的是那苍白的脸色。

  这个女子并不是这儿上班的。这单位的女孩子很多,不过他基本上都见过。

  对于女孩子身体不停的哆嗦和嘴里不断的叫冷老王头难以理解。刚刚听到有人敲门老王头才将自己的背心套上并不是他觉得冷,而是为了不在人前失礼。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现在还光膀子呢。

  “可以给我拿件衣服吗?”女孩子请求道。“闺女还是回家去吧,我这里没有多余的衣服”。女孩子僵硬的转身离开,而且也没有将门给带上。老王头嘀咕着,女孩子连随手关门这样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然后关上了房门继续看他的电视。

  咚咚咚一连三响的敲门声再此打搅了老王头的兴致。“今天是怎么了,大家都半夜不睡觉?”“可以给我杯热水吗”?女孩子再次出现令老王有点厌烦了。“回家喝吧,我这里的热水也不多了。大半夜的你一个姑娘别来这种地方晃荡。” 如果不是看她是个女孩子,老王头就发飙了。更让他生气的是,求着别人要热水连个大爷也不叫。

  老王头将整暖壶的热水倒进了脚盆里,他准备洗洗睡了。然而正当他将脚伸进盆里的瞬间门又响了。

  老王头估计又是那个姑娘,这次他可不再打算再给她开门了。

  门不断被敲响,延续了十分钟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老王头火了,打开门果然是那个可怜兮兮的姑娘。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老王头给骂了祖宗十八代。

  女孩子愣住了,这显然不在她的意料之中。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老王头就将门使劲的关上了。

  老王头这个解气呀。终于教训了这个死丫头。

  一个诡异的画面让他停止了洗脚的动作,那是来自电视的。这画面分明显示的就是自己所在的殡仪馆。

  老王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接下来更让他连嘴巴也合不拢的是,刚才的女孩子竟然出现在了电视屏幕里。

  “怎么会。。。会是。。是你?”老王头结结巴巴的说。他显然太害怕了。女孩子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老王头。“你你。。怎么不说话?”女子边伸出手边道:“可以给我杯热水吗?”说着伸出电视屏幕的手拿走了老王头的暖壶。

  。。。。。。

  “大爷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吗”?方雪问道。“是真。。真的”。老王头一夜没敢合眼,说话也还没变利索。

  经过了方雪的联系,早亡女孩子的生前男友再次来到了殡仪馆。他手里拿着女孩子生前的衣服亲手烧给了她。做完这些以后男孩子并没有离去,而是提出要晚上住在老王头的门房。

  老王头本就魂不守舍了,他当然很愿意满足眼前的男孩子的要求。而且他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上班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雪看到门卫室哪里有男孩子的影子,她轻蔑的笑了一下。

  “管停尸房的小张今天可吓坏了,你听说了嘛方雪,停尸房里居然无故多了具男尸。那男尸几乎只穿着内衣裤,更离奇的是他抱着前些天送来的那个年轻女孩的尸体,抱的那个紧呀!我们的人分都分不开。”

  方雪飞也似的朝着停尸房跑去。果然是那个男孩子。因为是夏天为了防止尸体腐烂,停尸房的制冷设备开的很足。男孩子搂了自己的女朋友一夜已经冻成了冰人。

  几天以后方雪在男孩子的追悼会上几度哽咽几乎话都说不下去,这让男孩子的家属颇为感动。却也让同事们大惑不解。

  这天深夜,已经没有看门人的门房前,方雪正专心的烧着几件厚厚的衣服。在她的身后不远处一对男女相互依偎着看着她笑。。。。。。

  完

点击分享: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