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现代鬼故事 >

穿越殡仪馆

2018-04-2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拜托拜托,跟我一起去。”

  “我第一百次告诉你,我……不……要。”

  客厅里,温月跟温文姐弟两大眼瞪小眼的闹着别扭。

  在温月的印象中,他的弟弟胆小,怕事,没自信,基本所有一切不好的东西全都在他身上发挥得淋淋尽致。

  而她就搞不懂了,就是他这么一个性格的弟弟,今天他居然破天荒跑来跟自己说要去看片。

  严重强调,是他胆小的弟弟说要看鬼片,这在温月看来就是个笑话,而温文一副胸有成竹表情说明了,他去意已决。但前提就是无论如何要温月陪他一起去。

  凭什么啊,想死还想找人做垫背,她温月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被说服的,况且中国那些鬼片三岁小孩都不怕的,实在是浪费时间,答复就是不行。

  “你们两个人,再吵的话,我就把你们两的嘴都给封住。”

  坐在沙发上的中年妇女比试着手上的针线,威胁的还是很有效果的,两个人乖乖的闭上嘴。

  当晚温月身影还是出现在电影门口,因为他的笨弟弟居然想到一招更绝的,如果她不陪他来的话,那温月珍藏多年的beyond的cd跟书籍就要被他摧毁了。

  尽管自己已经试过藏在最隐蔽的地方,上了锁,可是他弟弟就是如神偷附身般的把东西找了出来,他以后失业,去当个江南大盗绝对是毫不逊色。

  “快点。”温月不耐烦的催促着自己的弟弟温文,如果不是被威胁,今天就是打死她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她眼前的弟弟在原地徘徊了好久,一直不肯进场,他到底是来看鬼片的还是来走秀的?

  这时候,温文焦急的脸上终于眉开眼笑的,朝他的方向看去,温月看到一个高挑的女人浓妆艳抹的从远处走至温文的身边,手绕过他的手臂,表现得跟情侣一样。

  好家伙,居然偷偷谈起恋爱来了。不过看她人还算有礼貌,来了也懂的打招呼,浓妆艳抹也无所谓啦,反正又不是她的媳妇。

  三人一起入场,温文跟那女的坐到了一起,温月也是自己一个人坐在后排。这也是能理解的,温月心想,难得自己的弟弟懂得开窍会交女朋友了,就算了。

  中国的鬼片果然还是两个字能形容,就是无聊。

  接着微弱的手机灯光,她看了一下手上的电影票根:<鬼在你面前>,然后看了电影里面的播映,一个女的半夜坐公车,被坐在前面突然断头的女鬼满车追着跑,中途被追的女的摔倒了,那断头鬼居然还停下来等女的爬起才继续追,足足跑了10来分钟。

  温月心里叫苦连天,她终于发现了,还是英叔的<僵尸先生>一系列的要好看上千上百遍了,虽然不恐怖,但经典搞笑。

  电影播放到一半的时候,温月都差点睡着了,只是电影院里的温度变得越来越低,温月把外套逗拉上了还是觉得没有多大的作用,有些抱怨,早知道就在出来的时候多带件外套了。

  而周围的人似乎也变得多了起来,借着电影发出来的弱光,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就盯着荧幕看。

  “啊……哈。”坐在自己前排的温文发出的叫喊引起了温月的注意,看到自己的弟弟坐在前头一直抖个不停,问了一下没反应。温月直接上去搭了一下他的肩膀,一时间,整个头部像是失去了支撑硬生生的往后一倒,黑暗中的血腥味刺鼻。

  她看到坐在弟弟旁边的女的坐直着身子,脑袋却在这时僵硬的转向身后,面目狰狞的咧开嘴,手里拿着的粘稠的东西一下一下的往嘴里送,动作滑稽。

  可是温月怎么都笑不出来,因为她看到她的手里的东西是在自己的弟弟温文身体内挖出来的,她吃的津津有味的。

  胃里的一阵翻滚,瞬间天昏地暗的,温月整个人都瘫了。

  她想喊,可是发现,无论她怎么喊,都是张着嘴,发不出一丝声响。

  快点醒过来,温月掐着自己的大腿,竟然没有一点痛楚,说明了自己在做梦。

  前面的女人站了起来,似乎要跨过座位坐到温月边上,她惊得满身冒着冷汗

  “喂,喂,喂。”周围一下子变得明亮了许多,站在边上的是一个男子,皱着眉头。可能是因温月挡住他过去的路,此刻的温月意识还处于朦胧中,原来是自己看着看着睡着了,整个身子差点就横躺在地上了,她急忙坐好让男子走过。

  拍了拍脸颊,尽快让自己清醒。她瞄了一眼前排的弟弟跟那个女人,两人正好好的坐在前排看着屏幕。

  看来是最近外国鬼片看太多了,都精神不正常了,随即起身去一趟厕所

  今晚无论是哪里都感觉阴森森的,连厕所都是,温月准备洗完手便离开,头顶上的灯忽暗忽明的闪了几下。

  洗头台上的水头就像搭错了线,“刷拉”的一声,所有的水龙头一起打开,水哗哗了流了出来,很快溢满整个洗手盆流到地上,镜子里的厕所格门自己合上打开,反复着。头顶上的灯闪烁得更加频繁。

  她看到,有个女人就在灯光暗下亮起几秒时间,由远至近的在镜子里的厕所间跑出,无声无息得站在她的正对面,一身诡异的红色旗袍显得十分的恐怖,可怕。

  整个面部全非,完全看不到一点完整的皮肤,就好像被磨毁的。

  温月大叫一身,连播放厅都不进去了,哇的一声跑出电影院。

  而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的弟弟竟然站在电影院外面,身旁站着一个女人挽着他的手臂,那女人的笑此刻在温月看来是带着死亡的气息,她总感觉她就是刚才在厕所见到的那个女人,因为她身上的旗袍跟她刚才在厕所看到的那个女的是一模一样的。

  她顾虑的避开她的眼神,望向弟弟。

  他手里拿着三张电影票,气势汹汹的道:“你跑哪里去了,我们等了你那么久。”

  “什么等了那么久刚刚明明进去了。”温月被弟弟这么一问心里满不是滋味,明明刚才三个人已经进去了,怎么会自己跑出来,而自己的弟弟跟那女人就偏偏在电影院外面。

  “那你说,你倒是去了哪里啊!”温文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表情。

  “就是那……里。

  温月转身指着自己刚才跑出来的地方,表情刹那间石化了,门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殡仪馆……”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