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现代鬼故事 >

殡仪馆守门人

2018-04-21 作者:故事大全 阅读:
  

   在现在的社会,要找份工资多,性质轻松,礼拜六日双休的工作简直就是做梦。不过,工资高的工作倒是在不少数,例如闻屁员,还有品酒师。如此类型的奇葩工作或多或少会有人想要去尝试,毕竟不用胆量,但是接下来说的是关于殡仪馆的守门人。

  相信诸如此类的工作的,年轻人估计没有几个人敢去尝试的。谁愿意在大好年龄在这里荒废,而且还是跟一群死人呆着,想象一下都会感觉到毛骨悚然。

  偏偏有人就是想要尝试这口饭,他连友人,家境虽然宽裕的他却偏偏喜欢做这种带有挑战性的工作,不认识他的人都会觉得他是个神经病,认识他的人会认为他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无所谓,有钱的男人就是任性。

  工作是他自己在网页上找的,工资丰厚,不过工作的环境就不怎么好了,跟一群死尸呆在一起,想必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就是友人。”招聘经理拉低鼻梁上的眼睛框架,看了一眼站在眼前的男子。

  “是的。”友人抬头挺胸,一副军人的架势。

  “恩,很好,为什么要来做这份工作,你是博士毕业生,应该可以找到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的。”

  “接受挑战,提高自己。”

  “好,不错,我们单位就是缺少像你这种人才,如无异议,明天就上班。”

  招聘经理的态度倒是让友人不由的大表震撼,莫非经理也是一个奇葩。

  通过了面试,友人拎着大包小包的的往殡仪馆前进。

  刚走进殡仪馆,迎面扑来一阵阵毛骨悚然的寒风。

  看了一眼右边的工作室,白炽灯的工作室看起来有些浅蓝色的死灰死灰的。里面没有人,收音机播放的潮剧戏曲声在长长的走道里,给人感觉一不小心在某处地方就会有某个莫名的物体在移动。

  “你是谁呀!怎么在这里。”突入起来的声音,把友人吓得又够呛的。

  是一个五十岁的大妈,她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笑容有点僵硬,脸色又是那种特别惨白的那种。如果不是听到她说话的声音,友人会直接以为她是个活死人的。

  “你好,我是新来的守门人,我叫友人……”不等友人自我介绍完,大妈就直直的往一个黑色门板的方向走去。

  友人身后背着一个包包,多带的行李被他放在了工作室的门外。他想,大妈可能是想要带自己先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吧。

  黑色门板被打开了,里面的冷气一下子从脚下“嗖”的窜起,友人不仅的大了一个冷战。友人往里头望了一望,有一个死人化妆师正在给死人化妆,躺在架子上的死尸横躺着,她的头刚好望着友人的方向,张开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站在门口上的友人。

  友人只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快速的把自己的眼神从死尸身上移开。不过他没发现,死尸的眼睛从他出现的那刻起就从来没有睁开过得。

  跟在大妈的身后,友人又来到了另外一个黄色门板的房间。房门被打开了,里头整齐的躺着一个个已经化完妆了的死尸,这估计是等着家属来带回去做丧事的。

  其他的房间也没有什么了,一个是工作员的更衣室,另外一个是洗手间。

  友人跟着大妈回到了工作室,一瞬间的功夫。友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大妈已经“嗖”的一声,从自己眼前消失。

  “大妈的瞬间移动可真不错,以后要多多想她讨教。”友人自顾自的说着话,他简单的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工作室里的休息床上,才刚放好,一个黑影就从玻璃胶面前一闪而过,速度快的,友人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伸出头,记得刚才那个影子是往右边去的,往右边看了看,什么也没有。刚想缩回头来。他赫然的发现刚才瞬间离开自己视线的大妈一下子出现在了自己的左边。

  “晚上不要乱跑哦,呆在工作室里就行了。”

  “哦哦!好的。”友人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不过看起来大妈好像很在行的样子,从她身上的工作服来看,也是有一些时日的了。跟着前辈做事的,总不会出错吧。

  收音机里播放的潮剧还是继续,友人从休息床起身,刚按下关闭的按钮,收音机又自己莫名其妙的打开了,友人只好把它当成机子内部错乱了。

  大妈又一下子出现在了友人面前,声音渗透着阵阵的寒意:“不要关掉,听潮剧好,听潮剧好……”然后迈着蹒跚的不发缓慢的往走廊里头走去。

  总体来说,那天晚上友人根本没能睡好觉,除了被突然出现的大妈吓得不轻之外。他可是听了一整夜的潮剧的,简直快把他给折磨神经了,好不容易睡着由听到楼阁上的弹珠声,不过天一亮,大妈倒好像是突然之间便没再出现了。

  第二天早上他只好顶着一个熊眼,坐在了工作室里。

  “哎哟!小兄弟,你来得还真早呀。我听了经理说了,有个小伙子要来应聘这工作,没想到还是真的呀。”

  友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来还真的是惭愧。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一圈的了解下来,两人不仅爱好一样又加上是老乡,话题更是聊停听不了来了。

  偶尔两个一说,友人有点好奇了昨晚的大妈,便向大叔问起了大妈的事。

  大叔反而被问的一头雾水,不过听完友人的讲述后,他一下子堵住了友人的嘴,暗示他不要太多嘴。立刻把友人拉出了殡仪馆外,才告诉友人的真伪。

  其实昨天晚上友人见到的大妈已经是去世的了,已经是好几天前的事情了,据说是大妈工作量太大了所导致的。

  昨晚刚好是第七天的回魂夜,刚好让友人遇上了。

  听到这里友人不仅的感到背后一阵发凉,他脑海里闪过一个镜头,昨天晚上他看到了化妆师在给化妆的那个死尸就是跟大妈长得一模一样的。

点击分享: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